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 KKR Loving
Kindness & Compassio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Light Graphics


第二世噶瑪巴噶瑪巴喜(12061283

大成就者第二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喜的行誼是不可思議的,因此傳記作者勉東倉巴仁波切說他所能寫的只是很粗淺的一點點。噶瑪巴喜的家世源自西藏的法王赤松德贊,生在西元第八與第九世紀的時候。赤松德贊有二個兒子,大兒子名為瑟納雷,小兒子名為瑟納景勇。大兒子被一個老百姓暗殺亡故,小兒子有三個兒子,其中一個名為南開拉松,他成為大班智達比馬拉米札、蓮花生大士和比丘南開寧波的弟子。由於上師們的加持,他獲得大成就,能夠把衣服掛在太陽光線上,或騎著彩虹在天空到處走等等。

噶瑪巴喜是南開拉松家族的第十三代,據說這十三代的每一代都是成就者。他誕生在德格的止隆地區,父親名為嘉旺促察,母親名為森薩吉,他是幾位兄弟中排行最小的,生於火虎年(1206),父母取名為法持。從小他就具有與眾不同的天賦,信心強,對甚深的佛法很虔誠,六歲時就能毫無困難地閱讀,一直到九、十歳都在研讀佛典,而且能領會其中意義。他能自然安住在不變的心性中,像海洋般安然而住,但是仍然有些許沒有領悟,直到彭查巴仁波切給予他心性的指引後,才完全澈悟。

噶瑪巴喜在九、十歳時遇見彭查巴,他是卓貢惹千的心子,而卓貢惹千是杜松虔巴的大弟子。彭查巴是耶喜洛卓大菩薩的化身,他的全名是彭查巴蘇南多傑。在杜松虔巴見到他以前,他已經獲得了殊勝成就,繼承了卓貢惹千的究竟了義證悟傳承。

當彭查巴住在藏中和藏東之間一個名為夏彭的地方時,心知噶瑪巴正在去楚布寺的路上,所以就去見他,並問道:「小朋友,你是哪兒來的?」他答道:「我來自藏東,正要去藏中。」彭查巴就對他說:「你應該就是我的徒兒吧?你甚麼地方都不要去,跟我留下來吧!」那天晚上,他授予噶瑪巴喜和其他人灌頂,並接受他為弟子。灌完頂,其他人都離開後,彭查巴對他說:「剛才你坐在那兒的時候,我清楚地看到杜松虔巴和其他噶舉上師。你是具有特殊業力的人。」過了一段時日後彭查巴又告訴他:「今天我看到杜松虔巴充滿整個天空。自從遇見你以後,我曾經有無數次的淨觀。你一定是有福報的人,你就留在這兒修持我的法教吧!」

噶瑪巴喜十一歳時受沙彌戒,法名為卻吉喇嘛,意思是法師。這就是為什麼第二世大寶法王名為噶瑪巴喜,因為巴喜就是法師的蒙古發音。

彭查巴在他的寺院中傳授噶瑪巴喜許多灌頂和無數教法,包括有關菩提心的甚深教授,二人猶如父子般親密。當時噶瑪巴喜心想:彭查巴一定是我過去許多生中的上師,所以我哪兒也不去,我需要留在這兒。因此,他認真地修持上師授予的教法,如說而修。

彭查巴傳給他薩惹哈的道歌和岡波巴大師的大手印教授,然後指引他的心性,他立即證悟到一切輪迴和涅槃法都是無邊自明智慧,並稟告了上師。上師說:「雖然你已經證悟了心性,但是由於無始的無明,仍然需要於無修廣大境界中,以轉動四精要來淨化心氣。你的悟境對你來說雖然已經足夠,但為了利益各種弟子,仍需要噶舉的教授來指引弟子的心性,消除他們的魔障,並知道如何使他們的修行增上。」因此,雖然噶瑪巴喜並不需要更多的教授,彭查巴傳授他所有的教法。

因為噶瑪巴喜沒有任何可以供養上師的財物,他就為人家讀誦經典,將所得的報酬供養上師,他的上師於是說:「即使供養我整個彭查地方的所有珍寶,還比不上一個明心見性的行者令我歡喜。」他了解到只有禪修才會令上師歡喜,因此不斷轉動法性四精要,沈浸在明指佛四身的修行中。他親眼看見六道眾生的種種情況,像鏡子上的影像一般。由於他已經證知法界與智慧無二,因此經常看見十方佛土和諸佛海眾。特別是有一次,他親見千手千眼觀音,充滿虛空,指示他說:「你應在各處宣揚大悲之音。」圍繞觀音的四位空行也對他說:「你應把這個法傳授給每一個人,現在是以這個法門調服眾生的時候。」後來他在敘述這件事時說:「但是我直到去了東部的彭日才開始傳這個法。」

當時他仍然留有一點座上與座間的分別,於是他在冬天戶外只穿單薄布衣,日夜不斷猛力精進修持心氣不二,終於證入大手印最高的無修境界。平常禪修空檔,他就持誦金剛亥母咒,並經常親見亥母。彭查巴仁波切對他的精進很歡喜,對他說:「這個傳承的教法需要像你一樣精進的禪修,你已經彰顯出教法的精深廣博,並且圓滿了傳承的意旨。」

之後,噶瑪巴喜受具足戒,傳戒阿闍梨是噶陀寺的住持蔣巴普,以及堅納芒普巴。有一天,他親見大悲觀音,頭頂上坐著阿彌陀佛,身上放光到十方,每一道光的尖端都有六字大明咒 — 嗡瑪尼貝美吽,有各種顏色,但以紅色為主,光彩奪目,自然發出咒音,聲遍虛空,咒聲中還有一句偈:

怙主觀音之大悲

事業光明遍十方

他也見到遍虛空每一位眾生的前面都有一尊觀音菩薩和六字大明咒,這一切最後都融入他身中。諸如此類親見本尊和聽聞咒音的淨觀和不可計數,而且經常出現,因此作者勉東倉巴仁波切說,有誰能述說得盡?

