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 KKR Loving
Kindness & Compassio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Light Graphics

第三世噶瑪巴攘炯多傑(12841339)

 

以下是遍知者法尊攘炯多傑的略傳。攘炯多傑誕生在吉忠地區覺沃帕巴瓦諦佛像的南方,一個名為崗束摩多連碟的地方,父親名為登巴確寶,他是噶瑪巴喜曾暗示為來世父親的,母親名為覺嫫央珍。母親懷胎時,日夜都感到前所未有的喜悅,而且有許多淨觀。那時候他父母去頂日朗闊地區,在他的姨母家住下來。木猴年(1284)正月初八日,他在房子的上面誕生,母親安然無恙。生下後他馬上坐起來,用手擦擦臉,看著月亮說:「啊,這是初八的月亮。」姨母焦慮地說:「一生下來就會說話,真是有鬼,咱們除掉他吧。」他的父母說:「怎麼可能做這種事?」他了解到末法眾生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因此雖然能說能站,從此並沒有表現出來。

由於攘炯多傑在無量劫中以忍辱和慈心積聚了無以倫比的福德智慧資糧,任何人看到這個小孩都很驚嘆,揉揉眼睛說:「哎呀!我是在做夢嗎?」因此他從小就有許多人來供養,名聲也很大。三歲時他拿著一塊黑色毛布說: 「請用這塊布為我做一頂像這樣的帽子。」之後他就開始戴著小黑帽,坐在石頭座上對著許多小孩開示《三身指引》。後來他曾說:「當時我還記得這本前世著作的內容。」那時他開示:

種種遊戲諸般所顯像
猶如幻化空閣彩虹般
吾已證得顯像無實空
汝諸幼兒未證甚可憫

這是他第一次說的偈頌。他第一次示現他心通是當他母親因為遺失了一匹綢緞而憂心時,他知道母親的心,因此對她說:「如果妳對綢緞這麼忠心,我在楚布寺有一個大木箱,裡面有很多綢緞,可以給您。」有一次他父親看到一群綿羊而起了貪心,他心知父親的慾望,就對他說:「我在藏東有比這些更多的馬,可以給您。」父親問他:「你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他答道:「因為我是噶瑪巴仁波切。」父親這時想起過去噶瑪巴喜曾說要借住他的房子,還贈他許多東西的事,一時流下了眼淚,向兒子行接足禮。從此以後父母都虔敬地奉他為大成就者噶瑪巴喜的轉世,但是保密沒有讓別人知道。

因為攘炯多傑的家很貧窮,有一天他父親想要出去討一些食物,於是他對父親說:「那麼我們就往那個村莊去吧。」結果有很多人給他們食物,父親高興之下就喝醉了酒,向大家宣稱:「珍貴的噶瑪巴已經轉世了。」大眾聽了都聚集起來供養攘炯多傑,並請求他加持。

當時有一位名為色康巴的聖賢大菩薩請問攘炯多傑前生和此生之間的轉世情形,於是攘炯多傑敘述道:「大成就者噶瑪巴喜示寂後,立刻坐在寶座上,由大梵天王、帝釋、四大天王等許多天人隨侍,以歌唱舞蹈、寶幢、尊勝旗、音樂等供養,護送他到兜率天。在兜率天有非常大的歡悅享受,但是他忍不住對眾生的慈悲,因此又回到人間,見到徒眾們正在虔敬地供養祈請荼毗後留下來的舍利。在堆龍山谷的另一邊,他看到一對老夫妻正在哭泣,他們中間躺著剛死不久的五六歲兒子的屍體。於是他把自己的意識遷入屍體,使小孩活過來,想要以他的身體來利益眾生。可是當小孩張開眼睛看著他的父母時,他們嚇壞了,說:『死人眼睛張開看活人是很壞的徵兆。』於是拿一把灰撒在小孩的眼睛上,並且用針刺眼睛。當時噶瑪巴心想:『五官殘缺的身體是不能用來利益眾生的。』因此把意識遷出小孩的身體,說道:

嗟乎嗟乎此等眾生福極薄
行徑偏邪歸正方便無少分
釋尊心意慈悲鐵勾亦遠捨
此時此刻余亦暫且留不得

於是他安住在大光明中。那時空行母、五尊長壽母、十二位甸瑪等都來請求他利益眾生,說:

悲心總持請勿住涅槃
請以慈心受持淨人身
請持佛陀法教尊勝幢
請為苦惱眾生之父母

又說:

六道眾生甚可憫
輪迴之中甚煩惱
此為利益有情時
六道各各有其苦
稍一思及眼淚流
吾等甚至無可忍
慈愛如您何可忍
故而來此申祈請

她們這麼請求時,噶瑪巴認為只是幻覺,所以放下對它的執著,仍然安住光明中,答道:

雖欲生為珍貴暇滿人
卻無清淨無惑之父母
此時持佛法教亦甚難
余雖持有慈心如母親
少能具有福報為余徒
彌勒出世余乃應所請

又說:

我執意念比石硬
我慢高山比天高
即或釘入聽聞釘
或拋禪修之礌石
彼之堅硬亦不裂
六道請自多保重
護法請隨您自便

說完後,天人與龍等都頂禮再次請求:

菩薩化身您請聽
天人尚有下墮苦
修羅則有爭戰苦
人類不免生死苦
畜生總有愚癡苦
餓鬼饑餓乾渴苦
地獄寒冷火熱苦
思之豈不心肺抖
無可忍受之苦惱
極為悲慘呼號叫
何人可堪能忍睹
佛陀法教誰能持
六道父母誰能為

他們還作了其他祈請,於是他答道:

暇滿人身無處得
具德上師得遇難
末法胎中遮障大
昔來記憶喪失易
利益有情實在難

他們又說:

暇滿人身有得處
芒玉扎西貢唐地
扎西玉瓊貴婦是

如此提供噶瑪巴轉世的父母後,他們都供養各自的生命精華,發誓助成他的事業,並恭誦吉祥文。他入胎後,經歷到母胎為水晶宮殿,虹光燦爛,雖然在胎中,仍然利益許多眾生。」攘炯多傑說了很多,這些色康巴菩薩都寫了下來,成為一本名為《中長傳記》的著作。一般迷惑的凡夫是因為見到未來的父母交合而入胎,但是菩薩入胎是因為願力,所以在胎中的經歷很不同。

攘炯多傑繼續有很多淨觀,他父親是修息法的行者,因此供養他息法的教授。當他去吉忠朝拜帕巴瓦諦觀音像時,親見這尊像就是觀音,並領受加持。

攘炯多傑五歲時想去見佛學和成就雙冠的鄔金巴仁千寶,當時鄔金巴在淨觀中看見上師噶瑪巴喜對他說:「你要知道,我明天會來。」第二天鄔金巴告訴他的徒眾們:「今天我上師噶瑪巴的化身會蒞臨,請大家好好歡迎他。」但是他想,還是需要考驗看看,因此擺設了一個比他自己的座位還高的法座,心想:「如果他不是我的上師,就不敢坐在這個高座上。」

僧眾迎接攘炯多傑進入寺院後,成就者鄔金巴為了試探他,就進入金剛手三昧,想要以此壓倒他,但是沒有成功。他逕自爬上高座坐了下來,並沒有向鄔金巴頂禮。鄔金巴問他:「您是誰?」他把手伸向天空,答道:「我是鼎鼎大名的噶瑪巴。」鄔金巴說:「那麼請您說說我們過去是怎麼相遇的。」於是他道來:

拉德的聖僧鄔金巴
那時來到我的面前
暢談印度的東西方
敘述菩提伽耶情形
談論他所知的聖法

又說了許多他們三天中在一起的情形,然後下法座說:「上一次我是上師,這一次請您照顧我。」於是向鄔金巴頂禮。鄔金巴說:「如果您是我的上師,一定會讀書,請您讀這個。」就把一本書遞給他。有些部分他嘩啦啦一下就讀過去,有些部分似乎無法連貫地讀,還有些部分混雜各種語言讀,鄔金巴笑道:「我從沒有聽過這麼好笑的讀法!」

鄔金巴問攘炯多傑何幾歲了,他回答後鄔金巴說:「我上師是羊年九月初三圓寂的,您是隔年猴年正月初八生的,中間只隔了五個月,所以您怎麼可能是我上師的轉世?」攘炯多傑答道:「我母親懷孕後四個月,我的意識才進入胎兒。我圓寂前就曾一再說:『我已經去了崗束摩的前方。』您沒有聽過嗎?」他的意思是,噶瑪巴喜圓寂前幾個月,就已經把自己一部份的智慧心放入來世的母親身中了。

鄔金巴再問攘炯多傑:「您還記得什麼?」他答道:「我在胎中時,可以沒有障礙地看見並聽見母親身外的事物。我曾聽到母親說:『這個胎兒沒有一刻是安靜不動的,一定是個女孩。』我父親卻說:『從我的夢境看來,應該是個男孩。』」鄔金巴說:「您該不會是說真的吧。」於是他們把攘炯多傑的父母請過來問,果真如他所說,因此大家都對他生起了信心。鄔金巴說道:「除了印度的釋迦佛和西藏的您以外,沒有一個人沒有隔陰之迷,在胎中完全沒有迷惑。」這段話相當著名,十七世大寶法王曾說,這就是為什麼攘炯多傑的畫像是坐在蓮花上,而不是法座上。

