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 KKR Loving
Kindness & Compassio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Light Graphics


第五世噶瑪巴德新謝巴(1384-1415)

 

第五世噶瑪巴德新謝巴的略傳如下。前一世噶瑪巴若貝多傑曾預言他將會在釀當轉世,因此從他圓寂以後,在轉世的房子附近就常有彩虹出現,許多當地人夢見他他來了,或是夢見日月升起等等,奇妙的徵兆接連不斷,大家都說:「噶瑪巴肯定會在我們這裡出生。」

噶瑪巴看著他未來的父親密咒士咕汝仁千和母親拉嫫吉,就入了母胎。母親懷孕時,夢見自己撿拾了許多白海螺,放滿衣襟裡,並且吹響了其中一個大的,還夢見日月的光明充滿一切,還有自己摘了金黃色的花放在衣襟裡等等,有許多殊勝的夢。母親感覺身體輕盈而不渴望吃東西,有時候會聽到肚子裡不斷傳出「嗡瑪尼貝美吽」的咒音,或子母音咒,或「嗡阿吽」的聲音。有一次當她和許多女人一起在田裡除草的時候,旁邊的人都聽到咒語的聲音,覺得很奇怪,左右顧盼想知道聲音是從那裡來的。她感覺很不好意思,就到別人聽不見的地方,自己在另一邊除草,可是咒語的聲音卻變得很大,大家都聽到了,驚訝不已,都認為她肚子裡的小孩一定是佛的化身,於是都向她頂禮。她對眾女子說:「妳們聽到咒語的這件事,請不要告訴別人。」噶瑪巴的父親也做了奇妙的夢,他原來有病,這時就痊癒了。他家的上方總是有彩虹貫入屋內,因此大家都知道噶瑪巴將會誕生在他家。

德新謝巴生於木鼠年(1384)藏曆六月十八日旭陽初升時,當地下了花雨,彩虹出現,到處充滿芬芳的香味。他一生下來就用二手擦臉,然後說:「頂禮諸佛,嗡瑪尼貝美吽,我是噶瑪巴喜。」

有一位和他的父親競爭的密咒士,他的妻子夢見許多穿戴華麗珠寶的女子向噶瑪巴的房子禮拜繞行供養,從此那個密咒士就對他的父親恭敬起來了。由於他母親在懷胎的時候,大家就相信噶瑪巴會生在他家,所以他一生下來,大家都恭敬侍奉他。

德新謝巴半個月大時,寺院住持堪千古恭巴來供養茶、糌粑、奶油、衣服等日常所需給他,那時噶瑪巴在母親的懷裡,微笑著顯得很歡喜,並且抓住古恭巴的手指,過去讓他抱。

五個月大時,大阿闍梨古恭巴 來拜見德新謝巴,並且供養他茶,噶瑪巴笑著用手碰他。之後噶瑪巴受邀到了構昌精舍,喇嘛夏加峨和他的弟子們負責為他修法祈福,每個月都念誦長、中、短本般若經,並且每天念誦摧破金剛長壽法。

一直到德新謝巴九個月大時,除了前面提到的一些人以外,沒有見其他人,也從來不在地上爬。牛年(1385)正月的前半月(七個月大),有一天在沒有人注意的時候,他忽然就站起來東走西走,還嘻嘻笑著。有人問他:「您不先學爬就能走嗎?」他答說:「可以。」

德新謝巴家裡有一個柱子距離牆壁很近,只能用一隻手穿過,但是他卻能在這中間穿來穿去遊戲,夏加峨對他說:「請您不要這麼玩,小心會傷到。」他回答說:「喇嘛,不用擔心!我這樣走來走去很容易。」

有好幾次降雹時,他作起威嚇手印,吹口氣,雹就不再下了。雖然年紀還很小,他會指著方向說:「楚布寺在這裡,噶瑪寺在另外那一邊,納普在那裡。」等等,果真都說得沒錯。他一歲三個月大時,有人問他:「尊者杜松虔巴、噶瑪巴喜、攘炯多傑、若貝多傑現在在哪裡?」他用食指指著自己的心說:「在這裡。」那人又問:「他們就是您嗎?」他答說:「是的,是的。」然後笑了起來。