噶瑪巴喜在苟倉札禪修了五年。有一次,彭查巴仁波切對他說:「雖然我想要宏揚尊者杜松虔巴父子的傳承,但是一直都沒有完成廣大的事業。在你有生之年,這個傳承會傳弘開來,所以你應該擔負起宏揚楚布地方尊者杜松虔巴和卓貢惹千教法的責任。」接著彭查巴吟誦了教示的道歌:

輪迴苦惱海洋

若欲解脫出離

有賴傳承加持

永不與師分離

這時彭查巴已經年老,準備示寂,因此噶瑪巴喜請示他:「尊者仁波切,您將來會生在何處?」上師答道:「我死後不會經歷中陰,而會在猶如伸曲手臂的瞬間,立刻見到彌勒佛和他的兜率淨土,而且毫無困難地成就佛果。我將會從兜率淨土化現許多菩薩到十方,引領無量弟子。我還會以天眼看到弟子們在做甚麼,並成熟解脫弟子們的徒眾,所以你應該視我和彌勒佛無二,而向我祈請。」彭查巴又傳授他許多教法。

法尊噶瑪巴對上師說:「如果我的利生事業能和您一樣,就已經是最好的了,怎麼可能超過您?」彭查巴答道:「在這個噶舉裡面,弟子的事業比上師廣大。你將來的利生事業,會等於所有寶貴的噶舉祖師以來到我為止所有事業的總合。」不久後彭查巴就示寂了。

當時由於蒙古人入侵,受害的飢民到處搶劫,因此噶瑪巴喜到蘇曼寺去,但是寺院說當地也有很多搶劫的飢民,所以無法招待他。想起上師已經圓寂了,又是兵荒馬亂的時代,正有些傷心時,地神多傑寶澤和眾多其他地神出現在他面前引領他,二臂大黑袍瑪哈嘎拉也顯現,對他說:「不要留在這裡,往東方去。」所以他寫了一封告別信貼在門上,信上說:「我這個飢民盜賊並不需要你們。誰知道?也許我會成為世界的主人。」

於是他就去了果玉,當地的土地神都膚色黝黑,拿著白色卡達迎接他。他在芷河的岸邊行各種瑜伽行,示現許多神變,例如只要以馬鞭觸碰到病人或跛腳的人,他們就會好起來,因此成就者的美名就傳揚到各處了。

當他到了岡柏內囊後,許多天中見到不可思議無數的淨觀。他看到內囊地方是勇父空行的壇城,杜松虔巴也現前對他說:「這真是清淨的空行剎土。」

噶瑪巴喜從榮地往上走時,果玉的地神眾和一位名為居士的地方神(也許就是多傑寶澤)及眷屬們發生了爭執,雙方都搶著要護送他。於是他供養了他們多瑪,教示他們不要再爭吵。居士地神說:「好吧!這次算你們贏了,但是下一次就輪到我護送他了。」後來他在講述這個故事時說,地神搶著護送他表示將來佛法會在岡柏內囊興盛起來。

有一個人因為被一類叫做貝哈的鬼附身而發瘋,因此噶瑪巴喜為他作多瑪灌頂。當地的一些苯教的人就揶揄他說:「你們佛教的法師們就已經是被貝哈鬼附身了,怎麼還可能驅趕貝哈鬼?過去已經有法師作了三次多瑪灌頂了,但是沒有用。」他聽了以後發出威怒,說道:「即使你們把整個世界塞進我嘴裡,我也不會撐著肚子。」然後他拋擲起一個連四個人都抬不起的巨大多瑪,那個瘋子就恢復正常了。

之後他到了過去喇嘛釀瑞歲沃曾修行的彭日地方,有些世間空行故意製造雷電和暴雨等神變,於是他降伏了她們,但是他心想:「千辛萬苦地修持,若是只用來顯示一兩個小小的神通力,實在是沒有必要。如果沒有像無量寂靜忿怒尊一般,獲得任運現成的修行徵兆,僅是成為一兩個小地方的師長是不必要的。」雖然他的神通是自然顯現的,毫不費力造作,但是他覺得到處展示神通是很沒有意思的,因此以一些珊瑚換取食物,發下重誓專精修持轉動四個精要法性輪。

由於他專一的修行,福德和名望都增長了,因此能很容易就能維持追隨他禪修的五百位出家眾的生活。瑪哈嘎拉和瑪哈嘎里護法聽令於他,天龍八部也隨他指喚,因此他以威忿事業,立下當地直到中國邊境姜區的「路印」,不准路上有盜匪的存在。

有一天他親見紅觀音和阿彌陀佛無二顯現,諸佛菩薩眾圍繞,充滿虛空。他聽見紅觀音對他說:「從今以後,你應該以六字大明咒利益眾生。」之後他請人把淨觀中所見的菩提樹畫成唐卡,並開始在各地教授大悲觀音法門。

一天晚上,祕密智慧空行金剛亥母出現在他面前,有無數空行海眾舞蹈圍繞,亥母對他說:「你不知道如何念誦嗡瑪尼貝美吽。」於是他問道:「那麼應該怎麼念呢?」亥母的四位主要空行眷屬就一起用調子唱誦這個咒,然後他聽見亥母說:「如果你從今以後用這個調子持誦六字大明咒,所有聽到的人都會得到加持,也會極為廣大地利益眾生。」從此他就以這個調子唱誦六字大明咒為利生事業。

噶瑪巴喜後來在講起這段日子時說道:「我單是在一座禪修時所看見的淨觀,就多得說不完。」又說:「我的非人弟子比人類弟子更多,光是印度東部卡瑪如巴地方,就有無數地神是我的弟子。」有一次在淨觀中,一位藍色的觀音對他說:「大雪湖毘盧遮那佛(報身佛)是我的化身。你所發的菩提願和大願都會圓滿完成,所以你應發無量無盡的願。」於是他寫了一個祈願文,其中有「根基菩提心壇城」等句,至今仍流傳念誦。

在彭日居住期間,他在淨觀中見到一位黃色帶白光的觀音,有海洋般眾多空行圍繞。觀音對他說:「我把我的光明照射到眾生的心中。在這個時代,六字大明咒會帶給眾生無盡利益,因此你應該把這個法門傳到各處去。」噶瑪巴喜解釋說,這就是為什麼從此之後,在任何他撰寫的觀音法本的最後,他都會加上「願未受上師灌頂、口傳,及完整教法的人,利生事業也都能等同大悲觀音」的原因。

有一次他親見五方佛淨土全部同時出現,因此寫下《謁見淨土》的論述。在彭日住了八年後,諸佛菩薩護法眾圍繞著大悲觀音,一再出現在他的淨觀中,觀音菩薩對他說:「現在是你度眾生的時候了。」但是他沒有動,還是繼續做轉動心氣精要的修持,在彭日住了十一年。

由於戰亂的緣故,內囊等地方的寺院都被破壞了,因此噶瑪巴喜就去幫助他們重建,去了勾第寺三次,幫忙造了金頂。在內囊舉行破土典禮的時候,地神多傑寶澤居士和其他地方神都對他說:「我們會保護您的弟子們的法教,直到未來窮盡為止。」

又有一次他親見紅觀音,身形充滿虛空,對他說:「十方無量世界中,有不可思議無量大悲觀音和阿彌陀佛,你是成就六字大明咒事業的人,所以應該不厭倦地教導這個法門。」他還見到無數其他本尊,像白度母、阿難尊者、金剛薩埵,和無量文武百尊等。他在卡哇噶波(白雪)住了幾個月,並寫了一篇有關如何去這個聖地朝聖的文字。

