© 2011 KKR Loving
Kindness & Compassio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Light Graphics


歷代大寶法王噶瑪巴傳記


堪千創古仁波切、八蚌欽澤仁波切、勉東倉巴仁波切撰

堪布卡塔仁波切講述

比丘尼洛卓拉嫫中譯

 

第一世噶瑪巴杜松虔巴(1110-1193)


今晚我將開始為大家講述大寶法王噶瑪巴每一世的傳記。這個傳記從第一世到十四世是勉東倉巴仁波切所寫的,第十五世的傳記是由他的弟子八蚌欽澤仁波切所寫的,其中包含他的部分自傳,第十六世的傳記是堪千創古仁波切所撰寫的。這些傳記並不長,但是很容易了解而且很鼓舞人心,因為它很清楚地描述每一世噶瑪巴超凡的特質。

每一個噶舉派的弟子都祈禱「噶瑪巴千諾」,對每一位弟子來說,噶瑪巴是我們今生和來世的希望所寄託。但是,雖然我們可能確信大寶法王是至高非凡的,我們並不一定了解到底為什麼他是如此與眾不同。舉例來說,如果有人送一個人很有價值的寶石,這個人因為認識這寶石的稀有,所以會珍惜它。但是如果他知道寶石礦物的稀有,寶石的來源,它的歷史淵源等,就會對這寶石更加珍惜。同樣的,如果我們知道法王噶瑪巴的殊勝特質,就會更加珍惜他,也因此自然會更加獲得他的加持,為今生和來世帶來極大的利益。

傳記作者首先以梵文作祈請:「嗡梭地咕汝瑞納噶瑪噶耶。」「咕汝瑞納」是珍貴上師,「噶瑪噶」是噶瑪巴的梵文,「耶」是對著或向著,所以這一句是「禮敬珍貴上師噶瑪巴」的意思。勉東倉巴仁波向他的上師噶瑪巴禮敬祈請,祈願所有噶瑪巴的弟子和聽到或讀到他的傳記的人都能得到他的加持。

我們通常說噶瑪巴是佛,但雖然這麼說,仍不免懷疑他是不是真的是佛。當然,我們知道他是一位非凡的人,但他真是佛嗎?現在我來解釋為什麼把噶瑪巴看成佛是完全恰當的。

十方世界中有許多佛,過去是如此,現在和未來也是如此。噶瑪巴是十方三世一切佛的體性,也是諸佛身語意功德事業的總集。他是諸佛所說八萬四千法門的源頭,一切聲聞、緣覺、菩薩和持明者諸聖眾的導師。法主噶瑪巴是眾生真正的怙主,在過去和現在都一直保護眾生免於生於惡道,將來也是一樣,直到輪迴空盡為止。他是遍知者,知悉一切事物的本質和種種樣態,但他不只是遍知而不慈悲眾生,否則他的遍知只會像鏡中的影像一樣不起作用。他的遍知含著對遍虛空眾生慈愛的眷顧,保護他們免墮惡道,帶領群生得生善道而不趨惡道,漸次修持道次第,直至證悟諸法平等體性而成就佛果。

噶瑪巴開示眾生安樂道和不安樂道的分別:安樂道是善道和證悟,終究導至成佛;不安樂道是不善道和無明,導致永無止境地輪迴惡道。他引領眾生走上安樂道,逐漸修持妙善的普賢行,步步漸入佳境,終究導入遍知的道路。他教導並帶領眾生進入遍知佛果的領域,一如他已經到達的境界。

法王引領有情進入法界的海洋,也就是佛智的境界,因為一切佛在法界中是一味無別的,所以稱為海洋。他引導弟子眾證悟與諸佛相同的境界,他顯示過去、現在、未來三世一切所知海,以及聖者眾的壇城。換句話說,他帶領我們開悟,並開顯諸佛菩薩的淨土。他使一切善法增長,令眾生得生善道,進一步得獲證悟。

噶瑪巴是能治好貪瞋痴三毒病的大醫師,他教導我們如何放棄導致輪迴的因,所以是帶領我們渡過輪迴大海的神聖舵手。由於輪迴的導因是業和煩惱,因此他就像月亮一樣,以清涼的甘露洗滌煩惱的炙熱苦。他也像太陽一般,能去除無明的黑暗。

大寶法王是至聖善友,能帶來一切安樂,因為他教導我們如何超脫輪迴。他是所有具恩根本上師和噶舉傳承上師,以及具德上師、持明者與成就者海眾的體性,也是一切本尊壇城的主尊,所有勇父空行眾的尊者。

噶瑪巴是雪域西藏怙主聖者觀世音菩薩的現身,因此作者勉東倉巴仁波切寫道:「我以身語意大虔敬,在具德大噶瑪巴蓮足前皈依禮敬。於一切時地,請以大悲攝受我,並賜加持。」

勉東倉巴仁波切的祈請也許會引起一些疑問。或許你會想,如果噶瑪巴正如前面所說,是遍知一切,而且慈憫眾生的話,為什麼我們還需要向他祈請?為什麼他不直接就給我們的所需,給我們證悟,不必經過祈請?我們的虔敬和祈請有甚麼功能?這些問題可以用兩個比喻來回答。第一個比喻是,雖然一個如意寶本身具有給予各人所需的能力,但是除非你問它要,它是不會有所行動的。 第二個比喻是,雖然太陽很亮,陽光平等地照射一切,但是除非你睜開眼睛,否則接受不到光線的好處。如果你閉者眼睛,就等於沒有陽光一樣。這兩個比喻的意思是,雖然大寶法王遍知一切,而且具無量慈悲,但除非我們向他祈請,並且具備虔信,否則無法領受他的加持。

接下來是勉東倉巴仁波切對法王噶瑪巴的偈頌,首先是一個四句長偈讚頌,然後是數個短偈。長偈主要讚頌噶瑪巴是法身、報身和化身的總集:

法界大平等中上師法身有寂遍主超戲論相

奧明聖地任運現成報身寂忿諸尊神變無限

遍虛空一切世界作生聖化身事業不可思議

此娑婆土眾生怙主聖觀世音噶瑪巴我頂禮

第一句的意思是,聖者噶瑪巴的體性是法身,他所安住的境界是平等法界,而法界即是法身。因此他遍滿一切存有和寂靜,一切輪迴和涅槃,但是他自己是超越任何有限的、可想像的特質或戲論。然而,在此境界中,他為具清淨根器的菩薩們示現報身,所以第二句說他住於報身境界的奧明淨土,這個淨土並不是創造或設計出來的,因此說它是任運現成的。在這淨土中安住的報身,具有無量化現的能力,所以偈頌中說他神變出無限寂靜與忿怒尊。對於像我們一樣無法經驗到報身佛的眾生,噶瑪巴示現化身,因此第三句說不只是在這個世界示現,同時也在虛空無量世界中以各種不同的形式和行為示現。他的化身事業是我們完全無法想像的,他不只是示現為〈聖〉化身,即第一世到現今十七世大寶法王,也示現〈作〉化身,即製作品,例如佛像或噶瑪巴像或相片。另外還示現〈生〉化身,包括無量得道的聖人、一般平凡眾生、提供各種服務的眾生,甚至利益大眾的無生物,像橋梁、船、醫藥,以及能產生利益群眾的工具或原料等。尤其殊勝的是,大寶法王現在所示現的聖化身噶瑪巴,在整個娑婆(意為能忍)世界中共有十億個,因此第四句說在這個娑婆世界中,他示現為噶瑪巴,也就是無上怙主聖觀世音的化身。

在接下來的偈頌中,勉東倉巴仁波切繼續讚歎噶瑪巴,並述說他將撰寫傳記的心意。

尊者無量劫之前

雖已獲無上甘露

為從無盡輪迴海

渡脫眾生示事業

 

入於世間無盡輪

輪迴不空永不停

復於無量劫之中

無比精進示法道

 

無上解脫應何得

一再教示吾等眾

無比導師噶瑪巴

上師傳記今當說

這幾個偈頌的意思是,無量劫前,噶瑪巴已獲得無上甘露(意思是佛果)。然而為了救渡眾生出離無盡輪迴海,示現解脫眾生的佛行事業,無止境地入於人間,像永不停止的輪子一般,他的事業在輪迴空盡以前永不會停止。雖然在無量劫以前已經成佛,但是他在無量劫的每一生中,將一再示現如何成佛,直到輪迴已空。舉例來說,當噶瑪巴出生後,示現接受教育和訓練等,於是他的功德與學識增長,然後開始傳法,解脫眾生等等。他一生又一生地這麼做,但是對他來說,並不需要這些,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為了利益眾生而作示現。因此作者讚歎噶瑪巴一再來作我們的導師,他是無可匹擬的。

然後勉東倉巴仁波切從讚歎噶瑪巴轉到自己寫傳記的發心,先述說大寶法王的究竟傳記應該是甚麼樣子,然後謙虛地說自己沒有資格寫這個傳記。

具二清淨法身壇城中

具足諸相圓滿色身德

事業遍滿常住自在主

輪迴在處恆解脫眾生

二種清淨指本來清淨與去除暫時染污後的清淨,噶瑪巴在具足二種清淨的法身壇城中,也同時具足諸相圓滿的色身,即報身與化身。

以諸法門開啟大方便

進而引入最勝大乘門

終究導入究竟一乘道

賜予真實無死永久身

大寶法王以各乘開導眾生,依各自的願力、傾向和業力的不同而說法,進一步引導他們進入最殊勝的大乘,然後導入一切乘的最究竟一乘,即大乘中的金剛乘,並且賜予真實、無死而永久的身體,這就是佛果。

尊者一一毛孔中化現

一切剎土應化任收放

此乃知一切智之境界

非吾凡夫智力之所及

噶瑪巴的每一個毛孔都自然存在所有的世界,而他也不斷地化現各種不同的化身到每一個世界,然後又收回來。但是這種境界只有具遍知一切智慧的佛才知道,不是一般凡夫可以得知的。

凡俗稚子心智中

所可知之傳記海

猶如水滴之一角

吾與如吾之群生

增信習氣故撰此

祈師加持吾心續

聞讀傳記諸眾生

祈以慈悲勾領之

法王如海洋般不可思議的行持,對還沒有獲得見道位的凡夫稚子(因為尚未證悟所以稱為稚子),只能知道其中一小滴的一部分。因此作者謙稱他只是寫下一小滴,希望能增長自己和他人信心的習氣,從而確信噶瑪巴就是真實永久的歸依處和希望之所寄託。最後作者祈請上師噶瑪巴加持他能如實地寫下傳記,並發願聽聞閱讀的人,都能被法王以慈悲的勾環引領出輪迴。

接下來是傳記的正文。我們的具德上師噶瑪巴是過去、現在、未來三世諸佛事業的總集,所以他也是一切眾生的導師。噶瑪巴的名聲像大鼓一樣,所有輪迴和涅槃的世界都聽得到。他之所以如此著名的原因之一是,凡是聽到他名字的眾生,甚至只要聽過一次,就能在將來成佛,不再輪迴。因此他是三界的大法王。

至於他如何獲得如此殊勝的成就,依聽聞解說的人的根器而有不同的說法。若是對噶瑪巴以因乘或說經乘調服的眾生來說,噶瑪巴在久遠以前已經成佛,但是以傳統的方式成佛的。他首先發殊勝的菩提心,然後在無量劫中積聚福德與智慧資糧,圓滿了資糧的積聚和道上的功德,並成熟眾生和清淨國土,最後以金剛三昧淨除所知障和煩惱障,以及細微的習氣,現證佛的二種無上智慧,即盡所有智(知悉一切的智慧)與如所有智(知悉萬法體性的智慧)。

若是對噶瑪巴以果乘或說金剛乘調服的眾生來說,噶瑪巴是剎那即證得並進入金剛總持的身語意究竟壇城,這個大金剛壇城是任運現成,從無始以來就自然存在,不是任何人創造出來的,所以大寶法王的證悟是不倚賴外在有相的壇城的。他以自然的智慧進入這個壇城,將一切變動收縛為無壞無漏的境界,而在剎那中圓滿金剛乘道的三種資糧的積聚,也就是金剛乘中持戒、福德與智慧的積聚,並以此於剎那中完全降伏所知障、煩惱障和習氣障。因此,他身中所有的脈都清淨為離蓋障的殊勝中脈,所有移動的氣都融入大那答,超越來去,所有的滾打都融入無變無漏的離戲無壞大明點,從而獲得具足七種雙融的圓滿報身佛果。

大寶法王雖在久遠前已經成佛,但是他自然任運且永不止息的佛行事業將持續不斷,以各種身形度化眾生,直到輪迴空盡為止。他為利益眾生所現的無量化身和神變,除了佛以外,甚至菩薩也無法想像,所以不是我們能知道的。

如果用凡夫的語言和思惟來陳述,過去久遠以前噶瑪巴曾經是利他遊戲佛,而且同時在海洋般無數佛土中示現殊勝化身佛的十二行誼。未來他將是這一個賢劫的第六位佛,也就是獅子吼佛,也將同時在海洋般無數佛土中示現殊勝化身佛的十二行誼。現在他在極樂淨土與海洋般無數淨土中,示現為圓滿佛阿彌陀佛和其他無量佛,他們都同時示現佛的十二行誼。

