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 KKR Loving
Kindness & Compassio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Light Graphics


第四世噶瑪巴若貝多傑(13401383)

 

第四世噶瑪巴若貝多傑的略傳如下。攘炯多傑圓寂後,中國皇宮中的元順帝等多人都看到他的面孔出現在月亮上,凝視著這個贍部洲世界。剎那間他就到了兜率天,成為善生天仙,彌勒佛對他開示預言說:「不要放棄贍部洲,為了引領眾生,你還要回到那兒去。」當他正想著應該要利益贍部洲眾生的時候,馬頭明王等勇父空行眾就供養他甘露,他把甘露灑向各方作為加持,眼睛凝視著,然後就轉世在西藏的呢阿拉榮,離孫巴的十八南方大山谷不遠。父親名為梭南登柱,母親為增珠堅,外現一般凡人的樣態而生於鐵龍年(1340)三月八日,生下後立刻坐起來,開始念誦觀音菩薩的六字大明咒和梵文字母。父親因此起了疑心,但是母親說:「我在懷胎時曾夢見日月在我身體裡面,也夢見日月在我的兩肩上作為裝飾,還夢過在大河上造橋等等。有時候我的身體會不由自主地跳動,還有很多奇妙的事都發生過,所以你不需要懷疑。」臍帶剪斷時,整個地區充滿香味。

三歲時他對母親說:「我是噶瑪巴喜。因為我在贍部洲有很多弟子,所以又來了。妳看!我現在要做無死瑜伽拳法。」然後就做起拳法來,又說:「我在妳肚子裡的時候,就是這麼做拳法的,所以妳才會不由自主地跳動和喘氣。還有,我需要去秀卡查山上的樹林去看看,那兒有一個閻王洞,下面有一個地獄銅鍋,我必須去救拔那許多眾生。這些事請你暫時還不要告訴父親。」母親就問他:「如果你是噶瑪巴喜,那麼你難道不也是攘炯多傑嗎?」他答道:「他們二人是一體的。只要見到我的人,都不會墮入惡道。將來我還會遠到中國的皇宮去,因為我有數不清的弟子需要調服。」

有一次他母親的眼睛生了角膜潰瘍,因此痛苦呻吟,他對母親說:「不要擔心,妳不會瞎眼的。妳是智慧空行母,還能忍受卑劣的身體,我在胎裡時妳給我好地方住,所以妳是相當不錯了。將來會有很多人來向妳頂禮,因為從鼠年(13489歲)開始我會有很多弟子。」

有一天若貝多傑說:「我必須去達拉岡波,那是我在藏地的中間主座,那兒有很多噶舉僧眾。」於是他就去了。在岡波寺院的大殿裡,他對父親說:「你看見他們了嗎?」父親答:「沒有看見。你在說什麼?」他說:「無量勇父空行圍繞著噶舉祖師們。」

有一次在巴囊他父親背著他過一條河時,他說:「我們今天是不是要去一個會被打一頓的地方?」父親說:「用灰塞你的嘴巴!」意思是叫他不要說不吉祥的話。當地有一個止貢噶舉寺院,附近村落的首長和一群人在一起,其中有一個瑜伽咒士卜了掛,說:「不會有敵人來的。」結果隔天清晨敵人來了,把很多人打了一頓,還搶了他們的馱畜和許多其他東西。首長於是說:「那個小孩說的話還真準。」就給了他一些肉。

類似這個的故事也曾發生在十七世噶瑪巴鄔金欽列身上。當法王二、三歲時,有一天忽然說:「啊!今天父親會發生車禍。」他姊姊對他說:「用灰塞你的嘴巴!」他就回答:「不要用灰塞我的嘴巴,用糌粑來塞。」過一會兒他又說:「哦,他沒事了。」那天晚上他父親回家後說,他發生了車禍,但是沒有受傷。

若貝多傑五歲時去了納普,當地的人正聚集在一起做攘炯多傑圓寂紀念供養會,他說道:「他們在供養我,但是卻沒有給我一點東西。」其中有一個人對他說:「如果你是噶瑪巴,喇嘛昆噶蔣巴什麼時候會來這裡?」他回答:「我沒有看到昆噶蔣巴會來的跡象,只看到一個袋子裡有骨頭。」他們對他起了不恭敬心,就說:「如果你是攘炯多傑,這個就不會傷害你。」於是把他丟到一隻熊的嘴裡,但是那隻熊只是舔了舔他的腳。

十六世噶瑪巴攘炯日貝多傑也經歷過類似的事。當他還沒有被認證為噶瑪巴時,去八邦寺接受大司徒仁波切的心密藏灌頂。那時他對一些出家眾說他們有這個缺點,那個過失等等,其實都是由他無限的神通力而知道的。但是因為他還沒有被認證,有些僧眾聽了不高興就打了他。後來他被認證為噶瑪巴以後,那些僧人特別去向他懺悔過去因為不知道他就是噶瑪巴而打他。

在納普時,有一天若貝多傑說:「這裡有一個湖是過去蓮花生大士禪修的地方,在一個岩石上有他留下的腳印,我們去那兒住三天。」到了湖以後,他找到有腳印的岩石給其他的人看,並說:「我也能像這樣留腳印,但是現在時候還沒到。」