有人請示他:「您要先到楚布寺還是噶瑪寺?」他答道:「我要去噶瑪寺。」當時噶瑪巴仍然在構昌精舍,沒有和他隨行的僧眾帳篷隊在一起。之後他到了釀柏,過了好幾天還沒有打算離開的意思,於是弟子對他說:「我們該上路了吧!那邊的僧眾帳篷隊會準備茶點等著我們。」他說:「還不是走的時候。」過了半個月,他才對夏加峨說:「你去帳篷隊吧!他們會給你金子的。」後來果真如此。

大阿闍梨古恭巴等人隨著夏加峨從帳篷隊來接德新謝巴回隊,回到帳篷隊後,看到法座有點小,所以噶瑪巴說:「把法座加高一點。」法座加高了以後,他坐了上去,對大家說:「頂禮!」然後為大眾一一摩頂加持,一面笑著。

三歲的時候,他對大阿闍梨古恭巴說:「我們在中國的時候,我給了皇帝、皇妃和太子們灌頂,皇帝供養我金錠銀錠等。」還說了很多細節。阿闍梨說:「請您不要編故事了,我們從來沒有去過中國。」他說:「不是編故事。我們是在鼠年(1360)去的。」然後又說了許多過去生在中國的很多故事,阿闍梨聽了很歡喜。

 有一天德新謝巴對夏加峨說:「把我的長壽佛像和馬鞭拿來。」夏加峨答說:「我沒有。」他說:「在秀卡唐我的房間的箱子裡。」夏加峨很高興,就派蘇南仁千去拿來供養他。還有一次他坐在法座上對夏加峨說:「頂禮我!」喇嘛回答:「我不要向你頂禮。我們還沒有結法緣。」他說:「我是金剛總持,你過去曾經從我受法,你非得向我頂禮不可。」於是夏加峨向他頂禮。他又說:「再拜!」喇嘛又拜了許多次,他給了喇嘛很多加持。然後喇嘛問道:「還要再拜嗎?」他面露喜色地說:「現在可以坐下來了。」

有一位名叫謝熱增朱的大禪修者,曾經服侍第四世噶瑪巴若貝多傑很長一段時間,這時他正在閉關,心裡想著:「我是不是應該去見上師的轉世?」就夢見自己見到噶瑪巴為他說法,於是馬上出關去拜見德新謝巴,見到上師的情形,和夢中一樣,因此就留下來做他的侍者。

有一次德新謝巴在旅途中時,刮起了大風,他就伸出食指平息了狂風。他的侍者夏加峨想要走快一點,所以想把他抱在懷裡一起騎馬,但是他說:「不行,不要小看我。」因此自己單獨騎一匹馬。德新謝巴五歲時到了納普,夏加峨不小心在冰上摔了一跤,跌斷了三根肋骨,噶瑪巴加持了他以後,就一點兒都不痛了。

這段時間裡,德新謝巴在遊戲的時候,會扮演上座說法,模擬如何建造寺院、修築橋樑等,還會說他曾經去過藏東,並且用許多小石小木代表載物的牛馬等,凡是遊戲的時候都是帶有意義的。他叫得出很多弟子和功德主的名字,也經常預告訪客何時會到,細節詳見廣傳。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精要意義傳承的持有者,大成就者夏瑪卡確汪伯要來拜見德新謝巴時,格西夏加多傑一再說:「悟道者卡確汪伯今天就要來了。」噶瑪巴對他說:「今天他不會來,明天上午才會到。」結果噶瑪巴料中了,因此他對格西說:「我說的沒錯吧!」格西對他更加有信心,並且向他懺悔自己對他的疑心。夏瑪卡確汪伯供養了德新謝巴許多東西,包括上一世噶瑪巴托付他的寶冠。

有一次德新謝巴說:「喇嘛堪布今天會來。」弟子問他:「喇嘛長什麼樣子?」他就描述喇嘛的長相、穿著、帶來供養的東西等等,並且把嘴歪一邊。果真當天晚上就有一位歪嘴巴的喇嘛來拜見他,穿著和供品都正如他所說的。