為了利益不受佛陀調服但能被菩薩調服的眾生,他示現怙主觀音和其他菩薩,度無量六道眾生脫離輪迴。在印度他曾示現為大上師蓮花生大士,和諸大成就者的始祖薩惹哈,以及當時的無數成就者、持明者和大上師。他也曾經是勇父阿闍梨和帕當巴桑傑等印度的許多學者和成就者。在藏地他曾經是嘉華秋央(蓮師弟子)、部多瓦(噶當派格西)、大學者夏嘉秋殿、噶瑪恰美等許多學者和成就者。他也曾示現為許多護法的國王,例如西藏的松贊岡波王和中國的明成祖永樂皇帝。

總之,噶瑪巴以各種化現利益眾生,應以佛身度化就現佛身,應以菩薩身度化就現菩薩身,應以聲聞緣覺身度化就現聲聞緣覺身,應以大梵天王身度化就現其身,其他化現像帝釋、轉輪聖王、成就者、班智達、比丘、婆羅門、仙人、國王、大臣、在家人、天人、龍、藥叉(如藏巴拉)、非人、男人、女人、男孩、女孩,或動物像獅子、大象、馬、鳥、野獸等,或無生物像藥草、食物、船、橋等,甚至地、水、火、風四大等。他利生的神變是不可思議的,超乎我們有限的覺知範圍,因此,有誰能測量它而說僅此為止?

既然如此,我們所能談的就是從第一世噶瑪巴杜松虔巴開始的每一世大寶法王。蓮花生大士無瑕的預言中提到,在藏區將會出現一位與他的體性無別的大金剛上師,稱為戴黑寶冠者,有具名的(指噶瑪巴)和不具名的(指他的化現,像天人、龍等)。蓮師的金剛預言一再說,任何人只要接觸到噶瑪巴或他的化現,無論是看到、聽到、想到、觸碰到他或他的衣服,保證不墮惡道而且會往生善道,並逐漸走上解脫道。

一如蓮師的預言,噶瑪巴已經一再示現,在末法時代作為我們無可匹敵的怙主和眾生的導師。蔣貢洛卓泰耶曾說:「雖然我生在末法時代,仍是有福氣的。」我們也是如此,雖生在極端末世,仍然能遇見至高上師噶瑪巴並受他眷顧,真是很大的福報。只要和他結過緣,無論是看、聽、想、觸,就能走上解脫的路,所以法王噶瑪巴的名聲像日月一樣。特別是末法五濁惡世,眾生難以調服的時代,由於噶瑪巴的特殊慈悲心,使我們仍能親自經驗到他的身語意功德事業。

佛噶瑪巴的歷代傳記,可分外傳、內傳、祕傳三方面,但是內傳和祕傳是連菩薩也無法了知的,所以我們當然也無法知道,因此作者說他只是撰述法王無量外傳海洋中的一滴水。

第一世噶瑪巴具德杜松虔巴是無匹岡波巴最主要的心子。岡波巴大師是噶舉成就者海眾的祖師,也是釋迦牟尼佛曾預言的三界法主。松贊岡波王也曾預言杜松虔巴的到來,說他是觀音菩薩的化身。喀什米爾的大班智達夏嘉師利和岡波巴的弟子喇嘛湘曹巴也預言他是賢劫第六佛獅子吼佛的化現。

杜松虔巴誕生於西藏東部一個名為浙穴的地方,父親名為多傑根,是一位修持密咒的行者,母親名為岡絳明珍。他生於鐵虎年(1110),以舊式算法來說,他是釋迦牟尼佛於木雞年薩嘎達哇(藏曆四月)初八誕生後2067年出生。但是以現在一般的算法來說,釋迦牟尼佛在世的時候比舊式算法來得晚,所以杜松虔巴是十一世紀時出生的。

他出生後名為給沛,意思是增善。從父親和一位名為東本謝熱根博的親戚,他接受了瑪哈嘎里灌頂和法本,並修此法,十一歲時親見瑪哈嘎里,並首次在石頭上留下足印,代表他的成就。當時有一個敵人被一匹馬撞死,因此他供養護法瑪哈嘎里感謝她,從此以後他神通力的名聲就傳揚開來了。

之後法王從喇嘛貝若和喇嘛寶津得到許多教法,十六歲時從噶當巴堪布秋吉喇嘛和阿闍梨恰僧給扎受沙彌戒,法名為寶確吉扎巴,意思是法稱。噶瑪巴過去世曾是印度學者法稱,所以這個名字並非偶然。他也從優確汪和扎熱格西受許多噶當派的教法,其中包括阿底峽尊者傳承的勝樂金剛儀軌,他修持這些儀軌,並獲得成就的徵兆。

法王十九歲時從藏東到藏中去,二十歲時嘉瑪格西、恰巴確僧、巴擦尼扎、夏惹瓦,和後者的弟子謝熱多傑傳授他過去沒有受過的噶當派所有教法。他從巴擦尼扎和夏瓦日學習有六年之久。在這期間堪布矛都津和阿闍梨耶喜洛卓授予他具足戒。他也從其他許多上師學習,包括從具德噶拉和康巴阿僧學時輪金剛。三十歲時,在前往拜見岡波巴大師的路上,遇見夏瓦凌巴格西和岡波巴的姪子阿闍梨岡波慈誠寧波(或稱功慈)。當他受功慈灌頂時,親見他是白度母。

之後,杜松虔巴到了岡波巴大師的住錫地岡波,但是等了二個月都無法見到大師。最後因大師的姪子慈誠寧波的引見而終得拜見請法。大師簡略地教導他噶當傳承的道次第,並且說:「我禪修這個法,你也應當修它。」後來岡波巴賜予喜金剛灌頂,杜松虔巴見到岡波巴就是喜金剛。大師又給予他方便道的教法,他禪修了九天就自然生起熾然的拙火熱。從此他即使在最寒冷的天氣也只需穿布衣。他又極為精進地禪修了九個月,手上的汗從未乾過(意思是他的手從未離開禪修手姿很久),生起了無量三昧功德。

依循岡波巴大師的預言指示,杜松虔巴去桑日(即銅山,瑪吉拉準曾住此)禪修,在第普(芝麻洞)閉關四個月,並在帕諸閉關一個月五天,得禪定住心自在,並獲無量氣脈覺受,觀慧猶如雲中日現。之後,又回到岡波巴大師的住處,在上師座下極為勤奮地禪修三年,成為八百弟子中最精進的一位。