之後,為了重整噶瑪寺,他到了藏東,一路上以心氣的力量降伏了止曲、甸瑪等二十個地方的人和鬼神,並以四種事業在各處弘揚噶舉的教法。在噶瑪寺住了一年,其間有無數的淨觀。護法瑪哈嘎拉和瑪哈嘎里一再告訴他:「楚布寺就要被毀了,您應該到那兒去。」在他準備回楚布寺時,密咒主(噶舉派的五位不共護法之一)供養他一個珍寶。

噶瑪巴喜沿著南路回楚布寺,路上瑪哈嘎里吉祥天母又出現在他面前,對他說:「杜松虔巴的主寺就要被摧毀了,您快一點去藏中吧!」這樣催了他三次。因此他心想:「我大概不會再回到藏東了,我必須留在藏中和西部。」這時大悲觀音現前對他說:「雖然你在藏中有許多利生事業,但是你的弟子有一半會出現在藏東,所以將來你還是需要到藏東去。」

當他到了貢噶雪山腳下時,降伏了藏中的神鬼和人。在吉修時,多次見到阿底峽尊者顯現,身上放著光明,他明白這表示他將會圓滿尊者的佛行事業。到了拉薩時,見到大昭寺的釋迦牟尼佛綻放許多光芒,光融入他身中,他知道這是他將會利益佛法的徵兆。到了楚布寺後,見到杜松虔巴的身體充滿上中下各處,他知道這表示杜松虔巴的事業將會遍佈各地。

在這之前,凌國(其國王為格薩)和貝日國之間發生戰爭,貝日的軍隊從南方來,控制了拉薩地區,之後格薩王從藏東派軍擊退貝日軍,楚布寺也被破壞了。噶瑪巴喜初到楚布寺時,僧眾為了逃離戰爭都已經離開了寺院。之後,僧眾漸漸回寺了,他在寺中住了將近六年,以四種事業弘揚杜松虔巴的教法。當時寺中的僧眾行為不當,有些還喝酒等等,因此他想離開。吉祥天母於是示現在他面前,說道:「我把我的宮殿從須彌山的東北方搬來這裡,所以你也應該留在這裡。」他親見吉祥天母已經把宮殿搬來的徵兆,於是明白天母和其他護法眾知道他的責任是要在楚布寺修建一座大佛,所以特別來協助他。

有一次噶瑪巴喜親見蓮花生大士現黑色瑜伽士的樣子,因此說:「我經常見到蓮師為我說法,所以常常向他祈請。」當他從楚布寺到區時,以堂拉為主的地方神,還有卡惹剛噶等十二位女性護法神(甸瑪)等,充滿天空,並繞行他周圍。他也見到秘密智慧空行金剛亥母,身放半圓光明。他明白這是他將會統御藏中和區的徵兆。卡惹剛噶和功拉等十二位甸瑪,以及其他女性護法示現他面前,穿著白色絲衣,向他禮拜。納木湖(天湖)的龍女供養他金寶瓶,大神堂拉也經常恭敬繞行他周圍。

吉祥天母對噶瑪巴喜的弟子們也很慈愛,她對當地的非人鬼神說:「你們破壞了楚布寺,我不能讓你們再繼續下去。如果再這樣,我就會在你們身上吐血。」她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她看到人類有紛爭時,是鬼神之間先有紛爭的緣故。為了關心噶瑪巴喜的弟子們,她不許鬼神們引起人與人之間的糾紛,所以她說要「在他們身上吐血」,也就是要使他們生病,以阻止他們的不良行動。從這之後,楚布寺就變成一個很嚴厲的地方,連鬼神都要小心自己的舉止。吉祥天母又說:「持有杜松虔巴的傳承並且保護他的主座楚布寺的人,即使不會念誦我的儀軌,只要佛法還住世,我就會幫助他並使他圓滿利生事業。」

有一天噶瑪巴喜見到無匹的岡波巴,身大如山,並融入他自己,也看到所有印度成就者都圍繞者大婆羅門薩惹哈。他明白這是修持傳承的加持已經進入自己的徵兆,也表示他的傳承中會有許多人獲得殊勝的成就。

噶瑪巴喜對弟子說:「我曾見到無數化身佛對我說:『化身利眾生,完全無精進。』我明白這表示我將會毫不費力地完成利生事業,而且也會很迅速而有效。」

巴喜去了一個名為聰都古莫的地方,那是在印度邊界,有許多商人作買賣,當地的鬼神看他來了就都跑了,於是地方神哈沃岡桑居士向他頂禮後祈求他:「我很怕您,所以請您不要示現這麼大的威神力。」

許多從印度來的空行女,有著各種不同像動物等等的頭,對巴喜說:「今晚我們將在一個屍陀林舉行薈供,請您來參加。您是已經獲得心氣自在的瑜伽士,能化現各種化身,所以請您光臨。」於是他以神通力去了噶地噶、烏金、吉祥山等聖地,並和不可思議無量成就者、空行和勇父一起參與薈供,而且示現無數神通。

另外,噶瑪巴喜曾經許多次見到勝樂金剛、金剛手、馬頭明王、觀音、佛、菩薩、三處聖地的空行母等,並聽聞他們的教法,這在長本傳記中有很清楚的記載。他也看到雜日山空行眾的主尊是憤怒黑空行(黑色金剛亥母)。天龍八部都受他的指揮,他曾說:「因為我已經能自在行持瑜伽行,所以鬼神都聽命於我。也因為這個緣故,我的一些弟子將會沒有人可以匹敵。」

由於蒙古王的促使,當時的蒙古和西藏發生衝突,因此噶瑪巴喜說道:「那位大自在天王和南鐵二人合一化身的蒙古人(指蒙古王)就要毀掉我的教法了,但是我秘密地在沒人知道時降伏了他。因此,我所到的每一個地方,都會很安樂,藏地也會越來越安定。」

所有地方神,特別是十二位甸瑪都聚集起來稟告巴喜說:「請您不要去藏東。我們會完全聽命於您。」巴喜答道:「我必須去一段時間,但是請你們保護我的主座楚布寺和我的弟子們。」於是他們都向他頂禮並保證會遵令。當他離開德隆(楚布寺所在地)時,護法神卡納護送他。「卡納是龍王董炯的兒子,他的眷屬充滿藏中、藏東和藏西。」巴喜說。卡納對他說:「我把藏中和藏西所有的人和財物都供養您。」巴喜說這預兆著佛法將會在藏中和藏西傳揚。

有一次當他要渡過雅恰河時,找不到渡舟。許多空行女出現在他面前對他說:「我們渡您過河。」於是她們把他提上空中飛過河去。

在木龍年(1244)時蒙古皇子卡丹曾邀請薩迦班智達和他的二位姪子去蒙古,之後忽必烈皇子(12151294,即後來的元世祖)由於過去生的業緣和願力,以及聽聞了法王噶瑪巴喜的殊勝善德的緣故,遣使送了一封金色的邀請函給他。巴喜正在考慮要不要接受邀請時,見到徵兆顯示如果接受邀請,他的利生事業就能圓滿,因此就接受了。當時吉祥天母示現並告訴他:「您還有很多事要做,也還有很多時間。您就把財物都放在這兒吧!我會照顧好的。」於是他就上路往蒙古去,一路上廣大利益法教和群生。