之後他去了查松,當地有一個叫作噶達的人對他說:「如果你是噶瑪巴,你認得出我家房子的門嗎?」他說:「認得出來。」於是逕自走到那人的家門,並且進了屋子去,沒有人為他指路。那人生了很大的信心,恭敬服侍他並供養他一隻馬。據說那是他一生第一次受供養。那地方有一個病人,看病吃藥用盡各種方法都好不起來,若貝多傑加持了他以後說:「你的病二十一天以後就會好的。」後來果真如此。

有一次他父親和叔伯一起回老家,過了很多天都沒有回來,無論問誰都說不知道他們在哪兒,因此母親和姊妹都非常擔憂。他就說:「不需要擔憂,他們四天以後就會回來的。」果真他們四天後就回來了。

許多病人經過他的加持就痊癒了,因此大家都很訝異。有一位瑜伽成就者耶焦和弟子們去見他,請他去納普(他被丟進熊口的地方),他婉拒道:「這次我不去,但是將來我去的時候,會有一批馬隊和拿著旗幡吹著海螺的人迎接我。」後來果真如此。

六歲時他到了查企寺,對著寺院中的攘炯多傑像合掌說:「哥哥,你好嗎?」頂禮了其他聖像後說:「我以頂禮恭敬為供養。」因為他沒有東西可以作供養。然後他對前一世的弟子卓根說:「你有我的帽子和腳印,拿來給我。」雖然卓根說沒有,但是他還是很堅持,所以卓根就拿了阿底峽尊者的腳印給他,但是若貝多傑說:「不是這個。拿我的來。」卓根只好把攘炯多傑的帽子和腳印給他,他很高興。第二天他對卓根說:「你知道我是誰嗎?」卓根說不知道。於是他說道:「我是杜松虔巴,我是噶瑪巴喜,去中國調服蒙古人的也是我。我還有很多人要調服。在雲彩中示現形象的也是我。我的上師是空性,你們的上師是我。我有三位化身,一位在洛卓仁千菩薩的跟前,一位在東方現喜淨土,來這個贍部洲的是我。」還說了一些其他的話。卓根接著請求他:「如果是這樣,請您告訴我們您的故事。」他就說了上面提到的二世之間轉世的故事。

有一個人端詳凝視著若貝多傑,因此他說:

看吧看吧看著我
此回見則具意義
盲者之光我示現
佛法沒落重振現
六字大明太陽現

第二句「見則具意義」的藏文是通瓦敦殿,是第三世噶瑪巴比較長的名字的一部份,後來成為第六世噶瑪巴的名字。第三句的意思是,他的示現使盲目的大眾見到光明,第四句是指他的示現將重振沒落的佛法,第五句是說諸佛的聲音就是六字大明咒嗡瑪尼貝美吽,而他的示現就如同這個咒的太陽。

若貝多傑對一個密咒士說:「你記不記得曾經供養我一個裝有奶油的銅鍋?」咒士稍微想了一下說:「我不記得供養過你,但是我曾經在這裡下去的日月草原供養過法尊攘炯多傑。」若貝多傑說道:「是啊,我就是這個意思。」密咒士對他生起了信心。

若貝多傑到了施主根柏的家,講了許多預言,然後說:「請你供養我一件衣服。」施主說:「我明年再供養您。」但是他說:「明年會有很多人來供養我。」於是施主供養了他一件毛外套。七歲時有人請他去果常,他父親和叔父說不去,他就說:「我們可以去。有人會供養很多馬。」結果真如他所料。

有一次他拿花瓣貼在下巴上,像是山羊鬍,然後說:「噶瑪巴喜有像這樣的鬍子。」又有一次他對瑟伯倫住說:「你有我的一頂黑帽,請拿來給我。」瑟伯說他沒有。若貝多傑堅持道:「你有的。請拿來。」瑟伯只好把帽子拿出來給他。原來過去攘炯多傑曾經賜予瑟伯的父親一頂帽子作為加持,以感謝他供養的一百隻馬。若貝多傑對大家說:「這是尊貴薩惹哈的灌頂帽,大家起立向它頂禮。」然後他戴上帽子開始說法,大家都生起信心。從此他的名聲就傳揚開來了。

楚布寺的瑜伽成就者根焦和曹巴來拜見他,向他奉茶。當時楚布寺、巴佑構暢寺、納普寺、噶瑪寺等,各個寺院都來請他去,大家無法同意應該先去哪一個寺院,最後若貝多傑說:「我要先去巴佑構暢。」於是就去了構暢。有一天他坐在一堆火的前面,說道:「這像中國一樣熱。」有人問他:「您前一世涅槃後,您的臉是不是出現在月亮上?」他說:「由於我的慈悲和他們的信心,許多人都看到了。那時很多蒙古人都這麼做。」他就把帽子拿在左手,單腳跪在地上,擺出右手食指指著月亮的姿勢。然後坐回座位上說:「月亮上的人是我,獅子上的人也是我。」又問:「您為什麼以慈悲看著眾生,卻不住世而涅槃?」他答道:「雖然我有善念,但是末法眾生福德不夠。」