還有一次他看著天空說:「你們看到了沒有?」大家都說:「沒有看到。是什麼東西?」他手指著天空說:「上面有金剛總持、觀音、文殊、度母,還有其他聖眾。」大家問他:「他們是什麼樣子?」他就告訴他們每一尊的顏色、面貌、手臂等種種形象,還做出本尊的姿勢。

有一天他一再說:「媽媽死了!媽媽死了!」並且為他迴向,他的母親果真是在那一天往生的。有一個地方發生旱災,請他祈雨,他就用糌粑麵團做一個人形,放在桌子上,然後把水澆在人形上,結果就下雨了。

有一天德新謝巴正在看著一個銀製的杯子時,阿闍梨古恭巴對他說:「如果您喜歡,我可以供養給您。」他答道:「你不必供養我。這個杯子是過去一個大人物供養我的東西。」阿闍梨聽了非常高興地笑了。

這時中國皇帝派遣欽差來見德新謝巴,帶給他一封邀請函,還供養了寶冠、念珠、杯子、法衣等等。在這同時,楚布寺的國師也邀請他到藏中,還有噶瑪司徒等人也邀請他到噶瑪寺,大家都要他先到他們的地方,因此他說:「我要先到噶瑪寺去。」楚布寺國師請求他說:「您一定得先去楚布寺。如果您不去楚布寺,我就要坐在您的法座上。」噶瑪巴責罵他說:「你什麼都不知道。我知道我該去什麼地方。」當時有一個叫做謝熱梅傑的對噶瑪巴說:「你只不過是在玩遊戲吧!你可能不是若貝多傑的轉世。」噶瑪巴回道:「如果我不是若貝多傑的轉世,你去找另一個人吧!」

紮日的一些禪修者請求德新謝巴教授禪修,於是他說:

勿觀他處觀自心
自觀自心之當下
無有可見之形貌
見地全無可修處
  嘿嘿

悟道者措噶瓦請問德新謝巴:「尊者若貝多傑圓寂以後,有些人看到他出現在彩虹光中,有些人看到他騎著獅子過去等等,有許多不同的現象顯現,您還記得嗎?」噶瑪巴答道:「我記得。由於我的慈悲和大家對佛法的信心,所以能看到這些景象。我還記得那時你流著二行淚供曼達。一個已經證入見道位的行者,能在頃刻間現百千化身。」

梭南仁千請問德新謝巴:「您既然已經得到壽命自在,為什麼前一世英年早逝?」他答道:「並不是我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壽命,而是因為我隨著過去的願力,順應所應調服的眾生而轉變身形。」

永殿洛卓對德新謝巴說:「您沒有去過噶瑪寺。」噶瑪巴回答說:「我記得過去曾經去噶瑪寺,在那裡利益眾生的情況。」大家聽了都對他生起無二的信心。

有一次他對梭南仁千說:「你們有沒有看到那邊山上白色的身形?你雖然看不到,但那是觀音菩薩的身形。我在每一剎那都可以看到像星星一樣多的菩薩。」

這段日子裡,悟道者夏瑪仁波切和大阿闍梨都供養德新謝巴許多教法。有一天桑傑凌巴來拜見噶瑪巴,供養他前世噶瑪巴送他的綢緞和金製裝飾品,噶瑪巴對他說:「你還有我的手杖,請拿來。」他答說:「我沒有。」噶瑪巴說:「你有的,請拿來。」於是他把手杖拿來,噶瑪巴說:「你把手杖截短了嗎?」他因此對德新謝巴生起了極大的信心,對他行接足禮。

德新謝巴七歲時,從堪千年普巴梭南桑柏和阿闍梨嘉曾寶受沙彌戒,得名達瑪師利巴扎,並從他們和悟道者耶喜寶、噶錫巴仁千寶等人廣聞教法。他談論佛法時,所有博學的人都很驚訝。

在貢柏利生無量之後,德新謝巴九歲時到了藏東的主座噶瑪寺,然後又去了甸瑪、果究、本雅等地,多傑寶澤等各處地方神都來迎接他。

有一次有人請他說一說這一生的經歷,他答道:

無生無死之心雖已獲
無主輪迴眾生令脫故
以慈悲力入於輪迴中
輪迴不空此行永不止

然後他說:「這就是我的傳記。」

有一個地方發生旱災,請德新謝巴降雨,於是他寫了一封詔書給當地的鬼神:「嗡梭地!薄伽梵世間自在觀世音詔令,達瑪師利巴扎 復述,孔地大區小域的諸鬼神,明日向晚時分之前必得降雨,倘不聽令,則將滅汝。詔令所依 ,有些許供養 ,願吉祥!」結果就下雨了。

十二歲時德新謝巴到了他的大主座楚布寺,並去了藏中和臧區的各個地方。他在拉薩大昭寺供養覺沃佛,然後又回到貢柏。水馬年(140220歲)他從堪千釀樸巴(十六阿羅漢之一薄拘羅的化身)和阿闍梨永殿洛卓受比丘戒,在場的還有八十位持戒精嚴,精通三藏的僧眾,是當時西藏有始以來僧眾人數最多的戒會。因為來恭賀和接受加持的人數眾多,所以德新謝巴在加持大眾時,有時候還得倚著身體休息。當時天空出現彩虹光,並且下了花雨。

堪千釀樸巴曾經從若貝多傑領受許多教法,也是德新謝巴的上師之一,但是他比噶瑪巴其他的弟子都還更虔誠。這段時間裡,德新謝巴撰寫了一個名為《勝妙》的讚文。之後,他經由洛到了部柏,然後回到中藏,以四攝法廣利大眾。

曾經邀請若貝多傑到皇宮的元順帝,在位三十五年,若貝多傑離開中國五年後,朱元璋起義,取代元朝成為明太祖(13281398),在位三十一年。噶瑪巴化身為他的皇子,也就是顯赫的明成祖永樂皇帝(13601424),他成為統一中國、蒙古和黨項的皇帝。

明成祖聽聞了德新謝巴的盛名,急著希望他到皇宮,因此一再遣使邀請他,除了詔書外,還供養了三大錠銀子、十匹綢緞、十匹純絲布,一塊檀木、白香、古杭香、白茶等諸多禮品。德新謝巴心知將能在中國利益眾生,所以接受了邀請。

在藏中和臧區的地方首長陪伴下,德新謝巴在二十二歲時從藏中啟程赴中國,經過梭、納秀、貢德、拉甸、噶瑪、涅德、瑪康、止秋、甸凌倉,在三十天後抵達興滾。皇帝又屢次遣人催促速到,一行人在不算倉促的六十八天中,乘船渡過了二十條大河,終於抵達了皇宮。 迎接他們的有300隻裝飾美麗的大象,和萬餘僧眾。

火豬年(140725歲)正月二十一日,成祖親自到了皇宮外的鐵山,供養他一個金製的千輻法輪。然後永樂皇帝從衣袖裡拿出一個右旋的白海螺供養噶瑪巴,心想:「如果噶瑪巴有神通的話,他會還贈我同樣的東西。」結果德新謝巴真的從他的法衣裡也拿出一個右旋的白海螺還贈他,皇帝因此對他生起特殊的信心。後來,皇帝派人把兩個海螺都貼了金,據說楚布寺大殿屋頂上的一對海螺就是這二個。

明成祖和德新謝巴初次在宮廷外見面時,依中國左大右小的禮俗,噶瑪巴坐在皇帝的左邊。皇帝贈與隨行的僧眾每人四匹布和一雙鞋子,地位較高的僧人則加贈一頂帽子。

第二天,皇帝邀請噶瑪巴到宮中,迎接的排場包括一隻大白象、三隻戴金飾的象、三百隻裝飾華麗的象、五萬手持供品的僧眾、三千臣子、十萬貴族、一百二十萬手持武器戴盔甲的士兵,成祖親自到宮門迎接他。