木兔年(1255)噶瑪巴喜五十歲時,忽必烈皇子在色德的游牧區擺出大軍的陣式迎接他的到來。之後他到了忽必烈所住的烏朵宮殿,受到皇子和大臣們的慇勤款待和尊敬。忽必烈懇請他一輩子留住蒙古,但當時他一再得到許多上師、本尊、空行和護法的預言,告訴他說:「不要留在這兒太久,否則會有很多牽扯和敵對。往北方去吧!」因此他沒有接受皇子的懇求,皇子也因此不太高興。

後來巴喜往北方去,到了甘肅青海地方,見到許多空行和護法請求他建一座寺宇,他就化現出一座幻化寺。由於咕汝咕列佛母的請求,他到了北方的靈鳩堡,降伏了心性派等理學家,整個地區都被他攝受了。然後他去了公主堡,那兒所有的民族,包括漢族、蒙古族、黨項族等,都聚集起來領受他的法教。龍年(125651歲)二月,地方神堂拉和甸瑪對他說:「您需要回藏區一段時間。」於是他就前往青海的宗喀地方。

之後,許多上師和本尊鼓勵巴喜要往北方去。蒙古皇帝蒙哥汗(12091259,即忽必烈的長兄元憲宗)聽到他的盛名,派遣侍者送金貼邀請他去京城。在赴京城的路上,介於甘肅和蒙古之間,遇到蝗蟲為害,數目多到遮蔽太陽,於是他現起金剛羅剎的眼神,剎那間就消除了蝗蟲。一路上鬼神們不斷製造各種神變來阻礙他,特別是在靠近京城時,下了一陣流星雨,因此他以馬頭明王的威雄震攝了他們,並命令他們發誓從此歸順。

蒙哥汗

在噶瑪巴的本生故事中曾記載,七劫以前有一位非常暴劣的國王,名為貝塔夏惹,當時噶瑪巴為了降伏他,就投生為一隻大象。有一天國王在森林中打獵時殺了這隻象,吃了他的肉,由於肉是有毒的,結果三天後國王就死去了。由於國王吃了噶瑪巴的肉,與他結了緣,因此死後投生為一個婆羅門的兒子,免去投生地獄之苦。有時候菩薩為了救渡眾生,會犧牲自己來和眾生結緣,使眾生將來成為他的弟子。當噶瑪巴杜松虔巴居住在岡柏內囊的時候,那位貝塔夏惹國王投生為他的功德主,是一位苯教的信徒,名為苯鳩瓦,非常盡力地侍奉杜松虔巴。苯鳩瓦死後投生為蒙哥汗,成為中國、西夏、蒙古和藏地的皇帝。噶瑪巴喜深知蒙哥汗的來歷,他以觀世音的慈眼加持皇帝、皇后、皇子和眷屬們。蒙哥汗對他奉獻出無盡的承事和禮敬,只要他交代的事都盡力辦好。

當時龍魔和羅侯羅等鬼神眾使出神通,降下雷電冰雹等等想要作障礙,於是巴喜化現出十位忿怒尊的壇城,從壇城中射出充滿全世界的團團熾燃火焰,並大喝一聲「呸」,騎著快馬而降伏了他們。

有一群理學和道學家像心性派、道士、格物致知派[1]等人對巴喜挑戰道:「我們和您來比較看誰的神通廣大。」但是他們沒有一個比得上他,因此拜倒在他的腳下。

噶瑪巴喜初到皇宮那年的冬天,以禪定三昧力停止降雪結冰,使得京城變得暖和,蒙古人都非常驚嘆。他在阿拉噶宮殿中賜勝樂金剛灌頂予皇帝和有福的眾人,並加持皇帝親見勝樂智慧壇城,後來又顯神通把宮中所有的酒同時都喝盡。他以四種事業使得皇臣大眾都無法自己地對他生起信心,放棄外道而入佛道。

巴喜在無數次淨觀中看見薩惹哈與印度的大成就者們加持當地的大眾,因此告訴皇帝:「如果您能請畫師畫一幅印度八十大成就者圍繞著薩惹哈大師的像,會有極大的加持。」蒙哥汗的心超越了能取與所取。他把宮中的財庫全部用來作為供養和布施,並大赦天下,釋放所有囚犯,而且廣為建設寺院和佛陀身語意的所依。民眾都遵從噶瑪巴喜和皇帝的指示,捨去十不善而行十善。巴喜成熟解脫大眾,六字大明咒的聲音自然充滿各處。由於已經引領皇帝上正道,他預言將來眾生與蒙哥汗結的緣都會具有意義。

在無數淨觀中,噶瑪巴喜都看見五方佛,他知道這是他將獲得無盡五莊嚴輪的徵兆,也就是諸佛的身、語、意、功德與事業。只要與他結過緣的眾生,都使他們往生善道而解脫。那時發生了旱災,於是他命令護法納達消除旱災,結果就下雨了。

有一天噶瑪巴喜親見杜松虔巴騎著獅子,對他說預言:「弘揚佛法將會有高低起伏。」當蒙哥汗要去緬澤時,請求他一起去,但是他說道:「我在藏地有很重大的工作要做,所以必須回去。」因此婉拒而沒有同行。皇帝沒有因此不悅,反而供養他豐盛的禮物作為拜別禮。之後,巴喜離開京城,路上在塔呼丘地方建立了一座寺院。當地的人請求他留下來,但是他預言不好的時代即將來臨,所以沒有留下來。

鐵猴年(1260)[2]蒙哥汗皇帝駕崩,他的四弟阿里不哥在蒙哥汗的皇宮登基繼位,但是卡丹和其他人輔佐二弟忽必烈在上都登基,二人為爭奪皇位而發生爭戰,阿里不哥戰敗而亡故。鐵雞年(1261)[3]忽必烈成為所向無匹的中國皇帝,號為薛禪皇帝。

忽必烈

在這不安的時代,噶瑪巴喜正從蒙古返回藏地,知道路上不免會經過戰亂的地區,因此他以七天的時間供養祈請諸佛,之後親見釋迦牟尼佛,身高十弓[4],對他說:「你回藏地去建造一座像我這麼大的佛像,整個地方就能安樂。」他聽了以後心想:「在這個邪惡的時代,即時我能回到藏地,如何能造那麼大的佛像?」佛光中他聽到佛說:「由於諸佛菩薩的加持和世間護法的助力,會完成的,不要懷疑。只要你祈請,就能完成。」這就是釋迦牟尼佛預言楚布寺大佛的建成。