然後杜松虔巴又依著上師的指示,到歐噶禪修。有一天,一個羅剎女出現在他面前,告訴他:「我母親會來抓你,所以你不要留在這裡。」於是杜松虔巴就對羅剎女的母親禪修慈悲心和菩提心,在當地修持了十四個月都平安無事,成就了拙火,有許多勝妙的徵兆,對萬法的體性生起未曾有的殊勝決定信,因此內心非常安樂。於是他就去嘉勾見岡波巴,供養他的證悟。大師聽了他的敘述後說:「白頭康巴(杜松虔巴當時的名字,因為他頭髮早白),你自認為了不起,不是嗎?你錯了。回去再繼續禪修。」

雖然杜松虔巴認為自己的悟境是沒有錯誤的,但既然是上師的命令,只好回去又禪修了六個月,然而悟境還是沒有改變。因此他又去見上師,說:「即使再修一年,我所證悟的體性還是不會變,它就是這樣。所以即使我是錯的,我的禪修就僅如此。」於是岡波巴把手放在杜松虔巴的頭上說:「我兒,你已經切斷了輪迴的綁縛。」大師又授予他心性的指引。

杜松虔巴依上師指示到了名為姜的地方去。有一次他和四個人同行,路上停下來用餐時,忽然有閃電,其中二人被閃電擊斃,這件時在當時杜松虔巴的心中,僅僅像夢境一樣。在旅途上,他遇見了二位尊者密勒日巴的沙彌弟子,其中比較年輕的一位傳授他《小石大手印》。他也遇見榮巴噶師徒,和梅岑柏的弟子蔣默邦卡,並接受了他們的教法。之後他去了片玉,在當地禪修了一年半,生起許多善德,親見勝樂金剛,並且示現自在穿過石頭的神通。他的尿和吐出的唾液都變成芥子般大的五色舍利子,形狀各異。

然後杜松虔巴又回去拜見岡波巴,依上師指示帶了五升鹽去門隅(鄰近不丹),作為送給國王的禮物。門隅的王后是藏人,所以很歡喜見到同鄉,因此為杜松虔巴作國王的譯者。國王禮遇他為宮廷國師,他則在虎門熊穴水晶洞住下來。有一天在路上時,一隻母老虎忽然出現,繞著他走了好幾圈以後才離開。然後二個女人拿著石器做的嘎巴拉供養他酒。之後國王供養他解毒的甘露丸和其他東西,作為回程的禮物。回去的途中,他在洛若拜見尊者惹瓊巴,從他領受了許多教法。當他回到岡波見到上師時,上師對他說,他所遇見的老虎和女人都是空行母。

杜松虔巴在岡波巴的寺院又住了一年,然後上師要他去久默岡,所以他就到那兒去,在蓮花生大士曾修行過的扁白石洞中禪修四個月,不食人間煙火,唯靠空行母送食物給他。當時他曾說:「如果缺乏虔敬心,善德就無法生起。我從來沒有片刻認為我的上師是平凡人。」

之後,在去登涅嫫的路上,杜松虔巴遇見四位織布的女子,其中一位對他說:「我們要請您吃一頓飯。」他答道:「好。」另外一位說:「請進屋子裡。」他說:「請把飯端來外面。」但是女子沒有答應,還是說:「請進來。」他只好進了屋裡。女子供養了一碗湯,裡面有人的手指頭,但是他毫不遲疑地喝了,覺得味道極好。他注意到女子的拇指現出勝樂金剛的像貌。然後這個女子高舉著他喝了湯的碗,碗裡立刻充滿像牛奶的東西,女子將它供養給杜松虔巴,他喝下後生起如虛空般的禪定三昧。之後他繼續上路,一路上感覺大地平滑柔軟彷彿絲枕,身體輕安猶如棉花,內心超越任何認知而充滿喜悅。

杜松虔巴在介於緒和涅默二地之間,到了一座名為宗的寺院的前面,遇見一位牧牛女,於是問她:「誰住在上面的寺院裡?」牧牛女答道:「我上師住在那兒。」「那麼我能不能拜見他?」「他正在閉關。」「請你告訴他無論如何我一定要見他。」「好吧,我去請示他。」牧牛女就進了寺院去,回來後說:「請您進去。」杜松虔巴就進了寺中,見到二位像是老僧老尼,於是向他們頂禮。老喇嘛告訴他不用頂禮,並作手勢表示他是有妻子的人,但是杜松虔巴還是恭敬地禮拜了。之後老喇嘛說:「今天有四位女子供養你有手指的湯,那是在尼泊爾的一個名叫旁亭的地方,有一家人死了兒子,屍體被抬到屍陀林後,空行母把手指拿走。那四位女子就是空行母。」杜松虔巴問他:「她們現在還在那兒嗎?」老喇嘛說:「不在了。她們已經去喀什米爾的一個屍陀林,參加下弦月第十天空行母聚集的薈供。還有,你在門隅時供養你的二個女人也是空行母。她們都是在賜予你成就。」然後杜松虔巴心想:這個寺院有些像我上師的帕倉寺。老喇嘛就說:「這個寺院像你上師的帕倉寺嗎?」後來杜松虔巴在敘述這個故事時說,當時他再也不敢想什麼了。

老喇嘛宗巴(因為他的寺院名為宗)傳授杜松虔巴許多教法,並且給予他很多忠告,叮嚀他要遵照上師岡波巴指示他做的每一件事。之後杜松虔巴就離開了宗寺,回到岡波後,岡波巴大師對大家說:「今晚卓貢仁千和白頭康巴二人留在這裡。」當晚岡波巴大師很愉快地和他們聊了許多事,談到他知道空行母供養杜松虔巴的事(雖然並沒有人告訴他),還提到老喇嘛宗巴,說他是那洛巴大師的第三代弟子。

接著岡波巴大師又說:「我的上師密勒日巴能進入四大窮盡三摩地,例如他進入火大窮盡三摩地時,我看見他就是火,而且自己也因此感覺暖熱。當他進入水大三摩地時,我看見他就是水。雖然他具有廣大的窮盡三摩地功德和神通,卻沒有絲毫憍慢。一個修行人無論生起了任何善德,都不應該變得傲慢。」

後來岡波巴大師傾瓶傳授杜松虔巴心氣不二和其他未曾傳予其他弟子的教法,並且預言:「我曾想去岡柏內囊(現今噶瑪寺所在),但是一直沒去成。我兒,你應該去康區的鋼柏崗惹禪修,這樣你的利生事業就會遍布藏東和藏中。」