鄔金巴說:「我上師的秘密名是攘炯多傑,所以我為您取名攘炯多傑。」之後,他傳授居士戒和菩薩戒給攘炯多傑,並將黑冠和《三身指引》等交到他手上,說道:「這是您前一世交代我保管的。」鄔金巴還傳授他許多灌頂和法教。

攘炯多傑七歲時,綽普謝拉為堪布和大維那師為阿闍梨,共同傳授他沙彌戒,他開始學習戒律。當時,噶瑪巴喜的大成就弟子年瑞給敦弸住在楚布寺,觀音菩薩示現給他預言。鄔金巴在拉德傳授攘炯多傑灌頂,攘炯多傑親見他為勝樂金剛。當攘炯多傑到了卡曲隘口時,告訴鄔金巴許多未卜先知的事,例如他知道當地有很多壞人等著要傷害他們等等,鄔金巴請他保密。

攘炯多傑到了布扎時,因為二臂大黑袍瑪哈嘎拉和護法納達的請求,就去了楚布寺。由於轉世前他曾經將意識遷入一個已死的男孩身上,那男孩父母的家離楚布寺不遠,因此他找人把男孩的母親帶來寺中,送她一隻牛,並問她事情的經過。她並不知道小孩眼睛睜開是因為噶瑪巴的意識進入他的身中,因此只說她把灰土撒在小孩眼睛上,並沒有提到用針刺他眼睛的事。

攘炯多傑在楚布寺見了年瑞給敦弸,在淨觀中見到噶舉上師們圍繞著薩惹哈尊者。那時的聖人都相信他是噶瑪巴,但是有些福薄的人還是懷疑,因此他在一個乾燥的岩角上說道:「如果我是噶瑪巴喜,這裡就會生出水來。」水立刻流了出來。然後他又把一枝半燒焦的木棒插入地下說:「 如果我是噶瑪巴喜,這根棒子馬上就會長成樹。」木棒頃刻間就變成一棵樹。這就是很有名的成就水和成就樹的由來,到現在還在。[1]

他繼續在許多淨觀中見到上師本尊等。在馬年[2]有一次地震,當時他身內的脈結自然全部鬆開,他穩固地了知一切存有都不外乎是自心。由於東炯天女和吉祥天母的請求,他制下了新的寺規。有一次他親見薩惹哈,因而瞭解他的證道歌的意義。他從年瑞給敦弸接受了許多灌頂和法教,之後受比丘戒,由內甸伸努強丘任堪布,學者給敦仁千為事業阿闍梨,並且聽聞研讀了所有的戒律。

攘炯多傑學習了所有傳到藏地的教法和注疏,阿闍梨謝拉寶、嘉貢耶喜、阿闍梨夏加雄努、涅多瓦滾噶登住、阿闍梨慈誠仁千、阿闍梨雄努弸、阿闍梨嘉納西、喇嘛固瑪惹紮等,都曾為他的教授師。他對法教極為尊重,雖然是一位遍知者,仍然示現每一法教必從教師獲得,不自行創作。雖然任何法教他只要聽一遍,意義就完全了然於心,但還是非常精進地學習,不輕視或分別任何一法的大小。為了節省紙張,他寫字都用鐵筆寫在木板的沙上,僅僅是計算天文星象,就用壞了七枝鐵筆。他所接受過的法教名稱都列在他的一本著作中,其數目大得驚人。

有一位曹地的領袖噶德亡故,當地的人請攘炯多傑前去,在僧眾中主持喪禮。當時亞得班千(來自亞得的大班智達)去謁見他,但是沒有向他頂禮,而在幾天中觀察,只見他白天對極多在場的格西講授顯密教法,晚上則灌頂與講解法本,並給予加持。中間的空檔,還能毫不費力地利益弟子們,身語意都安祥寬鬆。如果有人請問法教上比較困難的問題,他會說問題並不難,答案就是如此這般等等,所說的回答都是以前沒有聽過的,足見他學識的淵博和成就的高深,非一般人可測,因此亞得班千終於向他足下磕頭,奉他為根本上師。