之後他到了蒙古和東突厥斯坦(新疆)邊界的阿瑞地方,在雪山腳下,有一天夢見自己單獨在一座高聳入雲的黑山頂端,正落入深淵,忽然出現一匹有著鳥一般翅膀的白馬,他騎上了馬,馬的蹄像人的手掌一樣,頃刻間就攀登峭壁而上,到了一個寬廣遼闊悅意的平原上。巴喜說道:

聖馬你猶如金鵝

聖人我如悉達多

你救我出大險難

從巴喜和馬無二的身上放出的光芒中,有聲音說:「將來會有有形和無形的眾生製造魔障,造成你的大障難,但是障難只會更加烘托出你的偉大,而你會大獲全勝。」這時巴喜從夢中醒來,當下經歷了睡與醒無分別的善妙清淨境界。

雖然蒙哥汗並沒有因為噶瑪巴喜婉拒他同行的請求而不歡喜,但是在這之前,忽必烈曾請求巴喜留住作為國師但遭到拒絕,因此懷怒在心,加上有些人挑撥離間,說巴喜支持忽必烈的皇權對手,更使當時的薛禪皇帝忽必烈憤怒。當巴喜到了蒙古邊界時,忽必烈起了惡念,下詔處死巴喜,並派遣一隊劊子手去處決他。巴喜聽到就要有人來殺他了,但因為觀世音的加持,既不喜也不愁,也不害怕,了知所聽到的消息的聲音和空性無二無別,猶如回音般不實在。

接下來的幾段故事可以說是噶瑪巴喜傳記中最精彩的,他所示現的神通是如此的神妙,因此在藏地大家都說沒有人比蓮花生大師和噶瑪巴喜的神通更廣大。

元世祖忽必烈派遣的劊子軍找到了噶瑪巴喜,把他抓了起來,但是他一點兒也沒有抗拒。首先他們用綢布綁他的手腳,再用繩索圈住他的脖子,想把他拖去處決,可是綢布和繩索自然鬆開了。巴喜示現自己的身體是沒有實體的,像彩虹一般,旁人看好像有他的身形,但是繩索卻可以穿他的身體而過。

既然綁不了他,他們就想毒死他,於是準備了最毒的藥,吃下了肯定會死。但是巴喜吃下毒藥後,非但一點兒都沒傷害,反而像孔雀吃毒一般,更加光燦威神。那批劊子手為了殺他,於是又想用鐵矛、大刀、劍、斧頭等等銳利的武器砍他,但他一點兒也不怕,而劊子手們才剛下手,他們的身體就痲痹僵硬而動彈不得,大成就者巴喜於是又大展神通,將自己轉變為金剛總持,連劊子軍都看得到。

由於先前噶瑪巴喜沒有聽從忽必烈的請求,忽必烈一氣之下,懷恨在心,覺得巴喜只不過是一介凡夫,怎可違背皇帝的命令,因此下詔非處死他不可。現在這批劊子手雖然每次都殺不了巴喜,但是因為皇上的詔令極為嚴厲,他們不得不再接再厲,否則自身難保,因此決定刺穿他,把他綁在四條利戈的上方,再把利戈升高,把他的身體降下,使利戈從他身體的下部往上穿透,而從頭頂出來(古代的酷刑之一),但是縛綁的鎖鏈自己鬆掉了,巴喜當下將自己轉變為五方佛。在巴喜的自傳中,他解釋了每一次行刑時所示現神通的理由,但在這裡並沒有加以解釋。

接著劊子軍把他帶到很高的懸崖上,推他下深淵,但是他現神通緩緩下降,像靈鳩般盤旋而下。他們把他丟進大河裡,但他沒被水沖走。又把他丟進大湖裡,他不但沒被淹死,還顯神通浮在水面上像一隻金色天鵝。另外還有一種傳統的刑法,就是把人丟進一個大坑裡,裡面有許多荊棘和有毒的昆蟲和動物像毒蠍等。巴喜在坑裡將自己轉變為聖觀世音,裡面的毒蟲都向他頂禮繞行,沒有咬他。然後劊子手們決定將他五花大綁在木柱上,再用火燒死。他完全沒有抗拒。當火焰在他的周圍熊熊燃起時,他現起神變,在烈焰中反而更為神氣光耀,像火神一般。

噶瑪巴喜之所以能有諸如這般的神通,是因為他已經完全證得諸法無生的體性。由於他未曾離於一味平等的法界,因此能示現無量神變,這些神變都是他已證得的體性的自然清淨展現。他已經戰勝了四魔,無可匹敵,而藉著這些神通,每一個人都看到了他的成就,使得要置他於死的人都不知所措。

雖然噶瑪巴喜並沒有抗拒刑罰,但是瑪哈嘎拉、瑪哈嘎里和所有護法都很不歡喜,特別是吉祥天母非常憤怒,因此在刑場製造暴風,力量強到可以移山,把劊子手、動物、樹木等都吹走了。暴風還挾帶著病菌,使得當地的人畜都患疾病瘟疫,有的瘋癲昏倒等等,各種不詳的徵兆瀰漫。

有關於這些加諸身上的凌瘧,大成就者巴喜說道:「我是自生金剛,金剛之王大自在。」自生金剛(攘炯多傑)是他的金剛乘名字,後來成為第三世大寶法王的名字。他又說:

已證法身瑜伽士,

三世自然極清淨,

超脫水火之怖畏。

懷瞋心之敵軍眾,

請觀此諸般神變。

已然懷攝諸顯有,

故能轉心氣二輪,

往任何處皆無敵,

為瞋恚者如是說。

此為末法之時代,

懷嫉妒者出惡語,

皇帝至為憤怒極,

劊子何能有自主,

忿惱以致反自苦。

瑜伽我心無動搖。

這時忽必烈得知他們殺不了巴喜,因此他的二位密教師父洛燈和查僧(他們也是向皇上進讒言使他下令處決巴喜的人),建議皇帝將巴喜放逐到漢地靠近海邊名為九州[5]的地方。當地非常熱,飲用水很不乾淨,除非是本地人否則住不下去。巴喜在那兒住了近八個月,其間親見尊聖黃文殊,十一面千手千足,每一隻手都捧著,每一個中都有佛的化身。文殊菩薩對他預言說:「將來中國和黨項(甘肅青海)等地,一直到海邊,都會是你調服群生的地方。」

巴喜繼續示現許多神通,並著作了《二十一問答》。由於文殊智慧尊的加持,他遍知一切萬法,因此在著作的最後自稱「遍知自生金剛」(昆謙攘炯多傑)[6]。一切聲音在他的耳中都是法音。他的注疏多半是在這期間寫的,包括《無量法教海》等,轉動九乘的法輪。他撰寫的一系列注疏都以「無量海」為名,例如另一部著作名為《無量教授海》。他的撰述極多,可以說和所有噶瑪巴著作的總合一樣多,但是大多已經散失了。