杜松虔巴離開寺院前,去向大師的姪子,也是他最初的上師慈誠寧波頂禮辭行。慈誠寧波完全知道杜松虔巴來辭行的前因後果,而且告訴了他來龍去脈。杜松虔巴親見慈誠寧波是勝樂金剛、喜金剛、金剛瑜伽母等本尊。

杜松虔巴還沒有離開岡波巴的寺院以前,發生了一件所謂「康巴三人」的事。話說杜松虔巴、帕莫竹巴和紹東修功三人,有一天一起作了薈供,並且各展神通,結果被寺院的糾察師趕出寺院。當他們離開寺院時,所有的空行護法都跟隨著他們,樹也都傾向他們走去的方向。岡波巴大師聽到消息後拿著拐杖也走了出去,說道:「如果他們走了,我也要走。」於是大師就對著他們唱起道歌,他們也以道歌作答,這些歌可以在《噶舉道歌海》中讀到。當時三人的覺受熾然生起,興奮中在大岩石上留下滿滿的腳印,眾人都生起信心。

杜松虔巴四十二歲時離開岡波巴的寺院,建立了四方寺。辛勤地建立了寺院後,他開示弟子眾:「我這一生從來沒有因為缺乏衣食而煩惱過,即使有了些許衣食,也都用來供養僧眾和積聚資糧,從來沒有為了乞討衣食而中斷禪修,我想沒有人比我更吃苦了。但是如果你們不能拋下對衣食的執著,從一開始就希望具足一切所需,那麼就會成就不了佛法。

在四方寺安定下來以後,杜松虔巴聽到上師圓寂的消息,於是回到岡波,見到慈誠寧波和他的弟子,杜松虔巴悲傷地抓著慈誠寧波的衣袍,流著淚猛烈地向上師祈請,岡波巴大師因此顯現在他面前天空,他和慈誠寧波和在場的弟子都親見了。

杜松虔巴在四方寺住了八年,聚集了四十位左右的僧人。在這期間他修了很多次以不空索觀音為主的紐涅(斷食修法)。一天晚上他夢見被一條大蛇追趕,他逃到山頂上,蛇就追上去,逃到海中,蛇就追下去,無論如何都逃不掉。最後他飛到天空中,蛇就一口將他整個吞下去,只露出一個大拇指。幾天後他對侍者說:「那個夢真是一個好夢。過去我的禪定三昧還需要一點正念覺知,但是現在已經不需要了。夢中大拇指從蛇的口中露了出來,表示當時我還有幾天需要正念。夢是氣脈因緣和合而成,所以這個夢是我的心氣已經進入中脈的徵兆。」從此以後,他的行為變得像小孩一樣天真。

杜松虔巴將近五十歲時,一天晚上夢見自己在高山上揮舞著白色的絲旗,放眼望去可以看到印度和中國內所發生的各種事。他後來說:「我想這個夢可能表示我未來利生事業會很廣大,名聲也會遠播。」

當杜松虔巴在考慮到岡柏內囊去的時候,當地的地方神來護送他,並且說:即使其他的地方神要阻止您去,也阻止不了。」杜松虔就先去拜見頂禮慈誠寧波,慈誠告訴他:「我也想去岡柏內囊,但是我的腿痛所以沒辦法成行。你應該去,因為這是上師岡波巴的命令。如果你為了生計而分心,就應該回來。我再活不久了,很快就會走了。」杜松虔巴聽了傷心地流淚,慈誠寧波就安慰他說:「不要哭。我還有話要說,你聽著吧。」於是慈誠寧波告訴他,自己在岡波巴大師的指導下修行,已經證悟了諸法如幻,在剎那間就可以看到任何想看的東西,例如印度的菩提伽耶等,還有許多其他善妙的事。杜松虔巴聽了以後歡喜地破涕為笑。

「康巴三人」之一的帕莫竹巴聽到他師兄要去藏東的消息後,請耶喜峨帶信給杜松虔巴,信上說:「請您不要去藏東,即使您去,也不要給很多灌頂和開光,否則可能會縮短您的壽命。」杜松虔巴看了後說:「他寫這封信是出於對我的關愛,但是我沒有很大的信心,所以反正也不會給太多灌頂和開光。無論如何,不管我灌頂開光與否,都會活到八十四,和尊者密勒日巴同樣歲數。

那時杜松虔巴已經在藏中住了三十年,其中聞思了十年,在岡波巴大師指導下禪修了十二年,在四方寺住了八年,然後在五十歲時到了藏東。一天晚上他夢見自己切開一具女屍,從她的肋骨之間出現許多手鼓,這些手鼓一面搖動出聲一面升到天空中。他隨著這些鼓上升天空,到了烏金淨土,一位女子告訴他:「從這兒以上是智慧空性土,以下則是世間空行土。」然後她給予杜松虔巴許多教法和指示。

杜松虔巴在藏東的達德和浙沃住了幾年後,在五十五歲時到了岡柏內囊。雖然他已經成就了夢瑜伽和眠光明,但是自從到了岡柏內囊,他的睡眠變成全部都是光明,因此日夜光明不間斷。有關於此他說:「岡波巴大師知道我來這裡會有這樣的經驗,所以指示我來這地方。由於遵從他的指示來此的加持,才有了這個經驗。」

六月十五日是岡波巴大師的圓寂寂念日,那天杜松虔巴在對上師做供養時,看見上師顯現在對面天空彩虹光中,左右各有一位弟子侍立。大師對他說:

            我兒無二見地義

            無亂乃為禪修義

            雙融乃是行持義(指見地與禪修雙融)

            此三無別果位義

一天晚上杜松虔巴夢中去到印度一座名為金鳥穴的山,在那兒見到岡波巴大師,於是請問:「上師,您是幻化而生的嗎?」大師答道:「我是胎生的,若是幻化生就不能利益眾生。」又問:「您有教授師嗎?」大師答:「如果自然境界不斷,就不需要教授師。」他請上師給予真實的教法,大師說道:

捨誕生地必能離愛憎

具持戒義必能獲善道

勤修方便必能登道上

無作自然必能證真義

慈誠寧波圓寂紀念日那天,杜松虔巴在對他做供養時,於淨觀中在菩提伽耶的北方見到慈誠寧波對他說:「你有來到這裡的能力呀!」然後給予他許多教法。另一天晚上杜松虔巴夢中去了兜率天,見到彌勒佛現報身佛相,並聆聽他說法。