之後他到了噶瑪寺,在寺中時親見印度大學者比馬拉米扎(無垢友),淨觀中無垢友融入他的身中,從此他完全瞭解大圓滿的字義和意義,並撰寫了《噶瑪凝替(心要)》闡釋大圓滿的書。這段期間,薩迦的蔣揚仁千嘉曾來拜訪他,二人一起談論佛法。

有一次拉登附近發生山林火災,大家都不知所措,於是攘炯多傑以清淨意念宣稱:

往昔依止諸佛積福德
如今已得自在十地位
以此宣說實語真諦力
願此熊熊大火即熄滅

說完彈指一下,結果從煙火中下起了一陣雨,火就熄滅了。當時他看見度母顯現。

有八個嫉妒攘炯多傑的密咒士,在一個山洞裡修閻魔敵法,想要以詛咒害死他。當時他看見一位三頭六臂的大黑閻魔敵,念誦著自己的咒語,把那些密咒士的詛咒摧滅了,那個山洞塌了下來,裡面的人都死了。那些人雖然修的是閻魔敵法,但是閻魔敵反倒保護了攘炯多傑。除此之外,還有很多恐怖的神變,因此和那些密咒士同黨的人都害怕而來向他懺悔。

他到了卡哇噶波(白雪),寫了一個當地的指南,指出當地有哪些神聖的地點等,並且說:「這地方就是過去毗盧遮那被放逐的皎莫擦榮。」又去了崗柏內囊,地神多傑寶澤護送他。當時苟得發生戰亂,誰都平息不了,他看到戰爭是因為鬼神間的糾紛引起的,因此以三昧力將他們召來,令他們發誓,戰爭就自然停止了。

在達拉岡波時,他親見岡波巴大師,並洞悉自己將會以大手印的教法利益他人。之後到了紮日扎和其他聖地,又不斷有無數淨觀。水牛年(131330歲)咕汝雷哲藻(隆千巴的前世)在瑪爾巴的家鄉洛扎發現了蓮師岩藏的《空行凝替(心要)》,並將原文供養攘炯多傑。他在紮日扎住了三個月,並向蓮師祈請,因此親見蓮師,領受完整的灌頂和口傳。

回到楚布寺後,攘炯多傑以他的智慧見到星辰外在運行排列的軌則,和內在相對的規律,因而著作了《星象概論》。他把凝替教法傳授給六位大弟子,其中包括賢哲永登多傑寶,並囑咐他們:「你們要把這個法傳揚到藏中、臧區、藏東和中國。」有關攘炯多傑弘揚凝替的預言,十七部密續的根本《徹音》密續中曾記載,將來會有一位登地菩薩把這個教法傳到海邊。

攘炯多傑走訪了薩迦寺等,和許多學者一起談論佛法。當時,遍知者斗波巴還沒有弘揚他空見,但是攘炯多傑預言:「雖然他現在喜歡自空見,將來他會了悟到殊勝的見地。」當他到了卡若隘口時,對地方神哈沃康桑說:「明天不要讓天氣冷。」雖然當時是陰曆十二月,隔天天氣果真很溫暖。

木鼠年[3]132441歲)攘炯多傑受邀訪問貢柏,他知道當地有一個名為拿達的林地,上方有一座寺院,因此說:「我去。」有人告訴他:「那地方誰都沒辦法去。」結果他帶路領著一隊人到達了,大家對他的信心更增加。他在當地設立了一個關房,本來冬天極冷,由於他的加持,竟然不但水不結冰,還開了花,到現在還是如此。他如實看到外內他三者的實相,因此著作了有關的論述,並撰寫了《甚深內義》。

他看到一個名為皎的地方住有事業閻王,因此引領無量眾生出離惡道。在離聖地紮日扎不遠的剎這個地方,他建了一座寺院,當時有一位策瑪班千對他說:「我還沒有到紮日扎朝聖過。」他答道:「現在紮日扎被雪埋沒了,我沒有辦法帶你去,但是紮日扎的空行母會帶你去。」過了一會兒,一個女人唱著歌從雲霧彩虹中出現,攘炯多傑以手加持她,並給她一條保護的金剛結,對她說:「去吧。」她就消失在雲霧中了。

攘炯多傑每到一個地方都立下善法的條規,禁止獵殺野生動物等。在叟洽懸崖的岩石下面有一個大湖,因此他們一行必須繞山頂而過,那時恰好有一條大的沙石路可走,過了二、三天,他們發現走來的路不見了,變成一個湖,這時才知道原來走過來的路是上師變幻出來的,否則無路可走,因此大家都對他很敬信。