巴喜派遣護法納達作為差使,令當地降下甘霖,大家都快樂歡悅,對他生起了信心,他的善德美名更是遠播各處。忽必烈聽到了這消息,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做錯了,因此下令巴喜回皇宮,但是巴喜繼續在當地住了近二年。之後他到了京城中都(今日北京)皇宮,雖然皇帝對他的邪見已經減少了,但是為了要考驗他,就把他關在觀音殿裡七天,大門用鐵釘釘死,不給他食物,派人在門外站崗。結果觀音殿變成水晶般內外透徹,智慧空行舉行薈供,供養巴喜數不清的各種水果和食物,善心地方神的僕役們也降下如雨般的百味妙饌,諸如此般的眾多神變,大家都看得到。另外,巴喜還變幻出猛烈的水火暴風疾病瘟疫等,以示警誡。因此,薛禪皇帝變得很害怕,終於對巴喜的不可思議功德產生勝妙難思的心,以虔信頂禮接足,懺悔並請恕罪過。無數大眾都來供養禮敬巴喜,他也日夜不斷轉法輪。皇帝請他住下來,但是他答道:「噶舉的上師們都預言我必須回藏地,所以我必須到各處去。」因此沒有留下來。這次皇帝並沒有因此生氣,反而說:「您到哪兒自在就請便,但是請您為我作美善的祈禱。」

噶瑪巴喜從中都到楚布寺共花了八年的時間。在赴藏地之前,他把七馱金子交給來自德格東部的侍者典瑪功千仁千寶,並託他帶一封信到楚布寺,信上說:「你們要在楚布寺建造一尊高十弓的大佛,去銅礦區買紅銅來造黃銅合金的像,而且要請片瑜地方一位名為法師的造像師去建造。我不久就會回到西藏了。造好的佛殿上的屋脊寶瓶裝飾必須要高到從黨究澤山頂的隘口可以看得到。」

大成就者來到了中國的汾濟[7],消除了當年吉祥天母因為他被處決而在憤怒下散播的疾病和瘟疫,並且加持所有的水源、水池和湖水,任何人只要喝那些水,就能消除疾病和魔障,因此大家都敬信供養他。

快要到中國和西藏的邊界時,中國的鬼神眾因為不希望他離去,就現出神變,於是他搖身一變為九頭十二臂的馬頭明王,以馬鳴呼嘯使鬼神們發誓歸順。一路上從中國、黨項(甘肅青海)、欲固(西藏、新疆、青海邊境)到西藏,所到之處疾病瘟疫都消除,戰爭都停止,大眾都入於佛法。

之前提到的地方神多傑寶澤,是登地菩薩,他的壽命長一劫,將服侍賢劫千佛。由於他的請求,噶瑪巴喜在他的下方主座噶瑪寺建造了一尊燃燈佛。由於觀音菩薩的建議,也在中間的主座噶瑪日納寺建造了一尊彌勒佛,都是由他親自吩咐並提供經費及順緣的。

當時巴喜的侍從們忙著為大佛像建築新佛殿,包括內殿和走廊,因為有鬼神的幫忙所以很快就完工了。遵從上師的指示,他們請了造像師並從銅礦區購買了紅銅做成黃銅,在三年內完成了高十三弓的大佛,比巴喜原來所指示的還高。

過去在印度一座寺院的屋脊寶瓶和金飛檐曾被入侵的蒙古軍拆下來,但可能是因為寺院的護法仍保護著,這些東西的周圍會出現許多神變,所以沒有人拿得走。但是大成就者巴喜有能力把惡兆轉為吉利,因此以神通將這些東西送到中國和西藏邊界的一條河邊,但是由於某種因緣,只有左邊的飛檐到了楚布寺[8],存放在楚布寺的大黑寶庫中。有些大寶法王的東西因為有鬼神守護,別人都不能碰,所以都存放在大黑寶庫中。後來他們取下左邊飛檐的一部份,分成二節,放到大殿屋頂上。大殿屋脊上有一個大寶瓶,形狀像螺旋尖塔,二邊各有一隻金鳥,金子是特別從金礦產地買來的。

這時大成就者已經從藏東到了藏中的究澤山頂的隘口,藏中和區的諸多喇嘛上師官吏等都來迎接奉事他,他也大開法筵,並撰寫了一篇《黑寶冠讚頌》,讚歎過去久遠以前十萬空行女以她們的頭髮織成而供養他的黑寶冠。大家對他生起無二的信心,都尊稱他為大成就者。

為了打擊侍者們已經建成大佛殿的驕傲心,巴喜到了究澤、南目、智隘口時都說:「你們還沒有蓋好佛殿嗎?我看不到屋脊寶瓶。」(他曾囑咐侍者,佛殿上的屋脊寶瓶必須要高到從究澤山頂的隘口可以看得到。)到了楚布寺時他責備說:「佛殿太小,佛像也太小。」侍者和造像師回答:「我們沒有像您一樣的能力,所以只能做到這樣。而且如果楚布山谷能寬廣一些,即使比究澤隘口更遠的山頂都能看到屋脊寶瓶。」上師道:「有沒有辦法把佛像加大?」「沒有辦法。剩下的材料都用來做彌勒佛、觀音和五方佛像了。」於是噶瑪巴喜現出非常喜悅的面容,說道:「其實佛像做得很好,我只不過是在考驗你們而已。」

楚布大佛裡裝藏的聖物無量無數,其中包括:

         釋迦牟尼佛舍利子一升

         岡波巴大師的心臟、舌頭、眼睛

         佛陀弟子日中阿羅漢的牙齒

         密勒日巴的杯子和錫杖

         傑岡巴的祖衣(外層法衣)

         舍利弗和目鍵連的、錫杖、祖衣

         噶瑪巴喜的二顆牙齒和所生的舍利子

         以金銀寫的一套甘珠爾大藏經,共一百五十本

         法會用的海螺,名為「白色遠聞」

其他七尊佛像,即彌勒佛、觀音和五方佛,每一尊內都有一顆噶瑪巴喜的牙齒和所生舍利,以及四種舍利。佛像裝藏完成後,發現大佛向左傾斜,造像師束手無策,正心生煩惱時,大成就者對他說:「不要懊惱。我是已經獲得心氣自在的瑜伽士,我可以立直佛像。請你用目測,佛像直立時就告訴我。」於是巴喜坐在大佛前面,持起寶瓶氣,開始時身體左傾,當他慢慢直起身子時,大佛也嘰嘰嘎嘎作響地跟著直了起來。造像師喊道:「上師仁波切!直了!直了!」結果極好。巴喜說道:「修持氣脈能有像這樣的功德。