除了宮廷外面的排場,進了宮城內院也有迎接的隊伍,數目和宮外的一樣,另外特別還有二百個穿戴盔甲和金製頭盔的士兵。皇帝和德新謝巴一行人穿過了五間接待殿,最裡面的一間全部是金子做的,有金屋頂、金天花板、金柱子,大約是一個有三十二個根柱子的殿堂,四面牆的每一面都有三個門,豐盛的午宴就在這裡舉行。飯後皇帝帶領德新謝巴一行人到內宮的門口,然後其他接待的人再帶他們到宮內的住處。

第三天,成祖來見德新謝巴,喇嘛們在中門迎接皇帝,噶瑪巴則在內門迎接他。永樂帝供養了三套上好的馬具、十八匹駿馬、七錠金子、三十七錠銀子、一百多匹綢緞、三十塊茶磚、十五組金製鈴杵、二個金寶瓶、五個銀寶瓶、五個寶瓶底座、金銀供杯、五個蓮花瓣寶瓶底座、餐具等,說是供養楚布寺的。

第四天,成祖邀請僧眾到皇殿內,並宣告僧眾只要向皇帝行一次跪拜禮。成祖供養忠卜國師、噶錫巴仁千寶、堪布根棱各半錠銀子、金製供養器皿一套、水供器皿一套、法衣、杯子、綢緞和絲布各十二匹、二千錢幣、鈴杵四對和白念珠一串。又供養每位高僧一錠銀子、一百錢幣、棉布和絲布各六匹,中階僧人每位三分之二錠銀子、 棉布和絲布六匹、四百錢幣,普通僧人每位半錠銀子、 棉布和絲布四匹、三百錢幣,還供養所有僧眾每人鈴杵二對、法衣一套和一串白念珠。

第五天,皇帝又來見噶瑪巴,供養他一尊三呎高的檀木千手千眼觀音像,還有數不清的水晶和銀製供養器皿。

從二月初五到十八日,德新謝巴啟建了諸本尊的壇城,有米扎瑜伽士傳承的紅觀音、金剛界、法界語自在、喜金剛、金剛亥母、毗盧遮那、藥師佛、綠度母、大悲觀音陀羅尼等,皇帝和皇后每天都來領受噶瑪巴當天所傳的灌頂。從第一天到圓滿日,每天都有各種彩虹光和花雨等無數奧妙的景象出現,大家都看到了。皇帝自己看到十六阿羅漢,三位大臣也看到了。樹上流出甘露,杜松樹開金色花等,每天不斷有奇觀,因此成祖命令畫師把這些都畫下來,並以漢、蒙、藏、維吾爾、突厥五種語言加以描述。這些畫軸目前還有一幅珍藏在楚布寺,在中國也有一幅完整的,細節可見於廣傳中,由於篇幅長,在此不贅。

德新謝巴傳授明成祖大手印的教法和那若六法,成祖如法修持以後得到殊勝的覺受和證悟,並且以道歌寫下了他所驗證的見地,第八世噶瑪巴米覺多傑還曾經引用過他的道歌。

這段期間成祖又做了廣大供養,包括八錠金子和十八錠銀子等,並賜予德新謝巴「如來大寶法王西天大善自在佛」的名號 ,又供養一個用一百錠金子打造的金印,和一個「滿願寶」的水晶印,並且供養前面提到的三位大和尚「國師」的頭銜和金印。

由於大寶法王殷切的請求,皇帝釋放了很多囚犯,包括三百位因行止不當而被囚禁的僧人,有些是立刻被釋放的,有些是過了一段時間才釋放,但是最後全部都釋放了。

成祖下詔命令全國護持佛教。成祖的父皇明太祖是一位有福報的人,他曾邀請了畢瓦巴尊者和十六羅漢智慧尊,並且在駕崩之前想要邀請德新謝巴來京城,因此他的太子永樂皇帝繼承父志,邀請了德新謝巴。永樂皇帝是文殊菩薩的化身,但是因為國政繁忙,有好一段時間怠忽了邀請噶瑪巴的事,他的皇后是度母的化身,一再催請他,終於下了邀請函。因此成祖經常稱讚皇后說:「皇后是我的善知識。」