之後他到了藏中,在堆龍念普喝了泉水自然出來的藥水後說:「這裡面有三分之二是水。」當時有一位名為謝熱的學者不相信,因此攘炯多傑實際讓他看到真相,他終於相信並懺悔。像這樣,攘炯多傑用種種方便調服高傲的人,有時指出他們的傲慢心,有時讚歎他們,有時寫給他們有關過去的事或預言將發生的事,使他們都被折服而成為具器的弟子。

在這之後,攘炯多傑居中調和而平息了曹區和藏東之間的糾紛。然後他到了藏東,在梭河上造了一條鐵吊橋。在淨觀中文殊菩薩預言他三年後會需要去中國。他示現身內的氣脈明點都有了已經鬆開的徵兆,因此寫下了《瑜伽精要釋論》。他能如實了然龍樹書中的意義,因而寫了《讚法界釋輪》。由於他一再想起善財童子依止他上師的情形,所以撰寫了《普賢行願文》。他還著作了描述華嚴淨土的注疏。他在一個叫作堅的地方建了一座寺院,名為倫住殿。之後,元朝蒙古皇帝邀請他到中國。

元世祖薛禪皇帝忽必烈曾邀請噶瑪巴喜到中國,他在位三十五年。之後元成宗鐵穆爾在位十二年,武宗海山在位五年,仁宗普顏篤在位十二年,英宗碩德八剌(格堅汗)在位八年[4],天順帝阿剌吉八在位四十天,明宗和世在位僅一個月[5]。這些元朝皇帝都順序掌政後駕崩,到了土蛇年(1328)文宗圖帖睦爾即位,於鐵羊年(1331,攘炯多傑48歲)派遣更柏慈青等人帶著皇帝的詔書,到了藏中的貢柏邀請攘炯多傑到京城,他們在拱這個地方遇到從薩迦來的倉古拱滾噶嘉岑,就在那裡宣佈了詔書如下:

「依三寶加持尊榮大福,朕呈詔攘炯多傑。昔有預言,如來法教將北傳帝室,依此之力,先皇亦略證法義。其後薛禪皇帝依禮甚多上師善知,故佛法得弘於此,乃有目共睹。朕亦欲效力佛法,聞尊者博學德殊,諸多善妙,故遣更柏等攜詔書禮請宮中。倘藉口不至,則有輕忽善信誠意之過,且懷瑜伽士不欲棄鄉里之習氣種,壞平等利生之發心,有不念法教之罪,置有情苦難不顧之障,且有違聖旨,令朕心不悅,豈不害護法之人?為利朕與有情故請速至,蒞京定當聽尊意廣被教澤。羊年春三月十三御書大都。」詔書還附有蒙哥汗賜予噶瑪巴喜的金印。

元文宗

文宗皇帝還寫了一封諭書給薩迦等地的上師和長官,內容如下:

「皇上詔諭:朕遣使更柏等攜詔書禮請噶瑪巴,敕令滾噶嘉岑、德嘉峨篤文夏、耶喜寶滾噶多傑、強丘嘉岑等,至彼處助其速赴京城,倘慵懶失誤則有罪過。羊年三月御書。」

拱滾噶嘉岑答應協助法尊攘炯多傑赴京城,於是先上路,攘炯多傑則在到了盪地時,說道:「皇上會有障礙,我們見不到面了。」因此在楚布寺過冬。一般來說,噶瑪巴到中國的一行人,需要從民間支援一千個人畜的差役,但是攘炯多傑覺得太勞民了,所以帶了自己的牛馬,在水猴年(133249歲)二月初一從楚布寺出發。到了藏東時,皇帝的二位欽差拉紮哈策文和桑巴歐又呈給他一封詔書:

「皇上詔諭呈善知識攘炯多傑:朕遣使更柏致尊者詔書,聞尊者不違諭,將蒞京城,故復遣拉紮哈策文、桑巴歐傳詔,勿留杏昆,二月二十前應蒞宮中。猴年正月初二御書大都。」

元文宗另外還寫了諭令給攘炯多傑一路上經過地方的官吏:「皇上詔諭:聞噶瑪巴喜[6]以其馬匹赴京,諸長官應供草料諸物,以大上師承事之。」因此從藏東起,攘炯多傑在赴京城大都(今北京)的一路上都受到迎接和熱烈招待,也無礙地廣大利益眾生。

攘炯多傑知悉文宗於當年八月十二日駕崩(年僅二十九),於是修法清淨皇帝的蓋障。十一月十八日抵達皇宮,受到豐盛的迎接款待,寧宗懿璘質班[7]和大臣都恭敬承事。攘炯多傑為皇帝和皇太后灌頂,但是他知道寧宗也將會有障礙,因此告知了大臣。大帝師滾噶嘉岑禮請他,並請他坐比自己高的位子。之後寧宗駕崩(年僅七歲,在位僅四十三天),攘炯多傑為他作清淨蓋障的法事。