接著若貝多傑講了一些有關他涅槃以後去兜率天的事。大家供養了他上好的酒後問:「兜率天有沒有上好的酒?」他說:「沒有酒,但是有天人甘露。」這時他們提問的膽子更大了一點,就進一步問道:「聽說黑色的天人甘露是最好的,是嗎?」他答道:「我沒有看過黑甘露。天人甘露是白色像牛奶一樣,具有各種殊勝的味道。」又問:「兜率天應該有像寶幢等供養的用具,像我們用的一樣吧?」他說:「人間所享受的東西在兜率天看來都不算什麼。例如兜率天的花,每一朵都有氂牛皮張開來那麼大,所以兜率天的一切都是不可思議的。」

他們又問:「兜率天一定沒有像人間的雅恰藏布一樣的大河,或者類似貢柏桑或大丘康一樣豪華的宮殿,所以應該也沒有像那塊長石頭那麼好的石頭。」上師答:「兜率天的水都是甘露,不像人間的雅恰藏布河。兜率天的土石和這裡的不一樣,都是各種珍寶構成的。薄伽梵怙主彌勒佛的宮殿和洛卓仁千菩薩的宮殿,或是三十三天的聖王宮殿等等天人的宮殿,都是各種珍寶做成的,人間的房子不算什麼。」再問:「兜率天有沒有很好的棕馬?」他終於說:「有句話說,老和尚要是沒時間修行,那就就不對了。你們好好想一想。」

之後,瑜伽成就者根焦[1]供養他許多灌頂和法教。有一次當永殿仁千供養他青稞酒時,他說:「你們聽著。我的父親是怙主彌勒佛,為了利益眾生我來了。我的寂靜相是杜松虔巴,我的忿怒相是噶瑪巴喜。」

有人問他:「為了您的健康,我們應該做什麼法事?」他答道:「現在薄伽梵怙主彌勒佛、觀音菩薩、阿彌陀佛、蓮花生大士都在為我的健康做法事,你們也可以為我祈禱修法。」

若貝多傑在無量的淨觀中親見觀音、文殊、勢至、馬頭明王、蓮師等。有一次他說:「我是噶瑪巴喜所預言的人,所以你們應當要好好修行,對有黑寶冠的這位具有虔敬心。」還有一次他用食指指著自己的頭說:「不要忘記我。」然後又用食指指著右眼說:「無論如何,不要忘了我,要對我有信心和虔心。」

那一年夏天發生了嚴重的旱災,當地的人請了許多喇嘛祈雨,但還是沒有下雨,因此拱霖阿闍梨和當地的人請若貝多傑祈雨。於是他說:「我們來念誦七支祈請文。」大家念完後,他說:「如果我是噶瑪巴喜,願三天內下大雨。如果我不是,願一滴雨都不下。」結果下了大雨。

在一次薈供中,仁千增朱請若貝多傑唱誦一首有關見地、禪修、行止的道歌,於是他唱道:

漫遊僻靜隱居處
見地貴於離八邊
禪修貴於無變遷
行止貴於轉道用

若貝多傑十歲時問阿闍梨古依恭巴:「瑜伽成就者查巴僧給[2]圓寂了嗎?」問了好幾次,因此阿闍梨說:「請不要這麼問。查巴僧給的身體很健康。」但是若貝多傑說:「他的身體好不好我不知道,可是從淨觀中的跡象看來,他應該已經圓寂了吧。」查巴僧給果真就是那時候在內囊圓寂的。

仁千增朱邀請他去,但是他沒有答應,仁千因此哭了。他就說:

莫泣諦觀汝自心
顏色形狀皆無實
形形色色無量顯
無真無假寬鬆住

桑桑內凌巴寫信給攘炯多傑,請他給予開示,他回覆如下:

若證輪涅不二即為見
若證顯空雙融即為修
若證顯皆法界即為行
若證自心是佛即為果

瑜伽成就者耶焦[3]和洛卓格西等人請他開示了義,他說了一個偈頌,其中有:「此一始初平常識,應知其即為法身」二句。他們又請他開示根、道、果和見、修、行,他就以金剛偈頌回答,所說的字句甚至連學者們也很難想像。

之後他從瑜伽成就者耶焦受居士戒,並聽了很多法。喇嘛謝熱、阿闍梨洛卓僧給、阿闍梨登能等,也傳給他極多法教,包括整套甘珠爾大藏經。有一次喇嘛根焦問他:「有沒有可能以遊戲得到成就?」他以偈頌答道:

雖無禪修大手印
仍住顯現離諸邊
雖無禪修拙火法
仍住顯現大樂心

以上只是偈頌的前面一小部分,這個偈頌包括七個「住」和八個「來」。他在無數的淨觀中見到上師、本尊、護法眾,由於已經證得一切甚深法義,因此自然誦出了無數的金剛偈頌。

若貝多傑十三歲時,楚布寺迎請他去,前往寺院的一路上他利生無量。有一位喇嘛克柱呈給他一封有關佛法上問題的信,說:「請您給予回答。」但是他一句話都不說。喇嘛頂禮了以後,一再請求,因此他答道:「我以前在雷江唐已經回答過你的問題了。」他的意思是前一世已經回答過同樣的問題了。喇嘛聽了以後疑慮頓消,生起前所未有的信心,流著淚向他行接足禮。