像蒙古的皇帝攻佔其他國家一樣,成祖也想派軍隊到西藏,使西藏在噶瑪巴的領導下統一起來,但是德新謝巴只想做佛法的導師,而不願意做政治領袖,因此勸告皇帝說:「西藏有各個不同的法統,如果您想要把我的傳承做為國家宗派,恐怕會有爭紛。」成祖知道派軍會使德新謝巴不悅,因此改成只派了一小隊兵馬入藏修復一些被水沖壞的寺院。

但是成祖仍然不死心,他建議德新謝巴說:「我們可以把西藏所有的宗派都融合成您的宗派,然後每年召集中藏、臧區、藏東所有的人來召開盛大的法會。」但是德新謝巴說:「如果只有一個宗派,就無法調禦各種不同根器的眾生。由於佛陀的慈悲,西藏才有順應各類眾生的各個宗派。」因此沒有允許皇帝的建議。

後來由於一些欽差在西藏被搶奪,加上藏地的些許不穩定和藏人對成祖的微言,因此成祖又想進兵西藏,但是因為噶瑪巴的大悲心,不為任何個人的利益、名聲、權勢著想,只有為大眾的安樂著想,因而一再勸阻皇帝,皇帝也把上師的勸言放在頭頂上而沒有派兵。後來的第八世大司徒仁波切確吉炯內曾經說,由於德新謝巴的無量恩德,保護了西藏和中國人民,免去一場災難,但是他的恩德鮮為人知。

同年四月,德新謝巴到文殊菩薩聖地五台山朝聖,皇帝和皇后、太子都一路送行到海邊。在五台山時,德新謝巴親見文殊和其他佛菩薩,並且發現一個紅色寶石的岩區。

之後,德新謝巴告訴成祖,他想回西藏,成祖說:「您能來到中國,真是感恩不盡!但是您住在這兒的時間並不長,所以我也沒有辦法好好侍奉您。一般來說,即使經常和上師在一起,如果沒有遵照上師所說而修行,就不會領受到上師的加持。反過來說,如果能遵照上師的教言而修行,那麼加持是不分遠近的。這點我了解。過去元朝皇帝的權力比上師大,但您是我的上師,所以您的權力比我大,如果您希望回西藏,將來我再邀請您來的時候,請您務必接受我的邀請。」

於是德新謝巴從中國取道蒙古、維吾爾、黨項等地回西藏,一路上度生無量。牛年(140927歲)到了噶瑪寺,請人以金子製作甘珠爾大藏經。然後逐漸往西到中藏的天湖,凡是與他結緣的眾生,都得到利益。

和當時明朝的財富相形之下,西藏的全國總值,大概還比不過中國小官吏的財富,但是由於佛法在西藏備受尊敬,當德新謝巴到了究澤拉時,受到薩迦、格魯、止貢、大隆等,藏地各派的教主和政治總領的盛大歡迎禮敬和供養。

宗喀吧尊者送了一封信給德新謝巴,說明他雖然想去拜見他,但是因為正在閉三年關,所以沒有辦法如願,信中讚歎他是佛陀,隨信還供養了一尊阿底峽尊者禪修所依的著名的一尺高彌勒佛像,以及其他供品。遍知者榮燈巴和許多當時的大師們也都送信來,讚歎德新謝巴是佛陀。

德新謝巴在黨地時,發生了大地震,於是他下了馬,坐在地上做出鎮地手印(和釋迦牟尼佛的手印一樣),地震立刻就停止了。之後他到了楚布寺和拉薩,供養大昭寺的覺沃佛一件珍珠法衣,並且廣大供養了中藏和臧區的所有寺院。內武東的首長查巴嘉曾是當時西藏的國王,邀請他去,在那兒他使得中藏的人和神都得到滿足。接著他又受邀到藏東。

德新謝巴有五位特別博學的弟子,其中一位是蔣揚查巴,他來中藏拜見大寶法王並邀請他到藏東。蔣揚查巴在中藏時,和學者們進行辯論,雖然大家都想要讓他自相矛盾,但是結果沒有人能反駁他的論點或回答他的反辯。