元寧宗

寧宗的長兄妥懽帖睦爾(13201370)當時被放逐在中國廣西靜江(今桂林),朝廷的占卜師們說,如果他在六個月後即位皇帝,功勳將會等同薛禪皇帝忽必烈。法尊攘炯多傑也有相同的預言。因此,妥懽帖睦爾在雞年(1333)從靜江到皇宮,迎接的大眾成千成萬,擠得水泄不通,無路可開。但是慈悲總集的攘炯多傑,戴著黑冠,用調子唱誦著翁嘛尼貝美吽來到,大眾都讓開一條路。妥懽帖睦爾在一個大帳篷中很恭敬地迎接,向他行接足禮。

在佛法上,皇帝、后妃、大臣眾都接受攘炯多傑的灌頂和教法,在世間法上,他們也請教他的建議,因此把佛法和世間法的希望都寄託在法他身上,供養服侍極盛大而不可勝言。朝廷裡有些大臣不和,但是聽了他的忠告後就和解了。同年六月八日,妥懽帖睦爾在大明殿登基為順帝,攘炯多傑在大典中念誦吉祥文。在京城居住的期間,攘炯多傑負起了全國安康的責任,並派侍者查巴增株把所收到的供養帶到西藏。皇帝和他二人有許多次在皇宮中討論佛法和世間的事。

木狗年(133451歲)觀音菩薩給他預言,因此他請順帝允許他回藏地,皇上答應了,並說:「您可以回去一段時間,但是二年以後請再來。」攘炯多傑應允了。順帝賜國師的名號和水晶印給大沙門曹巴司徒,並把楚布寺及人神的一切都交代給噶瑪巴,還為了藏地的安和利樂寫了三封詔書,又供養了印刷丹珠爾大藏經的用費等,賜下了大批供養,二人之間建立了很好的關係。

元順帝

帶著順帝對他利生廣大與法體安康的祝福,以及賦予他的權責,攘炯多傑啟程返藏,一路上建立寺院、釋放囚犯、平息戰事、灌頂法施等,利生無量。木豬年(133552歲)八月到了欓,西藏的上師首長都來迎接他,當時他宣佈了皇上的三封詔書。雖然他受到皇帝賜予職權,仍然非常謙虛,大家都對他生起了信心。

攘炯多傑用順帝所賜的金錢印了一套一百六十本的甘珠爾,然後到了拉薩和桑耶等地,法施無量。這時,皇帝又先後遣使送了二封邀請的詔書,但是他仍然在桑耶的清普洞住了六個月,在這期間不斷見到蓮師等,並且發現了蓮師曾加持的長壽水。

火鼠年(133653歲)攘炯多傑收到皇上的第三封邀請的詔書,內容如下:

「依三寶加持,朕[8]呈詔法尊仁波切噶瑪巴尊前:年前師尊盡善澤被朕等已,慈悲應允復速返,今二年矣。憶師之法教,由衷虔誠敬信,故遣使攜詔書迎請,然至今未聞何時返京。今更遣格西鄧仁等持詔書禮請,為奉效佛法且憶念朕等故祈速至。喇嘛千諾!倘未能如云速返,則失信徒之望,持法邪見者聞之亦將云,彼若食言,他人何能信。如此將損佛法。故詔書至已,惟盼念朕,為奉事法教利益有情速至。喇嘛千諾!詔書一併奉上袈裟一套、黃金一大錠、法器一組。鼠年正月初十御書大都。」

於是在西藏的上師長官恭敬侍奉下,攘炯多傑在鼠年八月又到了欓。雖然皇上諭令以等同大帝師的排場迎接他並為他送行,但是他除了欽差外,不要排場,因此整個藏地的長官和差役等都對他更生起了信心。

往中國的路上,攘炯多傑又接到順帝催他快去的詔書:「請速至。師尊遲早一日蒞臨皆關係重大。」牛年(133754歲)三月初一日他到了皇宮,迎接他的排場和對他的服侍比上一次更盛大,皇帝也親自從內宮出來迎接,向他恭敬頂禮供養。接下來的許多天中,他灌頂說法,並和皇帝、太師一起談論如何為佛法效力及促進國泰民安的方法。他贈與皇上從桑耶帶來的長壽水,皇上也供養他四錠黃金等諸多供養。