那時達依已經做藏中和臧區的統領四年了,蔣焦司徒對若貝多傑十分禮遇。若貝多傑去拉薩朝拜大昭寺的釋迦佛像時,現起無量淨觀。在貢唐時老和尚給炯千伯請他去,見了他以後老和尚說:「如今我這老人即使死了也沒有遺憾。」他去內囊的時候,金剛亥母和眷屬來迎接。到了楚布寺以後,見到無數噶舉上師和佛菩薩,了悟了諸法如幻。堪布登柱寶仁波切和阿闍梨梭南彭授予他沙彌戒,出家名為寶確吉查巴(聖法稱),二人也傳給了他包括戒律的許多教法。

淨觀中若貝多傑一再看到極樂淨土,於是唱誦了有關的偈頌。有一次他夢見許多印度的瑜伽咒師,就把自己變成護法,用鉞刀砍下他們的頭,頭落下時還發出聲音。當時他住的地方有瘟疫,但自從他做了這個夢以後,瘟疫就消失了。

他對喇嘛塔焦說:「我觀看了修行人禪修時在做什麼,你禪修時是這樣的。」然後他就詳細描述了塔焦禪修時的情況,又說了很多其他人禪修時的實際情況。又有一次他在夢中去了極樂淨土,長壽佛拿著寶瓶為他灌頂。

嘉華永登巴是一位學者和大成就者,他有能力用禿鷹的羽毛把水壺切成兩半,而水不流出來,神通力和蓮師不相上下。他邀請若貝多傑去彭柏日沃切,若貝多傑答應了。許多天中若貝多傑親見無數寂靜和忿怒尊,像星星一樣多。永登巴請求他說:「我已經老了,但是想起您前世的恩德,還是從老遠來了,所以能不能請您說一說您過去幾世的歷史?」法尊答道:「我對杜松虔巴和攘炯多傑的記憶並不是非常清晰,但是卻很清楚地記得噶瑪巴喜的一生,他如何隨順調服中國蒙古,一直到海邊的眾多難馴弟子,如何懷柔而威懾他們。」嘉華永登巴聽了以後,流著淚抓住他的腳。後來永登巴傳授若貝多傑無數的教法。

一天晚上,若貝多傑變為一隻大鵬金翅鳥,飛到兜率內院去見彌勒佛。他看到彌勒佛的面前有一位叫作無垢的天子,就問他:「你是誰?」他答:「我是查巴僧給。」原來他是攘炯多傑的弟子。於是若貝多傑再問他:「你是幾地菩薩?」他說:「我是初地菩薩。」

若貝多傑也到鄔金淨土、普陀山、極樂淨土等去聽法,見到淨土的諸般奧妙。他也常看到許多過去印度的大成就者和噶舉祖師,並聆聽他們的法教,諸如此類不可勝舉。有一次他到了彌勒佛的尊前,彌勒佛對他說:「從贍部洲生到這裡的人都是從珍貴的蓮花中神奇化生的。」於是他心想,一定要看看這樣的蓮花是什麼樣子。才這麼一想,就有一朵彩色的珍貴蓮花出現在他面前,因此後來他對弟子們說,如果要往生淨土,發願是很重要的。

有一天若貝多傑問喇嘛塔焦:「你怎麼看當下的顯像?」喇嘛回答:「當我心繫禪修時,顯像如夢如幻如本尊,但是當正念沒有提起的時候,顯像就是平常的樣子了。您是怎麼看顯像的呢?」他答道:「對我來說,任何時候顯像都像水中的月影,明空而無執,唯是清淨智慧輪。」接著又說:「有些人認為我住在一個地方不動比較好,但是我必須到每一個地方去,因為任何人無論是看到我或聽到我的聲音,將來我必定帶領他們往生兜率天或極樂淨土,這是毫無可疑的。」

若貝多傑能自由掌握夢境,因此他把想看的書都打開放在床邊,在夢中讀這些書,醒來以後書的內容就都記得了。他也能在夢中到許多佛土,例如五方佛淨土等等,而且在每一剎那中能同時有無量淨觀。這是聖人大菩薩的境界,傳記僅能描述其中的極小部分例子。若貝多傑自己曾說:「起初我只能有十個化身到十方,每一個化身只能接受十尊佛的教法。剛開始這麼練習時還是有困難的,後來繼續努力,很快就熟習了,現在我可以毫無困難地現無量化身到十方,每一個化身能接受無量佛的教法。總之,無論在夢中變幻和現化身,或是醒著時因為對如幻極熟悉而示現變幻,這兩種是沒有差別的。」他對一切學問的知識領域是非常廣闊的,他曾說他知道六十種不同語言的字母,而大部分的知識都是在睡夢中獲得的。

有一些人從藏區中部到了中國朝廷,因此元順帝和大臣們,包括曹巴司徒在內,就詢問他們有關攘炯多傑的轉世。聽了他們的敘述後,都肯定若貝多傑就是他的轉世,皇帝和群臣因此合掌而流下淚來。

若貝多傑去藏北廣大利益眾生,然後在火雞年(135718歲),二位傳授他沙彌戒的法師再度傳給他比丘戒,與會有二十位比丘和雄努寶作為秘密教師。從此他不近酒肉,甚至週遭都不能有酒肉味,也不給他身邊的人酒肉吃,非常精進嚴謹地持守大乘戒、各別解脫戒和一般戒律。他身邊的人完全是有修行且有明覺解脫把握的比丘眾。