之後德新謝巴到了貢柏和紮日等地,然後又回中藏。堪布釀樸瓦在斗曹敏拜見他,過去當地人曾經供養第三世噶瑪巴攘炯多傑一塊地,作為佛法的基地,德新謝巴就把這塊地贈給堪布,之後堪布就在這地方建寺院,並且幫助楚布寺的整修,以及印製甘珠爾大藏經。後來西藏國王查巴嘉曾把自己的布達拉王宮 供養給德新謝巴,大寶法王就在王宮裡住了一段日子。

大寶法王從中國回西藏後,明成祖又派人送了三次供養給他。法王在中國皇宮時,所用的茶杯叫做白蓮,杯子極為薄而透明,比綢緞還要薄。一般來說,瓷器越薄越高級,但是他的侍者不小心打破了,所以成祖就供養他各種不同但稍微厚一點的瓷杯。這些杯子一直保存到第八世大司徒仁波切確吉炯內的時候(1700–1774),他曾說:「小時候曾經看過這些杯子,但是現在就沒有看見了。和這些瓷杯比較,現在供養噶瑪巴的杯子就顯得粗糙了。」

成祖供養德新謝巴的茶有二種,一種稱為蓮花蕊,另一種名為海涯。還供養了名為甘芝的紅金製成的茶壺,以及鈴杵,鈴上半的杵是純黃金做成的,杵的上端和四個杵股鑲有鑽石,鈴的本身是用珍貴的合金做成的,其他還有許多上好的供養。據說這些東西一直到第八世大司徒仁波的時候都還在,而且沒有一位皇帝曾經擁有比永樂帝供養噶瑪巴更好的甘芝紅金。德新謝巴的中國之行,據說示現了一百零八個神妙的奇蹟,是他人所未曾示現過的。

這時在德新謝巴的僧眾帳篷隊中,有些出家眾有越軌的行為,因此瑪綏洛卓仁千 請噶瑪巴訓斥這些人。噶瑪巴說:「我這一生從來沒有生過氣,所以不知道怎麼發怒訓人,但是我會盡速滿你的願。」他的最後一句話是在暗示他不久就會圓寂,而他的下一個轉世比較會教訓人。

凡是看到、聽到、想到、接觸到噶瑪巴的人,他都在他們心中種下解脫的種子。後來藏東的寺院邀請他去,他回覆說:「我們很快會見面的。」這又是預言他的圓寂。

木羊年(1415)八月,德新謝巴三十二歲時,示現罹患天花,雖然大眾為他修長壽法,但是他說:「我已經把意識投注在藏東的噶瑪寺附近,你們要向我祈禱,我會以慈悲心怙念你們。」然後他交代管理他個人財物的侍者說:「你好好看管我的經書、供養器皿和佛像,主人不久就會來了。」

八月十五日,德新謝巴將他的心收入法界而圓寂,堪布蘇南嘉措等法師們主持祭典,大體荼毗後出現數不清的舍利子和自生佛像,一部份舍利子送去供養明成祖,據說那些舍利子出現了很多不可思議的奇蹟。圓寂後數個月中,不斷有彩虹光和花雨。寺院建造他的銀製舍利塔和珍貴肖像。他請人製做的金字甘珠爾大藏經一直到近代仍然供養在楚布寺。

德新謝巴的弟子中,仁千桑柏持有精義傳承,另外有桑傑仁千國師、洛卓嘉曾國師、仁千寶國師、登柱峨綏國師、確吉嘉曾國師、夏加桑柏國師、確寶耶喜祖古、濃巴嘉昭、崗柏巴確堅、瑪瑟洛卓仁千、米釀蔣扎、米釀豆殿、恭納橈赤、拉企巴南卡嘉曾等,無量賢聖的弟子在中國、蒙古、西藏、黨項都有出現,特別是明成祖永樂皇帝和皇后二人,圓滿了覺受和證悟,是弟子中最出色的。和德新謝巴結過法緣的大聖人有許多,包括堅納蘇扎、堅納蘇南嘉曾、止貢登焦喇嘛班智達、確傑夏芒、久殿悟永、峽陸阿闍梨曾扎巴等。

第四世大寶法王 若佩多傑 回目录