每當杜松虔巴主持開光時,在場的人都會看到種種神變,例如離寺院外面比較遠的人會看見寺院熊熊火焰,離寺院比較近的人會看見它在旋轉,在寺院裡的人則看到佛殿中的佛像、經書、佛塔等都顫動起來,而且發出聲音。當他念誦緣起咒時,用來灑淨開光的青稞會自動沸騰起來,然後自己灑出去,盛青稞的容器也會升到空中而停住,他自己會則見到無量上師、本尊、空行和護法。

許多人曾看見杜松虔巴示現不同的形象,喇嘛蔣登曾見到他是勝樂金剛,喇嘛桑耶巴見到他是千手千眼觀音,觀音主要的臉像杜松虔巴。有些人看到他是釋迦牟尼佛,有些人看到他是金剛亥母,還有些人看到他是白色佛塔等。有一個密咒行者想要向他頂禮,但是卻看不到他。他的侍者和久沃強確告訴密咒行者上師就在那兒,但行者還是看不見,這使得久沃強確傷心地哭了。另外有些人雖然在他面前很久,但是看不到他。還有些人從許多天路程才到得了的遙遠地方向他祈請時,他忽然出現在面前,然後又消失不見了。

有人問杜松虔巴:「為什麼即使您為一百個附鬼的聖像開光,或授灌頂給一百個痲瘋病人或破三昧耶戒的人,也不會造成您的遮障?」一般來說,上師做這類事情有可能會為自己帶來遮障,但是杜松虔巴答道:「如果一個瑜伽行者已經超越對二元的分別執著,證悟了諸法雖具百態而終是一味,而能不間斷地安住在自然中,那麼對他來說,就不可能產生由於執著萬法實有而來的遮障。

有一天,有人告訴杜松虔巴,岡波巴大師的寺院已經被毀壞了。於是他進入禪觀視查,先是見到岡波巴的寺院,然後到了尼泊爾,接著見到十方諸佛在淨土中說法。因此他告訴那個人:「我剛才已經去看過了,岡波巴大師的寺院被毀壞的傳說並不正確。

由於岡柏內囊雪融為水,使得杜松虔巴身上長了瘡,因此他心想也許是回到藏中的時候了。那天晚上,當地的守護神多傑寶澤居士來見他,現出白人騎著白馬的樣子,雙手恭敬合掌說:「這個藥是八種藥草合成的,能治水的變化而引起的病。您並不需要離開這裡,所以請您不要走,否則我會很不快活。」後來,當杜松虔巴又準備離開時,多傑寶澤用神通力掀起大風,吹倒許多樹,又使雷電劈開大岩石等等,表示他的不安。因此杜松虔巴在岡柏內囊住了十九年,利生無量,不可思議。

在岡柏內囊居住期間,最傑出的弟子是卓貢惹千,也就是大司徒仁波切的前世。卓貢惹千生於西藏的臧區,小時候在牧羊時,其他人都看到他不管到哪兒,都會有彩虹出現。有一位瑜伽行者於是問小孩的父親:「您可以把這小孩給我嗎?」父親反問:「您為什麼要我的孩子?」行者答道:「因為他的身邊有很多穿戴著金首飾的女子圍繞著,她們是空行母。如果他能修行佛法,會修得很好。」但是小孩的父親並沒有把孩子給行者。

卓貢惹千九歲時,逃離了世俗生活而入了佛門,從卓貢惹巴、桑日惹巴和鳥巴久遂等多位上師學習了許多法教,獲得很大的神通力。然後他離開了出生地,到了藏東後,聽說杜松虔巴住在岡柏內囊,當時已經頗負盛名。卓貢惹千心想:我已經得到許多教法了,所以不需要再去請法,但是我應該去頂禮他,看看那個地方。當他啟程赴岡柏內囊時,地方神多傑寶澤一路護送他。到了目的地後,杜松虔巴對他說:「你是一個聰明的密咒行者,如果你做我的弟子,會修得很好。」卓貢惹千就問:「您有哪些弟子?他們是甚麼樣的人?」杜松虔巴答道:「有寶洽達得和德瓊桑傑等人。你去見見他們吧!」

於是卓貢惹千就去見德瓊,德瓊對他說::「你是一個聰明的密咒行者,如果你做我上師的弟子,會修得很好。你不妨去見見我的寶洽師兄吧。」卓貢惹千到了寶洽修行的洞裡,只見到一隻大老虎躺在那兒,也許是睡著了。他嚇了一大跳,就跑了出去,告訴德瓊這件事。德瓊說:「你再回去看看。」於是他就回到洞裡,這次沒看見老虎,卻有一灘水在洞中。他繞著水走了幾圈,丟了二個小石子到水裡,然後又去見德瓊。德瓊說:「你再回去看看。」他再回到山洞裡,這次沒看到水灘,只見到一位修行者,他前回丟的小石子在行者的頭上和手上。那位行者對他說的話和德瓊說的一樣:「你是一個聰明的密咒行者,如果你做我上師的弟子,會修得很好。」因此卓貢惹千心想:如果杜松虔巴的弟子們有這樣的功德,他們的上師就更不用說了。於是不由自主地生起了信心,開始接受杜松虔巴的教法,並且供養上師一個誓言:七年內絕不躺下來睡。杜松虔巴對他說:「從藏中來的弟子中,就數你和噶當巴二人收穫最大。

卓貢惹千三十七歲時,從堪布拉崇巴和阿闍梨噶當巴受具足戒,他說:我想我受戒是有一點晚了。」他獲得了世俗與究竟無量功德。以上有關卓貢惹千的故事,一部分是從巴沃仁波切所撰寫的噶瑪噶舉傳承歷史中,有關岡柏內囊口耳相傳的歷史中取出來的,另一部分是從恰美仁波切的山居法取出來的。

在岡柏內囊住了十九年後,杜松虔巴去了止隆和其他一些地方,接著又去浙沃住了一年半,然後到噶瑪建立了寺院,在那兒住了幾年。在這些年裡,他廣大地利益眾生,並且一再派人送供品到岡波巴大師的達拉岡波寺。

七十多歲時,杜松虔巴第二次到藏中,當時止貢噶舉的祖師吉丹松貢住在達拉岡波寺,他邀請杜松虔巴到寺院來,但是杜松虔巴沒有去,因此他去邦塘見噶瑪巴,並從他領受教法,二人的心合而為一。杜松虔巴說吉丹松貢是龍樹的轉世。