若貝多傑和尊榮的法師梭南焦岑見面,互相禮拜,結了法緣。之後,支囊派軍攻打究模隆,他去到當地後就威懾他們而平息了戰事。後來他去涅唐主持為中國皇帝祈福的法會,有數萬人參加。在三萬民眾之中,他居中間,右方為尊榮的法師梭南焦岑,左方為當地的統領席拓拔,當時他雖然還沒有去過中國,卻很清楚地看到中國的疆域、形狀、地形等,並描述給阿闍梨恭仁聽。後來恭仁到中國時,證實一切就如同他所說的。

中國元太祖成吉思汗以後的第十四代皇帝是順帝妥懽帖睦爾(13201370),太子是愛猷識理達臘(13401378),當時法皇菩薩父子派遣欽差送詔書邀請若貝多傑到宮中,詔書如下:

「依於與天齊壽威力大福德尊榮,皇帝致若貝多傑詔書,祈怙念以朕為首之弟子眾。聞尊者已於藏地轉世,今住楚布寺。憶尊者前世之功德事業,為利眾生故,朕遣丁久與根丘演臘等攜詔書迎請。祈念末法苦難眾生,蒞此以法露滿足具福弟子。為導歧途眾生入正道,祈捨家鄉,不顧艱難速至此。尊者深知釋迦佛為利他故,不畏艱苦遊歷各地利眾,故祈無護健康,無念學法,無執唯怙藏地,詔書欽差至已祈即意念朕,思及蒞此則能廣弘佛法,置群生於解脫道,故祈大阿闍梨若貝多傑知之,勿無視至誠之請,速至為禱。詔書一併供養黃金一錠、大銀三錠、九衣內外袈裟二套。猴年(1356)十月十一御書大都。願吉祥。」

若貝多傑接到詔書以後,在土狗年(1358)十九歲時受邀到拉薩貢唐,大眾熱誠接待。同年五月他準備從楚布寺向中國出發,中藏和臧區的大人物都來招待送行。他先到貢寺,以佛法滿足大家。他以比前一世更敏銳細密而著稱,當他知道同行的人在討論旅途的路線和如何服侍他時,就對他們說:「你們不必討論太多,跟著我後面走就可以了。」

一行人到了黑河時,因為下過大雨所以聽說無法過河,若貝多傑就說:「水會退的。」果真水就退了。後來他對大家說,因為當地的地方神感謝他說法開示,所以把水位降下了。

皇帝派來帶詔書給若貝多傑的欽差,一路護送他到京城,他們稟告道:「我們要徵詔馬匹來騎。」若貝多傑阻止他們說:「不要傷害眾生。你們不要騎徵詔來的馬。」於是賜給他們馱畜、坐騎、糧食等,一路上都可以無需徵詔用品,所以他們都很高興。

若貝多傑沿途所到之處都賜下法雨,而且勸誡大眾行善,例如給予禁殺的戒律,並鼓勵持誦十萬、千萬甚至億遍六字大明咒,而他所受到的回饋有百千萬倍,無量無數。只要見到他的人,都不會投生惡道,依個人的業力而定,甚至有很多人因此從輪迴中解脫。至於他自己的淨觀,更是不可勝數。

有一天,五位印度瑜伽士來供養他一尊聖者龍樹用菩提樹雕成的佛像,他就以這尊像作為供養的對境,四座修法中都對著它禮敬、供養、繞行。隨行的人都受到鼓舞而努力行善。據說那五位瑜伽士是護法的化身。

這時若貝多傑完全證悟了大圓滿的妥噶(頓超),並以偈頌敘述,首先的幾句是:

自心體性空明普妙賢
自始清淨廣大圓滿界
根基五光自明普遍在
五光明中平等自安住

那個時代從西藏到中國京城的路分北道和南道,北道比較好走,但是一路上人煙比較稀少,所以雖然大家請他走北道,他說走南道利生會比較廣大,因此取道南邊。當時順帝的帝師昆噶嘉曾已經在中國圓寂了,在那年(1358)的十二月二十五日若貝多傑到了瑪曲凌庫,大眾為他準備了一個法座,他就在法座上說法。說完法後,雖然法座移開了,但在法座原來的地方出現了一棵從來沒見過的花。花只有一個根,但是有一百枝莖,每一枝莖上開了一百朵花,每一朵花有一千個黃色的花瓣,花心紅色,花蕊黃色,大家都嘖嘖稱奇。於是舉惹登巴把這棵花的畫用木板雕刻後印製許多份,廣為流通利眾。

豬年(135920歲)二月若貝多傑到了嘉卡,當地的王子桑噶師利迎接他的蒞臨。當時蝗蟲危害,多到遮掩太陽,他就寫了一張命令蝗蟲離開的諭令,結果蝗害就消失了。一路上他平息了所有的爭端,釋放了所有的囚犯,甚至有一個地方在二十五年大小戰爭後,敵對的雙方都向他保證從此和平往來。像這樣,他使所到的各個地域都得到和平。旅途中他總共給了各地方二千錠黃金,七百隻馬,五百塊茶磚等,同時也一再收到皇帝遣使送來請他快到京城的信。