那一年夏天發生旱災,順帝請他祈雨,結果下了大雨。他在中國建立了一些噶舉寺院,並一再把所得的供養派人送到楚布寺及藏中、臧區的寺院。有一次他預知將會有地震,因此和宮廷中所有的人一起在宮外草原的帳篷過夜,得幸免於難。

由於中國和藏東的部分僧人行為不檢,因此一些不喜歡佛教的官僚摧毀了許多寺院,逼迫僧眾還俗,並飭令他們必須納稅或充軍。於是在皇宮的司法大殿[9]中,攘炯多傑坐在椅子上對著聚集的法師大臣們說:「諸位大臣和地方首長,你們召集了帝師和佛教僧侶來這裡,所以我們不得不來。你們的目的不是為了護持佛法,而是為了削弱毀滅它。我們不是因為家鄉缺乏衣食而到皇宮來請求布施,而是因為過去的皇帝像世祖薛禪皇帝等,邀請法師們來皇宮。皇上難道做錯了嗎?如果諸位大臣官長能負起皇上長壽和國家安康的責任,那麼請便。我們可以都回藏地去。」他說了很多教訓的話,大家怕了起來,就把寺院又都重建了。順帝下詔僧侶無論行為好壞都可以恢復自由,並且藏地的三大區,即藏中、臧區、藏東,乳穀稅減半三年。攘炯多傑也寫了一封支持詔書的信。

有一次順帝問攘炯多傑:「我的其他上師都有自己的功德主,而且各地都提供服務。您有沒有?」他答道:「我在貢柏有大約十萬戶。」皇帝說:「這樣的話,我會護持當地的官吏。」他婉謝道:「是因為我向觀音祈請,那地方的人才受我調教的,地方官紳並沒有能力調服他們。」

有一些不肖官吏大臣破壞祭天的習俗,使得攘炯多傑有些不悅,因此在虎年(133855歲)三月八日皇帝和大臣們聚集時說道:「我一介瑜伽士,有如空中的雲,去向不定。以皇上為主的諸君,如果你們想要成就法道,應該趕快完去完成。」大家以為他這麼說的意思是他想回西藏了,沒有明白他是在暗示將要圓寂了。

土兔年(133956歲)發生大旱災,大家都請求他降雨,果真下了一場大雨。有一次他他在溫泉沐浴,徒眾把他沐浴過的水拿來喝,由於水的加持力,許多人都生起殊勝覺受證悟和特殊徵兆。從那時起到他回皇宮前,不斷下花雨。他身邊的人問他這代表什麼意思,他答道:「有一位善知識想要示寂。」

回到皇宮後,攘炯多傑大施法雨甘露給皇帝、后妃、大臣們,令大家都很滿意。太師向他頂禮後祈請他不要入涅槃,但是他沒有答應。國師根丘仁千請示他:「法尊您圓寂後,會在什麼地方轉世?我祈願能生在您的尊前。」他答道:「我會把意念專注在藏地東部靠近貢柏的地方。您也可以專注在那兒。」弟子們請求他給予最後的教示,他說:「要精進修行佛法。至於藏地的弟子們,過去我在豬年和鼠年之間(13351336)已經給予他們開示了。我們師徒很快就會再見的。」

攘炯多傑五十六歲時,土兔年(1339)六月十四日午後,他繞行皇宮中的立體勝樂金剛壇城,之後恭敬合掌坐下來對在場的人說:「很多噶舉上師、本尊、勇父、空行都來了,你們應該作供養。」接著他自己修了勝樂金剛的自授灌頂和甘露手供,然後說:「把這甘露分給大家。」大家都嚐了甘露。他一面持誦勝樂根本咒,一面搖著手鼓,然後說:「瑜伽士我就要去其他佛土了,你們好好精進修持佛法!」說完就示現他的色身壇城融入法界。

圓寂後的第二天是十五月圓日,夜晚明月當空時,皇宮的守衛看到月亮上出現攘炯多傑的臉。他們稟報了皇上,消息傳了開來,皇上和宮裡的官吏等也大多見到了。順帝命令畫師把它畫下來,這幅唐卡就稱為「攘炯月面圖」,看到唐卡和親自見到攘炯多傑具有同等的加持。當時,在西藏的成就者查巴僧給(第一世夏瑪仁波切)也看到他在月亮上走來走去。還有大約二十位大禪修者,包括阿闍梨僧給,以及過去受他救命之恩的三個蒙古主僕,另有濃旭主僕等人,都各自看到他不同的示現。