噶瑪巴喜告訴大眾:大殿開光時彌勒佛會親自蒞臨,所以要準備一個大法座。」於是請人造了一個特大的法座,從法座到佛龕之間並以幢幡、尊聖旗、平面旗、大旗、吉祥彩幔等裝飾。這個法座是石頭做的,數世紀中一直保存在楚布寺。在開光典禮時,有福報的人看到彌勒佛的頭和頂髻,巍峨廣大如山,有些人看到彌勒佛的身體充滿了法座,他的衣服飄在法座外。還有些人看到大成就者噶瑪巴喜,身體比大佛還大,坐在彌勒佛的法座上,撒著開光用的青稞,無量噶瑪巴圍繞著他。大家共同看到的是,大成就者噶瑪巴喜同時顯現三個身體,一位坐在法座上,身軀比平時大,撒著青稞開光,另一位在大佛前獻供,第三位在中庭為大眾說法。大家還看到許多其他神變。開光典禮後,花雨和未曾有的薰香妙味持續了一個月。巴喜為楚布大佛命名為「榮華光耀莊嚴世界大佛」。

楚布寺有供奉杜松虔巴的心臟、舌頭、眼睛的「吉祥光輝」舍利塔,噶瑪巴喜圓寂後,又建造供奉他的心臟、舌頭、眼睛的「吉祥任運」舍利塔,還有彌勒佛、觀音、五方佛殿,後來又建了紅觀音殿,成為藏地無可匹敵的寺院。因此歷代噶瑪巴都曾說,只要踏入楚布寺的人,都不會墮入惡道。

大成就者噶瑪巴喜在楚布寺開光時,同時也將寺院所在的山林岩石都加持為諸佛身語意的壇城。特別值得一提的是,他以禪定三昧將光芒融入梭凌橋下的岩石,並在河裡浴佛,之後說:如果喝這個水,或繞行這個岩石七天,就能清淨五無間罪和十不善業。他還加持了一個形狀像馬頭明王多傑羅剎的岩石,並且說:「如果以虔敬心向這塊岩石供養祈請,就能去除魔障、病魔、痲瘋病、精神病等。

噶瑪巴喜也說:楚布大佛的事業和加持將會不斷增廣增善,有清淨觀的上等人會看到大佛搖動,聽到他說話,或看到他放光。中等人會因為見到大佛而消除疾病、苦惱和妄念,而且不想離開他。」又說:「瑪哈嘎拉、瑪哈嘎里和他們的眷屬,具誓多傑列巴、十二甸瑪、地方神堂拉、卡納等,因為他們的誓言,都保護著楚布寺,而且由於他們所發的誓願,寺院成為一個被嚴厲保護的地方。

開光典禮之後,噶瑪巴喜在對護法供養感謝的食子時,聽到瑪哈嘎拉和眷屬們對他說:「我們會助成大佛和您的利生事業。將來您不斷為利生而隨心意轉世時,我們會保護您的教法,助成您的佛行,並令您的弟子們走上解脫之道。」另外,巴喜也見到了許多上師、本尊、空行、護法,像金剛總持、金剛亥母、薩惹哈等,細節詳見長本傳記。

薩迦派五位祖師之一的卓根丘皎帕巴是當時西藏的統治者,他最後一次從中國回西藏時是火牛年(1277),當時是四十三歲,大成就者噶瑪巴喜是七十二歲,二人於這年在南目相見,互相禮拜後坐在同高的座位上。

水馬年(1282,噶瑪巴喜77歲)學修兼具的鄔金巴仁千寶去拜見噶瑪巴喜。鄔金巴原來是葛倉巴尊者的弟子,後來被稱為鄔金巴是因為他曾去烏金淨土,直接從金剛亥母得到教法,因此獲得能起死回生、教導動物禪修大手印等等的能力,佛學和修行的功德都無人可及,並在藏中和區利益眾生。當時發生了旱災,但是只要他到的地方都普降甘霖,他以四種事業渡化群生。有一次他想要往榮千和錫瑪隘口去,到了大竹卡地方忽然說:「我應該去拜見噶瑪巴仁波切。」於是取道藏布北方往楚布寺的方向去。在那同時,法尊噶瑪巴對僧眾說:「啊!楚布大眾,要作準備了。擎天立地的成就者鄔金巴就要來了。」於是僧眾開始忙作準備。

在往楚布寺的路上,鄔金巴對他的侍者說:「噶瑪巴的僧眾正忙著準備我們的到訪,但是他們可能會準備不及,所以今晚我們暫且在這兒住一宿,給他們多一點時間作準備。」第二天他們再上路,到了武日(中山)時,他說:「我想看看噶瑪巴喜是不是未卜先知。」於是連夜趕路,打算在預定到達時間之前抵達楚布寺。法尊巴喜心知,因此安排了迎接的隊伍在日出前就位,並親自在彌勒佛法座迎接他。鄔金巴的高傲在這時第一次受挫,因為他雖然是一位大成就者,但除了葛倉巴尊者外,從來沒有遇見過比他的成就還高的,所以沒有預料到巴喜比他還高,因此他虔敬地向巴喜禮敬,然後坐在為他準備的好座位上。

法尊巴喜說道:「我來騷動您諸位師徒一下,行嗎?」鄔金巴答道:「請便。」於是巴喜馬上持起寶瓶氣,眼睛凝視,鄔金巴師徒當下經歷甚深覺受而不禁手舞足蹈起來,然後巴喜說:「請坐吧!」這時鄔金巴的高傲第二次受挫。那天晚上,鄔金巴師徒們薈供的肉、糌粑等供品被狗叼走了,但是他們沒有發覺到。隔天早上鄔金巴到了巴喜的面前時,巴喜問道:「您知道薈供品被狗吃了嗎?」又問:「如今在西藏沒有人比您的成就更高嗎?」鄔金巴答道:「我沒有那麼高傲。」巴喜說:「那麼,請您吟唱那首您在阿修羅洞中唱的證道歌。」原來,鄔金巴在阿修羅洞中曾經唱了一首證道歌,其中有「藏地無人成就比我高」一句。這時,鄔金巴的傲心徹底被打破。

於是噶瑪巴喜說:「鄔金巴,當您想要前往錫瑪隘口時,是我以菩提心把您召來這兒的,您知道嗎?」接著他在一個盤子裡盛滿青稞,以紅觀音三昧加持的馬鞭攪動青稞,然後把盤子放在鄔金巴的頭上為他灌頂,並以此將傳承傳給他。巴喜在三天中給予鄔金巴許多教法,還說:「將來會有一位戴黑寶冠的人從西部來。」這是預言他的化身轉世第三世噶瑪巴的到來。他把自己最精要的著作都交給鄔金巴保管,其中包括融合與破瓦的口訣,以及《三身指引》等,還有一頂黑冠,對他說: 「將來會出現一位必須把這些傳給他的人,到時請您交給他。您應該往南方去,會廣大利益眾生。我們很快會再相見的。」巴喜這時已年老,所以他的意思是鄔金巴會很快見到他的轉世。雖然他們二人這一生只相處了三天,但卻像父子相會一般。賢哲鄔金巴從此視噶瑪巴喜為根本上師,與尊者葛倉巴無二無別。