在藏中期間,杜松虔巴供養了達拉岡波寺一百一十部金字佛典,五十頭牛馬等,又供養七十匹馬給大、小昭寺和其他藏中與臧區的寺院,還供養了一百多隻牲畜等。杜松虔巴解釋說:「我來藏中有四個原因,第一是實行岡波巴大師的命令,第二是供養上師寺院一百部金字佛典,第三是我聽到喇嘛湘曹巴和其他行者們不合的壞消息,所以來平息他們之間的糾紛,第四是想在楚布建立一座寺院。」於是他到了喇嘛湘所住的曹區,平息了糾紛。喇嘛湘也是岡波巴大師和慈誠寧波的弟子,他在那時看見許多淨觀,由於深為感激杜松虔巴所帶來的和平,因此抓著他的手跳起舞來,從此再也沒有引起爭端。

土母雞年(1189),杜松虔巴八十歲時,建立了楚布寺,在寺中居住期間,他多次看見上師本尊護法眾。當時有一位住在臧區拉德塘瓊的師父,有一天在縫製法衣時,四位奇特的人出現在他面前,其中三位是印度瑜伽咒師,身上只穿著布衣,拿著嘎巴拉。另外是一位年輕的西藏瑜伽士,只有十六,也是只穿著布衣,拿著嘎巴拉和手杖。塘瓊師父問他們:「您們是從那兒來的?」那位西藏瑜伽士回答說:「我們是從印度的菩提伽耶經過喀什米爾和布壤來的。」塘瓊師問瑜伽士:「您們為什麼去印度?」他答道:「我們去參加在菩提伽耶舉行的盛大供養會。」塘瓊師說:「我聽說很多成就者在雞年去參加供養會。」瑜伽士告訴他:「印度的達哇國王想在名為哈哈聲的屍陀林供養一個薈供,邀請了四位印度的成就者和二位西藏的成就者參加。」塘瓊師問道:「他們是誰?」瑜伽士答道:「四位印度的成就者是因陀羅菩提、黑行者、紮蘭達惹和星洛巴,二位西藏的成就者是達瑪給諦(意為法稱)[1]和達瑪悉拉(意為法戒)。」因為瑜伽士說的是梵文名字,所以塘瓊師問道:「他們二位是誰?」瑜伽士答說:「達瑪悉拉擁有成就無死的教法,住在藏西的拿日地方一個寺院裡。達瑪給諦擁有立即成就大手印道的氣脈教法,現在住在藏東,大家都稱他為白頭喇嘛。我們就要去拜見他。」塘瓊師說:「這位白頭喇嘛是很有名,我也想過要拜他為師,但是他年紀已經很大,恐怕還沒有學完他就圓寂了,所以沒有去。」瑜伽士說:「您沒有聽過這個偈頌嗎?

唯因一位弟子故

佛亦住世一劫久

復而迅速令成熟

猶具暖溼之苗芽

請您趕快以虔信心去見他吧!您學法會完成的。

塘瓊師聽了很歡喜,於是請瑜伽士傳授教法。瑜伽士傳給他一些法教,並送他樺樹皮上寫的經典,而且告訴他:這個《解脫心續引出加持的四個教法》是極為深奧的,所以不要傳給別人。我們還會再見面的。」於是他們四個人就離開了。

塘瓊師進屋子裡去拿供養給他們,出來外面時他們已經不見了。他到處找都找不到,問了每一個人,大家都說沒見過也沒聽過。之後他就到了藏中的楚布寺,在拜見杜松虔巴時,心裡想問那四位瑜伽士不知到了這裡沒有,杜松虔巴就說:「你明天再問我。」他就不敢問了。

第二天塘瓊師還是想問那個問題,於是準備了一個薈供,邀請了杜松虔巴和達德瓦等十來位資深弟子來受供,會中他請上師解釋四位瑜伽士的事。杜松虔巴就說:「那三位印度瑜伽士是因陀羅菩提二世、星洛巴和黑行者,給予你法教的那位西藏瑜伽士就是我,那些法教是因陀羅菩提傳授給我的。你過去四生中曾經是我的弟子,現在是第五生。如果你這一生沒有遇見我,你會失落在佛學研究和教學中,所以我才去引領你進入禪修。

塘瓊師又請問:您有幾位上師?杜松虔巴答道:我有很多顯密的上師,但是其中有九位肯定是成就者。」 塘瓊師再問:「他們是誰?」杜松虔巴答:「岡波巴大師、他的姪子慈誠寧波、惹瓊巴大師、成就者宗巴(在宗寺遇見的那位)、喇嘛邊普巴、寶千噶洛、喇嘛阿僧、大喇嘛扎納瓦、喇嘛貝若等九人,其他還有無數瑜伽女和大瑜伽士。

塘瓊師再請問:那些上師和其他上師們的轉世在哪裡?杜松虔巴答道:「瑪爾巴大師轉世為印度南方靠近吉祥山的一位班智達。岡波巴大師有三位化身,一位是極樂淨土的無垢稱菩薩,一位是東方珍珠莊嚴淨土的無垢月菩薩,另一位轉世住在印度靠近喀什米爾的地方,名為寂靜鎧甲,以各種行持利益眾生。慈誠寧波的轉世在印度西部,正在調服外道。惹瓊巴大師的轉世在印度和尼泊爾的交界,成就者喇嘛宗巴的轉世在喀什米爾和烏金的邊界,喇嘛扎納瓦轉世為秋若耶喜炯內上師。

杜松虔巴也述說了喇嘛邊普巴、寶千噶洛、喇嘛貝若等上師,以及巴擦譯師、謝樂多傑等人在哪裡轉世、他們的名字和父母的名字、所做的利生事業等,這些他都很清楚地知道。他也知道其他眾生的過去世,他自己過去無量生中的情形,未來許多生中將會示現甚麼神通,還有現在同時以各種不同的化身利益眾生的情形。他也敘述了弟子們過去生和來世的情況等等。他對過去、現在、未來三世的一切沒有任何遮障地清晰而無限地了知,並且對弟子們述說了很多,這些在他的廣本傳記中都可以讀到,因此具德杜松虔巴(知三世者之意)的盛名遍及天上、地上和地下。

杜松虔巴的尿甘露總是化為舍利,而且他如果掉下一顆牙齒,會自己變成很多顆,然後轉化成舍利,有佛塔、察察、金剛杵等許多形狀,因此他在世的時候就有無量的舍利,各方的信徒都來迎請。有一次他說:「慈誠寧波想要一顆舍利。」於是供養了一些給他,慈誠寧波很高興。在所有的舍利中,有三顆尤其特殊,一顆是勝樂赫魯噶,一顆是金剛瑜伽母,另一顆是卡薩巴尼觀音像。他把卡薩巴尼觀音像供養了赤巴內甸,金剛瑜伽母像給了久遂多傑,勝樂赫魯噶像給了一位瑜伽行者。