有一次他感冒了,就對使者說:「我要去睡覺,不要叫醒我。」醒來以後感冒就好了。使者問他是怎麼好的,他說:「我去了普陀山,喝了觀音菩薩給我的寶瓶水,就好了。」

鼠年(136021歲)十二月十八日他到了大都的皇宮,皇上和皇太子都對他無限地恭敬。他給予順帝和太子等人灌頂和教授,大家都很歡喜,特別又為太子講授密續和印度注疏。順帝下詔大赦天下,太子也下詔僧人可以免拜皇帝,因為他覺得官吏接受僧人的禮拜已經使得國家不安,因此詔書傳達到國內各地,甚至到了藏地,從此僧人不必向世間的官吏禮拜。

由於若貝多傑的大慈加持,所有的叛逆都平息了,瘟疫都消失了,而且五穀豐收,皇室和臣子們對他的信心因此更加深厚。順帝對他言聽計從,而太子的智慧和對佛法的了解無可匹敵,甚至可以使對經典注疏最有研究的人歡喜地刮目相看。

噶瑪巴在京城住了三年後,一再請皇帝和太子讓他回藏地,但是他們沒有答應,並且強烈地挽留,太子甚至流著淚說:「上師,無論如何您一定要慈悲攝受,留在這裡。」大臣們也頂禮下跪求道:「上師,過去九年中孟澤的穀物都沒有收成,一錠銀子只能買五斤穀子,但是自從上師來了以後,瘟疫停止了,皇太子喜獲皇子,叛逆也都平息了,如今一錠銀子可以買到八十斤穀子。皇上和太子都已經流淚懇求您留下,現在大家也都對著您這位能使五穀豐收一切吉祥的上師祈請,我們是這麼地懇切,您怎麼忍心回西藏?像過去的上師丘嘉帕巴和世祖忽必烈之間的關係一樣,為了弘揚珍貴的佛法和使全國安和樂利,您留下來豈不是更好?請您三思。」若貝多傑答道:「你們最好不要再開玩笑了。我根本不知道怎麼治理國家,我只不過是為皇上和太子向三寶祈求罷了,況且出家人最好不要對任何地方有執著。」他還說了一些話,臣子們都記錄下來了。由於君臣的慇勤請求,終於多留了一段時日,然後在馬年(136627歲)啟程回藏地。

回程的路上,他廣大利益法教和群生。上路二個月以後,從各地來拜見他的人成千成萬,還有老頭騎著駱駝來的,大多數非常虔誠,在他的面前七步就開始一步三拜,總共拜二十一拜。當時他每天除了固定的修持功課和用餐以外,日夜都以四攝法[4]加持大眾,滿眾人的願,但是每天來領受加持的人實在太多,所以最後規定每個人不能重複來求加持二次,終於在十天以後才加持完所有的群眾。

當時在蒙古北方大漠的大汗多次派人送了許多供養來邀請他去,但是他沒有去。後來他到了一個有很嚴重瘟疫的地方,阿闍梨古恭巴請示他說:「有沒有辦法呢?」他答道:「有辦法。你不要喊醒我。」於是就去睡覺。阿闍梨坐在他的前面看著他睡,忽然聽到屋頂上有聲音,好像有什麼東西掉下來。若貝多傑醒來後問道:「剛才我在睡覺的時候,屋頂上有沒有發生什麼事?」阿闍梨答說:「有。」噶瑪巴就解釋道:「引起瘟疫的妖魔忙得很,我就變成一隻大金翅鳥,用翅膀把這整個地方都蓋住,然後把妖魔都吃下去,再用智慧火燒化他們,最後下降到這個屋頂上。我只不過是用心來做幻化,但是卻能顯現為實體,豈不是很奇妙嗎?」就這樣平息了一場瘟疫。

有一天,妙音佛母給他充滿酸乳酪的寶瓶,他喝了以後,從此對《詩鏡》等此類注疏都能在心中融會貫通。還有一次,他到的地方流行天花(痘瘡),他也是化現為金翅鳥而平息了疫病。他供養拉薩大昭寺的釋迦牟尼佛(覺沃佛)一個用十一錠銀子打造的油燈,又用五錠金子為楚布大佛貼金,並且供養五個用三十一錠銀子打造的油燈。像這樣,一路上在藏中、臧區、藏東的許多寺院,他都派總管古恭巴阿闍梨代他去做無量供養,詳情可參考長本傳記。

到了安多的宗喀,若貝多傑傳授尊貴的洛桑查巴(宗喀吧大師)居士戒,法名昆噶寧波,並預言他會成為一位聖人。噶瑪巴在肅坤建立了一座寺院。有一次他又患了重感冒,像上一次一樣,又告訴阿闍梨古恭巴不要叫醒他,然後看起來好像是睡著了,醒來後就康復了。他告訴阿闍梨,這次也是去了普陀山病就好了,還說了很多夢中的經歷。

有一天,天空忽然充滿彩虹,還下了花雨,大家都看到許多奇異的現象,法尊若貝多傑說:「我看到很多淨觀,該不會是尊者永登巴已經圓寂的徵兆吧?」果真尊者是在那天圓寂的。

有一位小王國的王后普耶達日來拜見噶瑪巴,稟告說:「夢中有人告訴我,應該做一尊像山一樣大的佛像,而且保證會做成。為了替過世的瑞納太子積福,我想造這麼一尊像。請問法尊怎麼做?」大家聽了都覺得很驚訝,認為是不可能完成的事,但是法尊微笑著說:「有辦法做。可以用絲綢來做。」於是召集了許多工匠來做,可是他們彼此說:「最好的綢緞工人是在中國,但是恐怕連他們也不知道怎麼做。」就去請示法尊,他說:「你們大家都去拿滿一個手掌的白石粉來這個草原。」然後他騎著馬繞草原一圈,要大家把白石粉放在所有馬蹄留下足跡的地方,作為佛像大小的外圍。