攘炯多傑的大體保持了十四天,其間皇帝大事供養。最後一天荼毗時,所用的燃料是檀木和黑沈木,像佛陀和轉輪聖王圓寂後一樣,當時彩虹充滿天空,虹中還出現很多攘炯多傑的相貌,許多人都看到了。荼毗後留下的頭骨梵穴有勝樂金剛的像,雙眉中間有二個交錯的三角形生法宮,裡面有金剛亥母主眷的五個種子字,無名指上有觀音像,諸如此類的本尊像、種子字、法器等很多。燒出的五色舍利子 有無量無數,如芥子般大,這些舍利子在中國、蒙古、黨項都稱為最殊勝的供養所依。

攘炯多傑的弟子們對他有無比的信心,大家都接受他的教法。其中有一些弟子有自己的寺院,例如桑、內悟、恭三人,和確、得、肅三人等。其他大弟子包括: 第一世夏瑪仁波切查巴僧給、賢哲永登巴、鄔金巴的轉世、成就者桑仁、展穗根柏、瑜伽成就者根焦、焦瓦日徹瓦、瑜伽成就者坤雄、普柏切、二位大夫、丘恭巴、扣也比丘、瑜伽成就者庫又、瑜伽成就者剎具、瑜伽成就者哲候、瑜伽成就者浙沃、蒙古瑜伽成就者、紮和瑞二人、耶焦、拉普瓦、喇嘛達夏、瑜伽成就者汪桑、瑜伽成就者根耶、侍者給敦寶和耶焦、大席瑞巴、納苟仁炯、達波席內巴、瑜伽成就者拉瑞巴、臧巴促根、釋迦多傑、阿查確焦、聰本元焦、雄努弸、謝熱仁千、左千巴促洛、嘿魯噶巴、東登雄努、多傑仁千、峽陸達瑪巴、喇嘛達炯肯雜巴瓦、肯卓嫫、喇嘛謝登、焦塞坤蔣、阿闍梨蔣念、僧給焦曾、能巴瓦、緬隆巴、國師達瑪惹嘉、達納梭仁國師坤焦、大文國師、曹巴司徒大沙門、令沖巴、嘉登坤岑、內凌瓦釋迦根柏、亞得班千、堪布克尊等大學者和成就者,另外還和許多聖人結了法緣,例如達隆坤邦、坤千斗波、亞桑瓦、篤闊查僧、諾僧給等。

攘炯多傑在各地方的弟子,例如達波、貢柏、藏中、臧區、藏東等很多地區,都說上師曾經在他們所在的僻靜處住了三年、十二年等等,但是他一個人是不可能同時在那麼多地方住那麼久的,可見他有無量化身同時在各個地域,因此第八世大司徒仁波切確吉炯內曾說,噶瑪巴的身體不是一般人可相比的,他身體的示現是無量的。

以攘炯多傑的弟子中持有禪修傳承的人數來看,好像他一生都致力於教授禪修;以學問淵博的弟子人數來看,好像他一生都致力於講說佛學;以他曾經閉關過的地方數目來看,好像他一生都在閉關;以他所著作的注疏數目來看,好像他一生都花在寫作上,所以他的一生是超乎一般人所可想像的,因此也沒有人能說他就只有這麼多弟子,沒有更多。他曾預言,將來即使成為賢劫千佛中第六佛獅子吼佛,示現十二行誼,之後一直到第一千佛樓至佛,都還會不斷示現化身,甚至也會在文殊菩薩成為遍見佛時,在他的淨土示現化身。噶瑪巴也會有自己的淨土,等同遍見佛的淨土與眷屬。


[1] 這是指傳記作者勉東倉巴仁波切的時代,之後不清楚有沒有被破壞。

[2] 因不知是木馬年(1294)或火馬年(1316),所以他可能是11歲或23歲。

[3] 原文為木雞年,即1345年,但攘炯多傑於1339年圓寂,想必是將藏文的鼠誤植為雞,因二字在藏文很類似。

[4] 雖然噶瑪巴的傳記中說是八年,但是根據歷史記載,英宗只在位了五年(13201323)。

[5] 雖然噶瑪巴的傳記中說是一個月,但是根據歷史記載,明宗在位八個月。

[6] 攘炯多傑的頭銜是噶瑪巴喜。

[7] 原文作皇太子惹那失里,指的即是懿璘質班,當時已即皇位為寧宗。

[8] 原文似是中文的藏文拼音,英文拼音為:tai hor tai hu de kyi e ji,不知中文為何,不像是順帝的名字。

[9] 宮殿的名稱藏文原文作u mn dong,因係譯音,不知中文為何。


第二世大寶法王 噶瑪巴喜 回目录 第四世大寶法王 若佩多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