之後,有許多朝聖者從吉忠崗束摩來拜見法尊噶瑪巴喜,於是他給予他們開示和加持。那群人中有一個叫作登巴確寶的窮人,巴喜對他說:「請你等一下。」然後就給他衣服食物等等好東西,又說:「我需要借住你的房子。」巴喜的意思是他將會轉世為他的孩子,但是登巴不懂他的意思,還把這句話告訴其他人,大家都笑他說:「你自己都沒有地方住了,怎麼會有房子招待客人?」

羊年(1283,78歲)正月時,噶瑪巴喜見到密勒日巴尊者在巴莫寶唐的西部,以嘎巴拉飲用甘露,身上綻放光芒,對他說: 「將來你的事業會從這裡開始。」他把這個淨觀寫在書中。之後,巴喜一再對那些從崗束摩來的朝聖者說:「我已經去了崗束摩的前方。」從三月起,經常有聲音、光明、地動發生,也一直下著花雨,因此有弟子問他:「這些徵兆是好還是不好?」他答道:「你不知道嗎?菩薩誕生和圓寂時都會有這種徵兆。」暗示他將示寂。

噶瑪巴喜教示弟子們:「雖然無生而示現出生,雖然無住而示現住世,雖然無死而示現死亡,所以我的事業在過去、現在、未來都沒有止息。我示現最後的忠告,示現臨終的徵兆,將來也還會有種種不可思議的示現,因此我瑜伽士自生金剛噶瑪巴示寂的種種現象,也是沒有一定的。有誰能了解?」諸如此類的教示,以及後來開示的深廣教法,從馬年一直到他圓寂以前都不斷有,細節可見於長本傳記中。

巴喜對僧眾宣佈:「你們有話要說就說,有不對勁的地方就問。噶舉祖師們曾預言,尊者杜松虔巴的幾個主座被破壞後如果能修復,佛法就能長久住世,因此我服侍了這些主座,完成了尊者杜松虔巴的心願,這一生在世間的任務已經圓滿。太陽今晚西落後明天還會升起,同樣的,雖然我會在這兒消失一段時間,但由於我的事業力,我會如同鳥兒從空而下一般,很快轉世為一位和徒眾相應而且學識淵博 的化身。

之後,在水母羊年(128378歲)九月初三日,雖然噶瑪巴喜沒有示現任何病兆,但是體力衰弱,侍者請示他大眾是否能為他的健康修法,他答道: 「須彌山動搖時,不能以手杖撐起它。安靜禪修去吧!」又說:

乞丐此生過去時

天空會有徵兆現

留下遺體生舍利

中陰自覺自光明

法身無染平等住

德能加持他心故

利生無量從此生

已證無染法身故

死亡絲毫亦無懼

遷與所遷超緣境

是故法身無變遷

巴喜交代他的姪子攝政,說道:「我的化身還沒有來以前,請你以僧眾長老的身份,作寺院的總管,管理僧眾。我離去後七天內不要動我的遺體。」然後他收攝化身,安住法界而圓寂。

七天之中大眾向噶瑪巴喜的大體獻供,第八天他身上蓋的布掀起來後,他最好的弟子們有的看到紅色卍字中央有五方佛赫魯噶和眷屬眾跳著舞,有些看到寶塔,有些看到梵文字母,有些看到巴喜來說法,有些看到他騎著獅子往西方去,有勇父空行獻供。又有些看到他往兜率天去,有天人獻供,有些看到他融入大昭寺的釋迦牟尼佛,還有些看到他融入普唐的紅觀音像心中,有無數不同的景象。大家共同看到的是,從初三到二十四日,天空充滿彩虹、音樂、花雨,而且香味四溢沒有間斷。

初十日荼毗時,無量奇觀顯現,噶瑪巴喜的心臟、舌頭、眼睛沒有燒壞,骨頭上出現許多本尊形、種子字、法器、右旋海螺等,還有數不清的芥子般小的舍利。當天在拉薩的順昌,有人看到巴喜騎著白馬對一些朝聖者說法。在這同時,也有人看到他在堆龍山谷說法,還有一位查構文伯看到許多拿著樂器的天人繞行荼毗的煙,也有人看到荼毗的塔放出五色光等等,諸如此類不可思議奧妙現象,無量無數。

噶瑪巴喜有無數弟子,在各個傳記中提到的有,持有精義傳承的賢哲金巴、鐵轉輪聖王[9]蒙哥汗、瑜伽士耶喜旺丘、侍者仁千寶、白帽成就者、黃帽、紅帽、氂牛頭成就者、虎頭、豹頭、天湖布衣士、浙沃磐石布衣士、阿底永殿查、都夏加強丘、葉涅南陀巴和他兒子雄努普、年瑞給敦弸、堅阿大修巴、蔣洋洛僧、巴喜的姪子、阿旺耶喜、因明班智達、最拉多傑查、巴贊令巴、肯耶喜甲曾、孔雀布衣士強增、雄努仁千、嘉華耶喜菩薩、亞如布衣士、扎西差巴等。

以上是大成就者噶瑪巴喜的略傳,他的甚深廣大三世傳記可見於廣傳中。有一本傳記特別是有關他的牙齒舍利,其中記載齒舍利的不可思議利生事業。他還撰寫了浩瀚的注疏,以金剛乘秘密精深了義的觀點解釋佛教各乘的教法,和非佛教的各派哲學。據說巴喜的全部著作,是甘珠爾大藏經的二倍,約有二百多本,而且在每一本著作中都敘述撰寫的因緣和相關的記事,因此在他的著作中可以找到更多有關他的傳記。他的著述到近代只存有六本,其餘的很明顯地都被勇父、空行、天人、龍、夜叉等請到他們的住處了,就像釋迦佛的教法一樣,因此真是不可思議。



[1] 譯者不太確定此譯句是否正確。藏文是erkao,係中文譯為藏文的音。

[2] 根據歷史記載,蒙哥汗係於土羊年(1259)駕崩,當時噶瑪巴喜53歲。

[3] 根據歷史記載,忽必烈是在鐵猴年(1260)稱帝的。

[4] 一弓為雙臂向左右伸展的寬度。

[5] 藏文譯音,不確定中文為何。

[6] 由於第三世噶瑪巴也稱為昆謙攘炯多傑,因此後世對這二位噶瑪巴的著作曾經有些混淆。

[7] 藏文譯音,不確定中文為何。

[8] 堪布卡塔仁波切附帶說,其實二個飛檐都到了西藏,一個在楚布寺,另一個由楚布寺保存在公波。

[9] 轉輪聖王可分金、銀、銅、鐵。

 

第一世大寶法王 杜松虔巴 回目录 第三世大寶法王 讓炯多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