王后歡喜地供養了縫製佛像所需的所有綢緞,佛身以金色綢緞縫製,法衣是紅緞,全身都是以上好綢緞縫接成的,整個唐卡極大,中間的釋迦牟尼佛左右耳之間的距離就有十一弓[5],上方是供養的天人,下方是蓮花座等等,他的右邊立著彌勒菩薩,左邊立著文殊菩薩,像畫的唐卡一樣,裱有綢緞和緣飾,諸相圓滿,總共花了十三個月才完成。若貝多傑為唐卡開光時,大眾都看到彩虹、地動、花雨等異象。王后把唐卡供養給噶瑪巴,由於唐卡很重,用了四十四頭牛,每次二十二頭牛扛著,輪流休息,運到西藏。主尊送到秀卡去,二位菩薩各送到哲蚌和甸瑪。

之後他到了峽具,當地有三千七百個寺院和佛堂,其中有二座彌勒佛寺,有些是佛菩薩化身所興建的,有些是中國和蒙古皇帝所設立的,據說還有些是藏王赤橈巴堅所建的。他收到維吾爾族和黨項族人很多的供養,全部都用在護持諸多寺院每年一度的法會上。卜涅王后也供養在陸班仙興建一座宏偉寺院的經費,並捐出一塊二千甲的地作為護持年度法會之用,另外還供養若貝多傑一百十七戶,這些戶口每年都會做供養。

                          楚布寺大佛唐卡      1994年重製)

一行人從北道回中藏,但是大家都不知道怎麼走,因此擔心起來,於是若貝多傑對大家說:「去安多西部的路是這麼走的。」大家在一個叫作孔雀的高地雪區走了許多天,終於安全抵達了名為甸的地方,沒有困難也沒走錯路。之後沿路又到了藏東北部的榮柏、瓊柏、噶秀、納秀等地,然後到了貢柏,無量利益僧俗二眾。他每到一個地方,許多人都看到藏東安多、貢柏等的地方神都來迎接他。

一路上他以神通救了很多快要溺死的人。在洛朗噶納有很險要的狹路,一行人驅趕著牛馬順利通過了。貢柏的三叉地有數萬人居住,當時雅魯藏布江的河水上漲改道,噶瑪巴宣說了真實諦以後水位就退了。有一些心懷嫉妒的人放咒降雹,冰雹有鳥蛋大,攘炯多傑用食指指向他們,冰雹就停止了。凡是他經過的地方,都不斷調解了許多紛爭,釋放囚犯,平息瘟疫,以法施和財施滿足大眾,利生難以盡言。他詳細而廣博地教導各類人士,例如僧眾如何聽聞、思維、修持,居士如何獲得現世的安樂,甚至乞丐如何生活等等。

若貝多傑回藏的路上,元順帝又邀請他去京城,但是他沒有回頭去,皇帝仍然屢次派人送供養給他。無論他到哪裡,最多總有十萬人聚集,最少也有五百人。與他結過緣的人,上根者能生起殊勝的覺受證悟,中根者能了解正法經書內容的意義,下根者也能因為他的鼓勵而不斷持誦六字大明咒。他以布施、鼓勵、揭發過咎等方便,使大家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內發願持誦一億、千萬、百萬,或者最少每天一百或一千遍六字大明咒。即使是福報淺薄的人,他也鼓勵其中比較好的人發誓不殺生,中等的人在一段期間內不殺生,比較差的人至少不殺某些動物。另外還以勸人念佛等種種方便,使大眾能往生善道而終究得解脫。

噶瑪巴神妙的心力能善知眾生根器的好壞,他神妙的語言力能依眾生根器而開示法教,而他神妙的身體力能變現分身到具福眾生的地方去。他很嚴格地訓練弟子們守淨行,身邊的人都吃三白食,如果他看到有人留下吃剩的肉或骨頭,就會責備他們,而且在他的周圍絕對不允許有一點兒酒味。

雖然他本來就已經是佛,但是為了向弟子示現清淨的行持,來鼓勵訓練他們,無論行住坐臥都不離大手印的境界,從日出到太陽升空,整個早晨都安住在專一不動的禪定中。然後他用半天的時間說法,結束以後再對著佛的身語意所依拜一百拜,接著念誦懺悔文,繞佛一百圈,其餘的時間持誦六字大明咒。從日落到晨曦的夜間,他仍然以夢中神變現身來利益眾生,所以一天之中沒有片刻不為眾生而努力。

當他為生者或死者做法事時,絕對不允許用血肉作為供養或祭祀,他曾說:「法事中如果用血肉,那就名義上是善事而實質上是罪惡,不管是吃的人、殺的人或供奉的人都會墮地獄。」因此對僧眾和施主都嚴厲禁止使用。