杜松虔巴的齒舍利還會自己變多或消失,或改變形狀或顏色,有人還看見它會上下跳動等等,有許多各種神奇的現象,所以起先懷疑的人後來都生起了信心。杜松虔巴加持了盲人或啞巴後,他們就能看見,也會說話了。他摸了跛腳或駝背的人以後,他們就能直起來走路。只要對鬼神等宣說真諦,就能使他們聽命效力。總之,他的神通力是不可思議的。

杜松虔巴圓寂前幾年,當時印度最偉大的上師聖者金剛座,派人送給他一個佛寺大殿中用的海螺,聖者龍樹曾擁有並經親自吹過這海螺。金剛座還附了一封信說,「現在佛法的主流已經從印度轉移到藏地了,而且聖者法稱您是法王,所以我把它供養您。」這個海螺存放在楚布寺的佛殿中,而且每一世噶瑪巴都小心地保存。

杜松虔巴一生成熟解脫無量眾生的佛行事業已經圓滿,所以在圓寂的三個月前,楚布寺周圍開始有許多異相,例如天空出現彩虹和地動,還有奇異的聲音不斷,像嗚嗚聲等,沒有具體的起因,也沒有來處。通常偉大的化身出生和圓寂時的地動和具破壞力而恐怖的地震天災是不同的。地動不會使人恐懼,更不會摧毀甚麼,在場感覺地動的人會發現他們的身心充滿安樂。

杜松虔巴八十四歲那年,牛年(1193)虎月(正月)初一, 他告訴藏巴格西和他的侍者、本杜、本乍、扎巴仁千、貢秋交曾、拿布巴等資深出家眾:「我唯一擁有的東西就是身上穿的衣服和自己磨青稞用的手搖研磨器,其他什麼都沒有。這裡其餘的東西都是屬於常住的。你們拿研磨器去換青稞,然後分給僧眾。我圓寂後,你們在這裡要再住上一兩年。」本乍僧給問:「我們可能留在楚布寺嗎?」杜松虔巴坐直身體,眼睛凝視著說:「我想至少可以留一兩個夏天。」然後又說:「年輕人,你在這裡住一兩年,保管好我的身語意所依,不要讓它們散失。我會命令護法幫你的忙。」

圓寂前兩天,地動更加強烈而頻繁,楚布寺上方出現一個彩虹寶蓋,人們聽到空行女搖手鼓的聲音,還有很多其他異相。虎月初三日,杜松虔巴讓每一個想見他的人都去見他,並給予許多開示。最後,他坐直身體,凝視天空,為了調服執著常見的人,他收回自己的化身壇城,安詳地到他方佛土。

七天之後,在初十日舉行荼毗大典。參加典禮的人都覺得當天日子好像比平常長了兩倍,有些人看到七個、八個或十三個太陽。有孔雀開屏狀的彩虹出現,還下了彩色繽紛的花雨。從塔上冒出的煙變成彩虹,其中可見杜松虔巴真實出現。勇父空行充滿天空,鳥獸繞行塔並發出鳴聲。在場過去沒有修持善德的人,心中湧出善德,曾經修持的人,經歷更進一步的體驗。各種神妙的現象不可思議。

塔開啟後,在骨灰中發現杜松虔巴的心臟、舌頭和五色舍利子,其中以白色為主。他的骨頭上出現許多種子字,像嗡、啥、阿等,還有金剛杵、蓮花、珍寶等本尊手中所拿的法器,以及本尊像等,多得數不清,所有的人信心都變得特別穩固。

杜松虔巴圓寂後,有一些出家眾說:「楚布寺很難維持下去,我們不如搬去嘉熱比較好。」但是當他們紛紛這麼說時,阿闍梨謝熱仁千說:「楚布寺是杜松虔巴特別從岡柏內囊來這裡建立的,遺言也交代要維持楚布寺。他在這裡圓寂,在這裡親見無數本尊,在這裡賜予許多灌頂和開光灑淨。這個地方有最殊勝的加持,我們為什麼要離開這裡而去別的地方?離開了又能到哪兒去?」所以他和兩位弟子發誓留在楚布寺。

杜松虔巴的弟子們用他的骨灰和遺骨等作成他的像,並建舍利塔。塔的形狀是依照印度哲蚌塔而建成的,塔寬八弓[2],佛陀曾在彼處教授許多續典。塔內除了供奉杜松虔巴的舍利外,還有佛菩薩和噶舉祖師們的舍利等,因此它成為眾生積聚福德的聖地。塔外也曾出現無量異相,像彩虹光和花雨等。

杜松虔巴的心子有很多,其中有「持有教傳的五弟子」:持神通[3]傳承的德瓊桑傑,神變傳承的寶擦達德瓦,行持傳承的扎瓦噶當巴,證悟傳承的耶給秋增,以及最為著名的利生和了義傳承的卓貢惹千。

另外還有「持有傳承的四弟子」:甲巴岡巴仁千峨歲、攘炯桑傑、藏波巴更僧、卓貢惹千。還有「親近的四弟子」:南卡峨、耶喜峨、永殿峨、根敦峨。他們的名字都有「峨」字,意思是光明。其他還有許多著名的弟子:耶喜喇嘛、蒙南喇嘛、炯內喇嘛、交曾喇嘛、給隆增謝仁千嘉曾、埵可巴、勉給久色、藏登祖僧、哲沃更秋寶、多傑謝熱、岡洛紮瓦。

曾經從杜松虔巴學法的噶舉派大師包括:洛拉雅巴強秋訥竹、達波篤金巴(住達波噶舉寺)、止貢吉天公伯(止貢噶舉的始祖)、達隆堂巴(達隆噶舉的始祖)、甲瑞巴、勉隆上師、日貢桑傑年登(香巴噶舉)、嘉波瓦隆等等。

其他弟子包括:拉傑梅確巴、榮波康松察巴、納秋寶波、瑪嘉熱巴、格西納布巴、康巴王多、達貢熱巴、本登達瑪、多傑增珠、達瑪僧給、王秋察巴、仁千察巴、謝熱察巴、登巴強秋、根敦察巴、夏嘉謝熱、多傑本,以及偉大的噶陀(可能是指噶陀寺的始祖當巴德謝)等。總之,杜松虔巴有許多弟子,其中修行得成就的很多,並且都具有相當高超的善德。

以上敘述的是杜松虔巴的簡短傳記,目的在種下他的典範的種子,使我們的信心能夠增長。



[1] 杜松虔巴的法名是確吉扎巴,譯義是法稱,他也是印度大學者法稱的轉世。

[2] 弓是古代尺量,一弓是平伸兩臂的長度。

[3] 具有知道一般人所不知道的事情的能力。

 

回目录 第二世大寶法王 噶瑪巴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