雖然噶瑪巴並不分別敵友或毀譽,他對行為不檢或作惡的人會示現不悅的樣子,而對修行人會示現歡喜,以鼓勵大家做正確的取捨。即使供養他再多東西,他都不會現歡喜的樣子,但如果有人即使只供養他幾句與佛法相應的了知或悟境,他就很歡喜。雖然他並不執著任何東西,但是絕對不浪費一絲一毫,所有的東西一定用來做供養和布施。雖然他已經澈悟了諸法平等,但是卻強調對微細的因果也絲毫不能馬虎。除非是說法,否則他平常緘默不言。總之,他所示現的是智者聖賢的善妙行徑,不是一般人可以想像的。

雖然若貝多傑已經能於生死完全自在,但是他心知,調服執著有常的弟子們的時候到了,所以開始示現一生最後的行誼。在噶瑪寺他特別小心歸類存放他的經書。有一次在說法時他說:「在中國如果上師大善知識圓寂,荼毗時用的是檀木和沈木,前一世噶瑪巴圓寂時就是用了一車的檀木和沈木。在藏地我們是用杜松取代檀木和沈木,但是杜松在北方是很稀少的,所以你們應該開始收集了。」接著又說:「說不定那一天會有人忽然生病,需要檀木和沈木,所以你們最好把所有的都拿來。」

在納秀時有一個人的手斷了,若貝多傑聽了說:「那是小事,說不定還會有更嚴重的事發生。」有一次開示時他說:「末法時代,即使指引粗暴的人賢善的道路,還是很難讓他們上道,但如果想辦法讓他們生起出離心和悲心,就有可能幫到他們。」當時有一個叫作瑞噶的弟子禮拜請求說:「仁波切,請不要這麼說,您要一直住世到頭髮都白了。」其他的人聽了都認為他瘋了,而且嘲笑他。

有一次天空出現很鮮明的彩虹光,若貝多傑說:「雖然一般來說彩虹是好現象,但如果出現的不是時候,像現在這個一樣,就是菩薩要圓寂的徵兆。過去確嘉帕巴圓寂的時候,就出現了像這樣的彩虹。」他的馬也不吃草了,大家以為馬病了,需要醫療,但是他說:「這匹馬是因為要和主人離開了所以傷心,不需要醫治的。」

若貝多傑四十四歲時,水豬年(1383)藏曆七月十五日,在名為夏德的地方,黃昏時候他繞了身語意所依五十七遍,然後說了一個偈頌,開始的二句是:

大慈文殊師利與普賢
觀自在及與大勢至等

其他還說了很多。然後他就入定到次日清晨,在太陽初升時把化身壇城收入法界而圓寂。當時出現無量奇蹟,有聲音和地動等等,有些人看到許多藍色的女子迎請若貝多傑到西方,還有些人看到一大圈彩虹升到天空中,不同的人看到不同的奇觀。七月二十一日荼毗的時候,竈的上方出現環狀彩虹,噶瑪嘉瓦寶看見他在彩虹中。他的骨灰塔名為噶瑪古彭。當地的人看到他在天空中往南方去,那恰好是他在貢柏入胎的時候。楚布寺迎請他的骨灰到寺裡,一路上經過的地方,三由旬[6]的範圍內都有彩虹光和五色花雨,大家都看到了。到楚布寺時,天空充滿虹光。

在南巴,有一次許多牧人在一起的時候,其中一個叫做貝瑪嘉的看到若貝多傑在虹光中,另外一個叫做登焦的看到他的上半身,還有人看到他的寶冠,其他人只看到彩虹但沒有看到他。在澤拉岡有很多人看到他和六位弟子在一起,還有人見到他在拉薩的大昭寺覺沃佛面前。楚布寺附近的人多半看到他坐在天空中。眾人看到的各各不同,無量無數,特別是在釀當地區,一位喇嘛看到他騎著獅子過去。當工人們在鑄造他的肖像和銀製的塔時,白天是人在做,晚上則是鬼神等非人做,工人都覺得自己比以前更聰明,手藝更靈巧,力氣也大二倍,大家都很訝異。

若貝多傑的主要弟子是第二世夏瑪仁波切卡確汪伯,他把傳到當代的口耳相傳的口訣都用文字寫了下來,是成就者之雄主。其它弟子包括:大阿闍梨古恭巴仁千寶、堪千更棱波洛卓嘉曾、楚布坤邦、噶瑪更雄、章卜仁波切、豆甸措噶、瑞噶日澈、央內弓僧、日澈弓查、斗沃桑仁、噶擦恭千、確炯寶、曲莫蔣薩、司徒沖千、囊巴突傑嘉曾、由耶寶、霞瑪巴、喇嘛查恭巴等,還有與他結過法緣的聖者,包括:止貢丘嘉、坤邦耶焦、止貢洛雜、桑桑內霖、北蔣確、噶錫仁寶瑪歲登巴、耶喜多傑、洛仁千查永、邦堪千峨綏喇嘛、根丘嘉曾、嘉登確桑、噶錫巴查多、透噶巴確峨、宗喀巴傑仁波切洛桑查巴等。


[1] 攘炯多傑的弟子。

[2] 攘炯多傑的弟子,第一世夏瑪仁波切。

[3] 攘炯多傑的弟子。

[4] 四攝法是:布施攝、愛語攝、利行攝、同事攝

[5] 一弓是雙手左右張開之間的寬度。

[6] 三個由旬大約是二十四公里。

第三世大寶法王 讓炯多傑 回目录 第五世大寶法王 德新謝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